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39、乖乖聽話,不然煽驢

39、乖乖聽話,不然煽驢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3798

棒子當然知道男人和女人睡覺是什麼意思,只是他看到張霞氣勢洶洶的樣子,心裡有些害怕。

「我來告訴你啥是男人和女人睡覺!」張霞哼了一聲,接著說道,「你見過狗嗎?」

「見過。」

「分得清公狗和母狗嗎?」

「分得清。」

「那我問你。公狗看到母狗後,會發生啥事?」

棒子的腦海中立即出現一幅群狗交配的慘烈圖。

可是棒子忍住沒說。他搖搖頭,說道:「不清楚,可能公狗看一眼母狗,母狗看一眼公狗,然後兩條狗急匆匆地上廁所去了。」

張霞心裡罵了一句「傻冒」,又好氣又好笑地問:「公狗和母狗去廁所幹啥?」

「這個……去吃飯啊。它們餓了。當然,公狗去的是男廁所,母狗去的是女廁所。」

「我日……」張霞張嘴罵到一半,硬是將「你媽」兩個字吞了進去。

「棒子,你錯了。」張霞冷笑道,「我告訴你公狗見到母狗後悔發生什麼。一半情況下,公狗會直接爬到母狗的身上,爬到母狗身上幹啥,你知道吧?」

「不知道。」棒子開始冒冷汗。

「日母狗啊。這你都不知道?天天能看到的事啊!你棒子難道就沒有見過?」

張霞氣得要跳起來。

棒子裝作一副無辜的樣子,說道:「真沒見過。我一般都看人,不看狗。」

張霞惡狠狠地說:「哼哼!我如果看到公狗當著大夥的面欺負母狗,你知道我會咋弄?」

棒子搖頭。

「我會把狗日的給煽了!」張霞咬牙切齒地說著,「還有,你見過驢嗎?公驢?」

棒子心想,這不廢話嗎?村裡養著幾十頭驢,你問?

??見過驢沒!張霞的腦袋是不是被驢踢了,今兒個到底是咋回事?

棒子有些厭煩地說道:

「驢這東西,我倒是見過。」

「驢球見過嗎?」

「這!」

「黑不拉幾的,胳膊一樣粗的那玩意兒?」張霞死死地盯著棒子,不動聲色地問道。

「見……見過。」

棒子冷汗直冒。

「見過就好。我問你,張大爺家的驢是咋死的?」

「不……不知道。」

張霞冷笑道:「那個驢日的東西,看到我的時候居然敢伸出來那根黑球!找死!我趁著它撒尿的時候,一鐮刀把那東西給剁了!」

棒子聽到「剁」字,腦海中立即出現一頭瘋狂嘶叫的驢,驢的身下,躺著一根黑色的長棍。而一個冷若冰霜的女人,提著一把彎月鐮刀,站在一旁冷笑。

不知怎的,棒子有種奪門而逃的**。

「霞姐,哦不,女人,女人!要是沒啥事,我就先回家了,你看成不?」棒子已經做好了撤退的準備。

「回家?你先聽我說完再說回家的事!」張霞「啪」地拍了一把桌子。

桌子底下落下一層灰塵。

棒子嚇地呆在原地,動都不敢動。

「給你說這些,是想告訴你,女人如果不願意,你就不能強迫。如果你強迫,三伢子就是最好的下場。」張霞憤憤地說道,「當然了,如果女人願意,你也不能拒絕,你如果拒絕,三伢子也是最好的下場!」

棒子怎麼都想不明白張霞的意思。三伢子的下場不是你張霞的功勞,而是我棒子的功勞,或者更加準確一點說,是我的好朋友張熊的功勞!

「女人,你能不能說說,三伢子到底是啥下場?」

「哼哼!都是因為你!要不是你!我也不至於唆個……」張霞突然停了下來。

「唆了個啥?」棒子不解的問。

「唆了個你媽的bi!」張霞突然破口大罵大罵。

這個女人是個神經病!從一進來就不對勁,到現在她已經語無倫次了。沒必要跟她再廢話下去了。

棒子一邊想,一邊轉身走出房屋。

「幹啥去?」張霞一動不動地坐在屋內。冷冷的聲音從屋內飄了出來,有種說不出來的恐怖。

「女人,我回家了。再見。」

「真的要走嗎?」

哎呀我去!難不成還摻了假?

棒子嘿嘿地笑了一聲,舉起右手搖了幾搖,說道:

「女人,真的要走。明兒個見……或者明年見?!嘿嘿」

當棒子的手剛剛搭在門栓上時,張霞喊了一聲:

「你可別後悔啊。」

「我絕不後悔。」

棒子一怔,然後苦笑著打開了院門。

「那麼好呀!你像只公狗一樣爬在小娥的屁股後面日搗的事情,也不怕被全村的人知道嗎?」

「什麼!」

棒子猶如五雷轟頂,不知所措地站在門外。

「哼哼!你走啊。」

「女人,哦不,霞,霞姐,你你你……」

棒子已經語無倫次,這時候的棒子才明白,自己實在是太幼稚了。

「你倒是走啊。」張霞走出屋子,雙臂抱在胸前,冷冷地說道。

「不走了霞姐……」

「不要叫我姐!叫我女人!」

「女人,女人,我叫你女人!」棒子急忙鑽進院內,反身栓住了院門。

「女人,你說你要我幹啥吧!只要你不把我和小娥之間的事說出去,幹啥都成。」

把柄一旦落在人手,就只能任人擺布。棒子懂得這個道理。

「你早這樣,不就得了?」張霞說完,扭身鑽進屋裡。

「進來。」

棒子無奈,只得服從。他惶恐地想到,但願張霞別把我當做一條公狗或者一頭公驢。

「上炕。」

張霞抱著雙臂,面無表情地說道。

「霞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