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48、阿姨聽我說,他配不上你

48、阿姨聽我說,他配不上你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27 02:56  字數:3732

「別提那婆姨!」張手藝吼道,「放不下她?我是躲她才……」

「躲?」

張慧慧被張手藝弄的莫名其妙。

「你以為呢?原先我一個人的時候,蹲家裡多舒坦啊,」張手藝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訴說開了,「現在的家就是一座老墳!每天忙完地里,一進門就有想死的心,這個女人到底是啥呀!咋這麼害怕啊!我上輩子幹了哪些傷天害理的事啊……」

張慧慧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

「好了好了,這是哪出跟哪出?我不過問你們兩口子的家事,但你也太不像個男人的樣兒了!都是男人欺負女人,哪有女人欺負男人的!趕緊別哭了,叫別人看見可不好!」

「你是不了解啊大妹子!你不知道那個婆姨到底是個啥東西,和我睡覺的時候像木頭,睡著了就打呼嚕,下地幹活的時候像李逵,喝口涼水放響屁,她她她,她還罵我是種驢,屁股還沒抬起來,一股子慫就射出來!你說大妹子,這是個啥婆姨呀!」

張慧慧還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大男人居然能夠哭成這樣,而且還說出這般的話來。

她強忍著沒有笑出聲來,好聲好語地勸了他一會兒,還幫他縫補了撕爛的汗衫。

張慧慧覺得他有些可憐。畢竟已經是二婚了!

她知道第一個老婆無緣無故地跑了,再也沒了音信;家裡好不容易給他張羅了第二個老婆,結果還是這般的不堪,再這樣下去,恐

怕第二個老婆也會跟著別的男人跑了。

張慧慧想到自己那忘恩負義的男人,也不由地自憐起來。

兩個同病相憐的人,就這樣在屋裡默默的坐了一會兒,誰也不吭聲,誰也不說話。

然而誰都滿腹的心事,一腔的失意。

就在張慧慧給張手藝遞衣服的剎那,張手藝冷不防地抓住了張慧慧的小手。

受到驚嚇的張慧慧並沒有大聲喊叫,而是使勁扯了一把。

她害怕自己的喊叫會讓鄰居們聽到,她害怕別人看到這一幕會產生誤會。

可是她這一扯,卻讓蹲在地上的張手藝失去了重心,一頭栽進了張慧慧的懷裡。

「你幹嘛!」張慧慧杏眼圓睜,壓著嗓子暗呵道。

此時的張手藝兀自紅著一雙兔子般的眼睛,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磕起響頭來:

「大妹子,老哥我對不住你,老哥我也是心裡難受哇!大妹子,你能原諒老哥不?你要是不原諒老哥,老哥今兒個就磕爛這顆狗頭!」

說完,張手藝果真「砰砰砰」地在小米湯滲過的地上磕了起來。

張慧慧驚恐地看著眼前這不可理喻的一幕,一時間手忙腳亂,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張手藝的額頭已經血肉模糊,而他依舊在不停地碰著。

「好好好,我原諒你我原諒你!你快快停下來,停下來!何苦這般作踐自己呢?就算你婆姨再不堪,咱的日子總得過!」

張慧慧本來是在安慰別人,但等到這些話一出口,她突然間感到恓惶起來。

自己目前的處境,說不定還不如人家張手藝呢,可是誰來安慰我呢?

張慧慧閉著眼睛,搖了搖頭,感到眼睛一陣潮濕,鼻子有些發堵。

那天的張慧慧想是著了魔一般,她都想不起來自己到底是怎麼和張手藝躺在一起的。等到張慧慧反應過來的時候,張手藝已經已經像一頭髮了瘋的牛,死死地壓在了自己的身上,而胸前的紐扣,也被他扒拉地四處彈射。

張慧慧無望地掙扎了許久,然而事實證明,這種掙扎不過是火上澆油。

張慧慧終究是放棄了,她默默的流著眼淚,一動不動地躺在炕上,任由張手藝剝著自己的衣服,一件接著一件,從上到下,從外到里。

也因張慧慧心酸,也因張慧慧可憐。

她的心,早已隨著張峰的出軌碎為兩瓣,就算用粘木材的膠,都無法縫合鮮血淋漓的肉。

更何況像張慧慧這般心氣兒高、自尊心強的女子呢?

她之所以放棄,不是因為她真的無力反抗。

想要反抗還不容易?

尖著嗓子吼上幾聲,還怕他張手藝不連滾帶爬地逃出門去?

或者在他最敏感的部位冷不防地搗上那麼幾下子,也足以讓他服服帖帖地低頭認輸。

可是張慧慧沒有這麼做,等於半推半就地讓人剝光了自己。

她讓自己那潔白如玉的身軀,裸露給了毫無瓜葛的男子。

張慧慧用自己嬌嫩的身體,報復著出軌偷情的張峰。

霜煞萬物,暴雨催花。

這樣的摧殘和被摧殘,興許能讓張慧慧找到一絲慰藉。

哪怕只有針尖那麼大的一點點也好。

所以她讓張手藝錯捏著自己的兩堆棉花團團;

所以她讓張手藝含吐著自己的兩粒櫻桃鮮艷;

所以她讓張手藝擴挖著自己的那道粉嫩蜜縫;

所以她讓張手藝掏出了他那根黑丑的大物件;

所以她讓張手藝分開了自己的兩條秀腿修長;

所以,她下體泛濫;

所以,她噓噓嬌喘;

所以,她嚶嚶吟唱;

所以,她因狠而浪。

她是眼含熱淚,讓張手藝進入自己的身體的。

酥麻微癢,輕含淺盪,由滿到快,從淺入深。

她記得張手藝捏著自己的兩團,眼睛露出兩道凶光。

她也記得張手藝咬著牙齒,一臉瘋狂地擊打著自己的腰胯。

她感到疼。

而疼正是她的想望。

疼能讓她體會到復仇般的快感。

她一邊看著張手藝在自己身上不停地抓挖,一邊給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