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40、小黑屋,霞姐意

40、小黑屋,霞姐意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4145

棒子漲紅了臉,心不甘情不願地脫了內褲,襠中軟噠噠的物件無力地耷拉在大腿一側,露出凌亂而茂密的黑草。

「這總行了吧?」棒子有些賭氣的說道。

「咋是軟的?」

棒子被張霞的話弄的啼笑皆非。自從聽了有關公狗和公驢的故事,就算給棒子十個膽,他也不敢硬不是!

更何況張霞從頭到尾都面若冰霜,聲音帶刺,棒子感到自己好像欠了她八輩子孽債一般。

而且,棒子又不是看見女人就硬!

棒子耷拉著腦袋,恨不得找個縫隙鑽進去。

「硬。」

張霞命令道。

「女人,你該不會是一刀割了我的吧?」

棒子鼓足勇氣問道。

「啥?」

張霞瞪大了眼睛。

「你把驢的割了,你把公狗們煽了,我怕我也跟它們一樣……」

張霞煩躁地打斷棒子:

「狗是狗,驢是驢。咋能跟人比。」

「這麼說你不會把我怎麼著?」

「我能把你怎麼著?」張霞皺眉罵道,「但是你如果不聽我的話,就不要怪我翻臉不認人!」

棒子急忙點頭。說實話,棒子害怕眼前的這個女人。

「那你就硬。」

「這個不是說硬就能硬的。」

張霞愣了愣神,點頭說道:

「說的沒錯。不是說硬就能硬。這樣……」

張霞一把撩起自己的衣襟,兩堆肥碩滾圓的奶紙「呼嚕」一下彈了出來。

張霞朝棒子靠近幾步,抬腿跪在了炕沿上,兩堆暴漲的奶紙隨著張霞的動作而抖個不停。

棒子倒吸了一口氣,說什麼都按耐不住突然的刺激,物件終於一改蔫不拉幾的姿態,緩緩地改變著身段,光頭也漸漸腫脹了?

?來。

張霞盯著棒子跨中的物件,滿足地點了點頭,像個女皇上一樣說道:

「嗯,這還差不多。」

說完,她挺起飽滿的胸脯,朝棒子的臉上蓋了過去。

「女人……憋住了……」棒子狠命地攏著臉龐。

棒子覺得不可思議,張霞的奶紙怎麼會這麼大!自己的一張臉被完全堵上了,鼻孔和嘴巴捂得嚴嚴實實的!

張霞臉上終於露出了怪異的笑容,她吸了吸垂在嘴角的口水,左右晃動著自己的胸脯,用那兩堆空前絕後的大奶紙摔打的棒子的臉頰。

清脆的「啪啪」聲在小黑屋裡格外響亮。棒子感到自己有些無助,但又迷戀張霞的兩堆雄壯,雖然自己有種任人宰割的感覺,但被胸脯拍打臉頰,這對棒子來說還是第一次。

新鮮的刺激讓棒子的下身很快達到了它的極限,鋼槍一般地朝上杵著。

張霞摔打了一會兒後,心滿意足地坐在棒子的對面,低頭觀察起那根思念已久的東西來,她看著看著,伸出右手,用力地朝下捋了一把。

「哎呦!」

張霞的動作實在太突然,太用力,這讓棒子有些吃不消。

「女人,你慢些,疼。」

張霞瞪著眼睛吼:

「疼?騙鬼呢!你們日弄的時候恨不得戳爛我們女人的腸子,那個時候咋不疼?」

棒子急忙說道:

「不一樣啊女人!你們下面又軟和又滑膩,咋用力都沒事,你的手上老繭太硬,而且你的手勁實在太大,跟你下面完全是兩碼事……」

「閉嘴!」張霞皺著眉頭吼了一嗓子,然後一把捏住棒子的粗根,狠命地攥了一把。

「還是疼!」

棒子皺眉怒喊。

「疼?」

「嗯。」

「那你說說,你日小娥的時候,疼不?」

張霞用舌頭舔了舔嘴唇。

「我……」棒子低下頭來,不知如何回答。

張霞滿足地挺蜰挺起胸脯,又用兩堆碩大的奶紙摔打了一下棒子的頭顱。

「日小娥的時候,疼不?」

「不疼。」棒子小聲說道。

「為啥不疼?」張霞雙手托住自己的雙峰,停下來問道。

「因為她知道像你這樣弄的話,我會覺得疼。」

「那個小騷逼!」張霞狠狠地罵了一句後,突然間像是變了一個人兒似的,柔聲問棒子道:

「那你說說,我的奶紙和小娥的奶紙,哪個好?」

棒子滿臉通紅地望了一眼白花花的兩堆飽滿,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來,聲音小的像蚊子一樣:

「你的比小娥的大,也比小娥的彈。」

棒子的話讓張霞大為受用,她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久違的笑容。當著棒子的面,張霞站起身來解開自己的褲帶,然後一把褪下了褲子。

棒子聞到了一股騷騷的味道。

黑草地幾乎要貼著棒子的鼻尖。

張霞貪婪地看了一會兒羞紅了臉的棒子,然後猛地分開了自己的膝蓋,突然間伸手抱起棒子的腦袋,狠狠地摁在了自己的大腿中間。

棒子感到自己的臉上沾滿了濕滑的粘液,而張霞的整個大腿內側,都已泥濘不堪。棒子的臉緊緊地貼在張霞的那堆黑草下面,濃烈的異味讓棒子的下身變得難以忍受,而心裡的慾火早已點燃。

棒子將手伸向張霞的臀部。

結實;飽滿;滾圓;腫脹。

「好聞不?」

張霞的呼吸漸漸短促起來,她又滿足又飢渴地看著棒子的腦袋埋在自己的大腿根部,忍不住問道。

「好聞。」

棒子的嘴巴周圍已經沾滿了透明的滑液。

「給我說說,啥味道?」

「騷味。」

棒子說道。

「小娥的騷,還是我的騷?」

「你的騷。」

張霞聽完,抱著棒子的腦袋就開始上下亂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