|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56、口說無憑,脫了比比!

56、口說無憑,脫了比比!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27 02:56  字數:4164

2013年12月21日星期六

第二更

當張霞**著挺起自己的小腹,棒子恰如其分地一瀉千里。

熱流如滾燙的岩漿,整個世界都是濃煙覆裹,都是冒著蒸汽,那片焦渴的土地,終於被徹底地毀滅。

毀滅了衝天的渴望,毀滅了如醉的衝撞。

「啊……!」

最後一聲的呻吟,撫平了一切的乖張,衝散了所有的激蕩。

漫天飛舞的棉絮,終於輕柔地回歸大地,暴烈無比的節奏,成了舒緩如水的柔樂。

穿戴齊整的棒子走的時候,張霞第一次流露出了不舍的神色。

「我說棒子,不行你就別回了!睡我的炕,蓋我的被,旁邊有個女人陪,回去幹啥去?」

棒子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

「霞姐……我來你家是『接電線』,電線接不了一個晚上的。我若不回,我們之間的事,遲早要被我媽知道的。」

張霞聽罷,有些泄氣地嘆了口氣,又不甘的問:

「要不在等會!過個三小時……再回?」

「那也不成的。還有,為啥是三小時?」

「你沒聽說嘛!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棒子聽到張霞嘴裡居然吐出了《道德經》的偈語,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霞姐,你文化真高!」

「高你爸的球!我是聽人說的,這個三,說的就是日比呢。孩子咋來的?日出來的。一代一代的人咋流轉的?日出來的。玉米咋長出來的?花粉沾出來的;青蛙咋來的?小蝌蚪游出來的……你們這幫愣頭青,呆在學校里到底學些啥呢,還不如我這個文盲呢,說個啥,咱都能明白?

?那話兒的意思!」

棒子苦笑著搖頭,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心裡盤算著趕緊走出這道門完事。

儘管中途奇妙無比,過後卻是後悔不已。

為什麼後悔呢?

棒子說不清楚。總覺得心裡充滿了愧意,總覺得不應該和張霞發生這樣的事。即使是被她要挾,被她強迫。

這種不好的感覺,也發生在自己擼完自己的檔口。每當棒子在被窩裡「吭哧吭哧」地套上一會,「噗嗤噗嗤」地噴上幾下,他就像死了一樣伸展四肢,心裡出現無望的空虛。

一個人偷偷地安慰自己,卻讓空虛變成了絕望的寂寞。

而和張霞的偶合,也讓棒子的心田成了一片不長花朵、不長野草的荒地。

「那成!明兒個晚上好好拾掇拾掇,可心兒準備準備!你把我弄舒服了,我叫你吃香的喝辣的……」張霞意猶未盡,戀戀不捨,「還有,別讓我再看到你和那隻臭騷逼纏在一起,不然鐮刀不長眼!」

出門的時候,棒子弓著腰,低著頭,腳步蹣跚不已。

都說春天是花開的季節。

這話一點兒都不假!你若有空,可以親自來霧村一趟,看看漫山遍野的桃花像一片片巨大的粉雲,看看紅艷艷的杏花盛開在家家戶戶的後院,看看一園一園的梨花像潔白的婚紗。

秋天呢?

當然是收穫的季節!瓜果蔬菜,都在各家的園子里熟透了自己,招惹著饞嘴的孩子。一陣一陣偷吃糧食的麻雀,被看田的老農趕得飛來飛去,躺在池塘邊的老黃牛,甩著尾巴驅逐著糾纏的蒼蠅,嘴巴里咀嚼著冒著綠汁的青草。

中秋節過後,蘋果全部得下樹。下了樹,就地挖個大坑,裡面鋪層塑料紙,然後挨個兒碼,齊齊整整地碼一層,然後接著往上摞。遠遠望去,黃的,紅的,綠色綠色的,還有紅白相間的;大的,小的,不大不小的,還有歪瓜裂棗的。女人們扛著梯子,提著籠子,一陣一陣兒的鑽進園子,然後又鑽出園子,一陣一陣兒的轟然大笑,嘰嘰喳喳,一陣一陣兒的打情罵俏,互相嬉鬧。

這是收穫的季節,也是合作的時節。

園子太大,百十顆果樹密密麻麻的嵌了一地,枝葉茂密,果實累累,人都進不去。

家裡除了女人,剩下的只有老人和孩子。老人爬不了樹,挑不了擔,孩子還要去上學,中午還得給他們做飯吃,唯一能幹活的男人們都出去掙錢去了,所有的農活就自然而然地壓在女人們那副柔弱的肩膀上了。

我們會問:這麼累的活,靠女人能行嗎?

不用擔心,女人們有的是辦法,她們不會坐以待斃。一家一戶,單打獨鬥,自然勢單力薄,秋收可能還真的無法收成。可那有什麼關係?

四五家、六七家坐在一起商量,商量好了就一齊出動,哪怕它再大的園子,再多的果子,都能給它一下午全部掃光,甚至全部入窖!

而且女人們天生的喜樂,不像男人們一天到晚悶著不說。她們可不一樣,她們邊干邊說,邊說邊鬧,既不顯得乏味,也不覺得辛苦,這就是人多力量大的好處!

「叫我說啊,都是你給慣的!要想讓他服帖,不能光靠下半截!」

秋日初升,一群花花綠綠的女人們就開始在園子里忙碌。

「不靠下半截,你還指望他能留下來纏著你?你纏他,他都不樂意!」

「誰說的?我就熬著他,像熬鷹一樣熬著他,熬得他開始害饞癆,成天價姑奶奶般伺候我的時候,我才讓他睡一次!」

爬在樹杈里的女人,一邊探手摘著紅艷艷的果子,一邊低頭朝樹下的女人說道。

樹下的女人抿著嘴巴直笑:

「做你男人夠可憐的!熬來熬去,就不怕把你男人熬到我的肚皮上來?」

「貧嘴呢!」樹上的女人摘下一顆蘋果,朝樹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