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42、巫鎮中藥鋪,巧遇張阿姨

42、巫鎮中藥鋪,巧遇張阿姨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3812

感謝「看書小書迷」的支持。

「沒球大點的雜碎東西!你們到底是來讀書呢還是日逼呢?都怪你們的爸爸們當年圖快活,日搗來日搗去,日搗出一教室的雜碎出來!」

數學老師張大勝惡狠狠地瞪著,教室下面鴉雀無聲。

女同學面紅耳赤,個個想要鑽進書桌里;男同學們使勁憋著笑,有一個還憋出了屁。

「不——」的一聲輕響,讓憤怒的張大勝快要暈死過去。

「沒救了,你們沒救了。我原來對你們這幫慫是抱有無限的希望的,我走眼了。我承認我看走眼了!都說你們是**點鐘的太陽,虧他媽的仙人呢!還太陽!依我看,不過是一堆球和一堆逼。」

張大勝罵得興起,一把將教案摔在粉塵飛揚的講台上。

「今兒個這課,老子不上了。你們要搞對象嘛!女的缺男的,男的要女的,你們乾脆就利用這節課的時間配成對,鴛鴦戲個水,黃龍搗蜜洞,區里哐啷趕緊弄,管老師屁事啊。」

張大勝本來已經罵得滿臉陶醉,但當他看到最在左側窗戶下面的棒子伏在桌子上打鼾時,他突然僵在講台上。

棒子的同桌看到情形不妙,急忙用圓規戳了一下棒子的大腿。

「日你媽!」

劇烈的疼痛讓棒子條件反射地跳了起來,但是當棒子意識到自己闖了大禍時,一切都無可挽回了。

「你上來。」張大勝陰沉著臉說道。

棒子睜著一雙懵懂的眼睛,戰戰兢兢地走到講台下面。

「你上次數學考了多少分?」

「滿分。」

「誰出的題?」

「是老師您給我們出的題。」

棒子如實回答道。

張大勝陰沉著臉說道:

「你咋考的滿分?」

「題……」棒子欲言又止。

「題怎麼了?」

「題太簡單了。」

棒子低下了頭。

「哦。太簡單了。」張大勝慢慢地從講台上拿起教鞭。「題出的太簡單,那就是我的錯了。是吧?」

棒子連忙搖頭。

「該不會是你什麼都懂了,不用學了吧?」

棒子又搖了搖頭。

「那你到底是啥意思呢?」張大勝冷笑著問。

棒子回頭望了一眼驚恐的同學們,顫抖著說道:

「老師我沒啥意思。」

「這樣吧,我水平實在有限,我是個老農民出身的嘛!比不上你棒子聰明。你其實早該跟校長反應情況了。」張大勝突然提高聲音,面對全班同學說道,「我這樣的人怎麼能教地了像棒子這麼金貴的狀元呢?」

正當同學們準備配合張大勝乾笑上幾口時,張大勝突然一個轉身,一鞭子抽在了棒子的臉上。

「日你媽的!」

突然的鞭打讓棒子呆住了。

「日你媽的狗雜碎!不服是吧?」張大勝一邊狠狠地抽著棒子,一邊不停地重複著:

「不服是吧?不服是吧?」

張娟坐在下面,看到棒子被張大勝抽得發抽,她感到心如刀割。

「老師別打了!」

張娟突然站起來漲紅著臉。

張大勝的教鞭停在了半空中。

「啊哈!」張大勝做出一副震驚的表情,「這不是校花、班長、女仙、貂蟬、妲己嗎?咋,你想替這個雜碎出頭嗎?」

「老師,棒子是因為我才上課睡覺的,您就饒了他吧!」

張娟的聲音幾乎帶著哭腔。

「哎呦我說雜碎!有本事啊!把校花都搬出了!」張大勝又狠狠的抽了棒子一鞭子,然後一臉邪笑著對張娟說道:

「我這就不明白了!棒子睡覺跟你張娟有啥關係呢,該不?不會是那個啥,然後那個啥了吧?哈哈……」

張大勝誇張的大笑讓同學們面面相覷。

同學們當然不是傻子,知道張大勝的「那個啥」代表的意思。這是在這瘋狂的假笑中,所有的人都大氣不敢出,生怕惹火燒身。

「你張娟是這班的班長,你應該比別人更懂得禮義廉恥吧?你應該比別人更懂得學習的重要吧?就算你腦袋裡裝的不是腦髓,而是豬屎,你也不至於帶頭玩什麼豬八戒背媳婦,更不至於帶頭玩什麼進洞房吧?你這麼心疼的一個美女子,不至於讓豬狗不如的東西上了你吧?」

當著全班幾十號人的面,心高氣傲的張娟怎麼能受的了這個侮辱?她氣的哭出了聲,頭一甩,就捂著臉,一瘸一拐地跑出了教室。

張大勝看到張娟跑出了教室,氣不打一處來,只好把所有的憤怒都發在棒子的身上,抬腳就是猛踹,三兩腳就把棒子從教室門口踹飛出去。

棒子鼻青眼腫地爬起來,看到張娟極其艱難地哭著跑遠,他也顧不上再回去配合數學老師那殺雞儆猴般的成功教學模式,而是連忙追了過去。

張娟一直跑出校門,然後蹲在校門外的一顆榆樹下面,失聲痛哭了起來。

她想不明白數學老師張大勝說話怎麼這麼難聽,做人怎麼這麼沒素質。儘管張大勝的惡是全校都出了名的,但今天的事讓張娟說什麼都接受不了。

棒子齜牙咧嘴地跑到張娟跟前,看著楚楚可憐的張娟梨花帶雨欲訴還休的模樣,他的心都快要碎了。

被老師莫名其妙地毆打,本來已經讓他夠委屈的了,後來又看到張娟被老師這般羞辱,他實在是忍無可忍了。

棒子感到自己的眼睛澀澀的,鼻子也開始發堵了。

「娟……對不起……」

張娟依舊嚶嚶地哭著,頭埋在膝蓋中間。

「他罵我們是狗日的,我看他才是狗日的!」棒子哽咽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