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53、你在進門前,先要解衣褲

53、你在進門前,先要解衣褲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27 02:56  字數:3992

多謝、、、的支持。

「誰啊?」小娥聽到有人的叫聲後,連忙走出院門,繞到東邊,她看到張霞捂著屁股坐在地上,旁邊有幾塊斷裂的磚頭。

「張霞!你咋的了?」

小娥看到張霞一副痛苦不堪的樣子,心想她大概是哪裡傷著了,於是連忙彎下腰去,想要扶她起來。

「你在這兒幹嘛呢?」小娥一臉疑惑問。

「你管得著嗎?問啥問呢?」

張霞摔掉小娥的手,撅著大屁股一邊往起來爬,一邊憤憤說道。

「這……我不過是問問,關心一下你,你看你……」

「哼!關心!說的好聽!我家雞圈被雨沖了好了吧?咱窮!咱買不起磚,咱也磊不起房,咱就只能撿別人吃剩下的、吐出來的,或者是別人屙出來的,咱就只能拾些殘磚回去!」

「可是張霞,你家不是沒養雞嗎……還是我記錯了?」

「養不養雞跟你有關係嗎?我愛養不養!我就算不養雞,也是個本分的女人,不像某些騷狐狸,撅著個溝子讓人日!啊呸,呸呸呸!」

張霞狠狠地朝地上的斷磚吐了幾口唾沫,然後用袖口狠狠地抹了一把自己的嘴巴,脖子一擰,揚長而去,留下目瞪口呆的小娥,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過來好半天,小娥才反應過來:

「什麼叫撅著個溝子讓人栽?她到底在說誰呢?」

小娥望了一眼院牆,不由得想起前段時間三伢子爬在同樣的位置偷窺她和棒子之間的那些**,就不由得打起了冷顫。

她急忙抱著雙臂,小碎步逃進院子,急急地拴上院門,?

??後又獃獃地靠在門板上。

棒子敲響了張霞家的門。

棒子現在擔心的是每天晚上得去張霞家接電線,而且棒子心裡明白,張霞家的燈泡每天晚上可能都要出問題。

不過話說回來,棒子的確有些懷念張霞的主動,尤其是那恰如其分的一屁股,不偏不倚地砸中了棒子的大物件,「噗茲」一聲鑽入泥淖,既驚險,又刺激,那觸及最底部的深戳和緊捋,那粗野放浪的翻飛雪峰狂跳不已,那逼人羞怯的熾烈眼神無法拒絕……

可是張霞的威脅很可能都會讓這一切都變得無趣。

老夫老妻之間的例行公事,往往會讓雙方都感到疲憊不已,有人在**的中途會鼾聲如雷,有人在觀音坐蓮的檔口軟成爛泥。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呢?

都是因為太熟悉,或者到手太容易。

更何況是主動往上貼,欲將棒子單獨盤踞。

「我要不叫你去,你是不是就不打算來了?」張霞看到棒子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氣不打一起來。

「我今兒個去巫鎮了,實在累,骨頭都累。」

「累?日弄臭騷逼的時候累不累?」

「誰是臭騷逼?」棒子有些生氣地反問道。

「你都不知道誰是臭騷逼了!你到底日過多少臭騷逼啊?」

「哦,不多,就兩個。」

「哎呦我的媽!看不出來啊!臉兒白白的,物件嫩嫩的,還日過兩個騷逼呢!騷逼咋就這麼賤!讓你個娃兒給日弄呢?哈哈……」

張霞說完就瘋狂地笑了起來。

棒子有些厭煩張霞那誇張的大笑,也有些反感「臭騷逼」這樣的字眼,他搖了搖頭,一字一頓地說道:

「霞姐,除了日過另外一個,我還日,過,你。加起來,兩個。」

「日……」

/

張霞的聲音似乎被棒子的「日」字給活生生地截斷了,她瞪著眼睛看著棒子,本來想要罵一句「日你媽」,但她又立即說服自己要做一個有道德的人,有素質的人。

「你還是個學生娃娃!說話居然這個樣子,心寒啊!」張霞說道,「你現在給我進屋,咱到屋裡慢慢說!」

「我不進屋,有話就在這兒說。」

「進屋。」

「不。」棒子堅持著。

「進不進去?」張霞突然跑到廚房跟前的角落裡,順手操起一把割小麥的彎月鐮刀,然後朝棒子慢吞吞地走了過來。

張霞那似笑非笑地神色讓棒子突然間感到心虛。他急忙擺了擺手,說道:

「進屋就進屋,霞姐讓我進屋,肯定有霞姐的道理!」

「欺軟怕硬的狗東西!」張霞說完,將鐮刀扔在了院里,然後伸手託了一托自己的胸脯,故意上下晃蕩了幾下,急不可耐地鑽入了屋中。

「媽,你去巫鎮幹啥去了?」

張娟問母親。

「哦。去買了點葯。」

「你咋了?」

「沒咋,就是腰疼……」

「哦……媽,我的腰也困……」

「你呀,少睡點覺,腰就不困了!」母親摸了摸張娟那一頭的烏髮,笑著說道。

「那你少干點活,腰也就不疼了……」

「呦!你還懂得疼人啦?」

「那可不!媽,問你個事,你知不知道棒子也去了巫鎮?」

「知道啊,我碰見他了。」

「那,你知不知道棒子去巫鎮幹嗎了?」

「不知道啊,你問這個幹啥呢?」

「不幹啥。就問問。還有啊媽,棒子有沒有給你說他去巫鎮幹嘛了?」

「沒有啊,你問這些幹嘛?」

「不幹嘛呀,媽我困了,要睡覺覺了。」

母親的回答讓張娟放下了心,她故意拿被子捂住腦袋。

「剛剛還好好地說著,一轉眼就趕我!現在這姑娘啊!」

母親苦笑著走了出去,眼睛了充滿了不舍。

母親並不知道,躺在被窩裡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