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44、屋內偷情,屋外偷看

44、屋內偷情,屋外偷看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27 02:56  字數:4366

棒子聽著屋內張阿姨和張手藝的暖話,不禁感到口乾舌燥。

棒子並不清楚年輕時候的張阿姨到底長什麼樣,但是棒子每次看到張阿姨的時候都會忍不住害羞。

對於成人來說,「害羞」往往是一個關鍵的信號。

當一個陌生的男子碰到一個陌生的女子,女子羞紅了臉,那麼基本就能判定:

這個女孩喜歡初次見面的男孩。

而當男孩或自卑、或羞澀地無法正視這個陌生的姑娘,選擇低下頭來或者故意偏離目光,那麼我們也不難斷定:

女孩的氣質和美貌讓他為之折服。

當然最美妙的莫過於:

他們彼此都羞紅了臉。

此時的羞澀,就是人間的至純至樂。

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

棒子正是折服於張阿姨的氣質和美貌,當然也有張阿姨那恰到好處的豐盈身材。

在棒子的心中,如果小娥是嬌艷欲滴的蜜桃,那麼張阿姨就是熟透了的紅蘋果。

棒子偷偷地咽了口唾沫,有些難堪地壓了壓自己的襠部。

「……不是我嘴巴子甜。說實話,我們這個歲數的人大多已經沒心思了。可是自從你我黏糊在一起,我感覺我回到了十八歲。我原先和張霞一兩個月才熱乎一次,可是和你呢……」

張阿姨笑著說道:「你就是頭種豬!也不怕你那老腰,一天四五次地要。」

「腰沒事!下過大苦的腰,鐵板一樣結實,不信你摸摸。」

「摸啥摸!再摸,也不如人家大小伙的腰……」

張阿姨「吃吃」地笑著說道。

「上次你咋沒來呢,我等你等到天黑。」

「別太頻繁了。俗話說的好:常在河邊

站哪有不濕鞋!三天兩頭地見面,別人一定會盯上咱的……而且今兒個我……」

棒子豎起耳朵,但張阿姨突然停了下來。

「今兒個你咋的了?」

張手藝的聲音中充滿疑問。

「今兒個我碰到棒子了。」

「他不是在上學嗎?」

「對呀!本來應該在學校的!我女兒的腳崴了,他現在背我女兒去學校。今兒個早上我親眼看著他背娟出去上學去了,可上午我在這兒的中藥鋪碰到他了。」

「這個沒啥擔心的吧。他不至於……」

「你可不知道,當時我買麝香和藏紅花的時候,他就在旁邊呢!」

躲在窗外的棒子突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那個莽小伙,他知道個啥!」

「你可不要小看現在的年輕人!說不定知道呢?而且他當時取的葯,也是麝香和藏紅花!」

「該不會……」

張手藝話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張阿姨嘆了口氣,幽幽的聲音從窗戶屋裡飄了出來:

「他是個好小夥子,人長的俊,頭腦聰明,面善心善,樣樣都好。不大可能是他。當時他說是給他媽買的,但89年全村計劃生育的時候,他媽不是都結紮了嗎?他肯定沒說實話……」

在外偷聽的棒子突然間心虛不已。

「你也別疑神疑鬼了。我們的事別人咋可能知道!有誰會想到我張手藝會租下廟裡的廂房當咱倆的洞房。而且,」棒子聽到張手藝賤賤地笑著說道,「你要是願意,咱倆天天洞房都沒事。」

「貧嘴呢!一個月就這麼一兩次,你都燒高香了。我是擔心棒子,他要是知道麝香和藏紅花的用途,我這不明擺著偷腥嘛……」

「無憑無據的,你怕他幹嘛!好啦好啦!快點來撒,不說那些煩人的話,讓我先泄瀉火再說。」

張手藝焦急地說道。

「今兒個咋沒心情……」

「咋的?的了你這是?」

「也不知道咋的了……」

張阿姨聲音突然變小了很多。

「要不,我先給你來個『沙家浜』?」

「討厭!」

張阿姨突然嬌聲罵道。

廟裡本是清涼,山根更是幽處,但棒子不知怎的,只是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呼吸也越來越喘。他口乾舌燥地聽了半天,最後實在忍不住內心的渴望,把食指伸進口中沾了點唾沫,後又顫抖著伸向了廂房的窗戶。

窗戶上蒙著一層黃表紙,輕輕地點了幾點,一個筷子粗的小孔就被棒子搗了出來。棒子屏住呼吸朝屋內瞄了瞄。

這一瞄,讓棒子瞬間有了眩暈之感。

他看到張阿姨側著身體坐在廂房炕沿上,衣服的紐扣敞開著,兩團飽滿的棉花團團是那麼的挺,那麼的大,圓滾滾的,而張阿姨的頭髮不像原先一樣挽著個髮髻,而是披了一肩膀,黑浪一般地將張阿姨的那張富態的臉襯托得妖嬌無比。

短暫的一眼就讓棒子無法忍受下體的腫脹,他連忙將小腹挺向牆壁狠狠地頂了幾頂,又心焦不已地將眼睛貼近了小孔。

棒子看到張手藝側身站在地上,時不時地伸手撩撥一下張阿姨的兩團,對於這樣的撩撥,張阿姨有些逆來順受地將身體輕輕扭動一下,白皙富態的臉上露出一絲嬌怯慌亂的神色。

「既然來了,就好好的快活,別想那麼多!你也不想想咱倆跑了多遠的路!難不成你讓我白跑幾十里嗎?」

張手藝一邊說著,一邊雙手捏住了張阿姨的兩團綿軟。

站在窗外的棒子連忙蹲了下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又輕輕地站了起來,小腹頂著牆壁,眼睛貼著小孔看了起來。

張阿姨任由張手藝捏拿著自己的兩堆,低著頭不言不語。

棒子看到張手藝的動作漸漸粗魯起來,而張手藝的表情也跟著急躁起來。他的臉越來越紅,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