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36、激蕩如獸,纏綿如酒

36、激蕩如獸,纏綿如酒 (1/1)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2563

2013年12月7日星期六

當小娥的兩團綿軟擠壓著棒子的胸脯在不停的磨蹭時,棒子突然翻身將小娥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嫂子,我現在就想要,你給我。」

棒子盯著小娥那雙明亮的杏眼,直截了當地說完,將手插進小娥後腰,不停地摩挲著小娥的臀部。棒子突然的襲擊讓小娥受用不已,也許女人天性中有臣服於雄性的成分,當棒子恰如其分的粗暴施於她那敏感的部位時,如痴如醉的情緒就像一團濃的化不開的迷霧,可以讓小娥在瞬間迷失方向,丟掉羞怯,拋棄理智,可以讓小娥在頃刻將那曼妙柔弱的身段變成一條蠕動如蛇的綢緞,以這般勾人心魄的姿勢和動作傳達著自己內心深處的滿意和渴望。人性深處的情和欲,往往毫無徵兆地朝自己愛慕的人傾盆發泄。

小娥熱烈而溫順的配合,也是表達感激的另外一種方式。棒子替她解決了三伢子的事,無疑讓小娥感動不已。誰說感動不是愛?許多時候,它們往往就是一回事!當你厭惡一個人的時候,無論他待你多好,你都看不到他的好;而當你真心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他對你的點滴恩惠,都會讓你興高采烈,甚至讓你幸福的掉淚!

在遭受到三伢子侵襲的時候,小娥的委屈和絕望幾乎讓她失去了活著的希望,而棒子此刻的突然襲擊,又讓她感到無比的滿足。

同樣的粗暴,卻蘊含著完全相反的情愫。互相欽慕的人相結合,他們就能創造音樂般的和諧;而毫無情感的湊合,不過是味同嚼蠟的例行公事。小娥每每想到她和張勝利之間的房事,總會忍不住凄然嘆息!那種禽獸一樣的發泄,讓她?

?到悲涼的麻木。那種下身的乾澀,總會帶來揪心的痛楚。

「棒子,嫂子就是你的,你想咋弄就咋弄。」小娥動情地說道,眼角流出了一粒晶瑩剔透的淚珠。

棒子默默地吻幹了小娥的眼淚,順勢朝下一滑,嘴唇就蓋住了小娥的檀口。一雙舌頭猶如交駢的滑蛇,僅僅的纏繞在了一起。

連小娥的口水,都帶著沁人心脾的香氣!棒子醉心地吻著,雙手毫無章法地摸著,一會兒在柔滑膩嫩的後背,一會兒在鼓脹飽滿的綿軟,一會兒又探入後腰腰褲,感觸著滾圓彈鼓的臀翹。

早已經歷「風雨」的小娥,更是明了棒子的念想。她把自己那隻白嫩的小手放在小腹位置,手掌上翻,隔著衣褲,剛好能夠迎合棒子焦渴不已的腫脹。腫脹隔著幾層衣物,在小娥的手掌心來來回回地磨蹭著,一次比一次更激烈,一次比一次更用力。

一望無際的蜀黍地帶著青色,在黃昏的暮色中迎風搖著。飛鳥歸巢急,啾啾地叫著划過天際。遠處有一群綿羊,在放羊娃的鞭聲中蠻蠻地叫著,朝半山的村落浩浩移去,像極了一群飛舞的雪花。

「嫂子……」吻夠了的棒子喘著粗氣,盯著小娥迷亂的情眼輕聲叫著。

「嗯……」

「好想日你……」

小娥嬌喘著回答:「日吧,狠狠地日吧。」

說完,小娥主動地揭開了自己的紐扣,一雙白花花的雪山,惹得棒子忍不住頂了幾下身下的小娥。

而小娥並沒有停止。解開了所有的紐扣,將自己的兩團雪山和雪山之下的平坦大膽地奉獻給了熱烈的棒子後,又伸手解開了自己的腰褲,雙手朝下一撮,褲子和內衣就褪到了小腿的位置。

雙腿深處的幽泉,早已潮濕了自己,油黑的芳草,也毫無遮攔地解放了自己。

小娥默默地呈現了自己,然後開始解開棒子的衣扣,又替棒子脫掉了掉了褲子。

她用自己的小手撫摸著棒子的腫脹,熟練的輕柔讓棒子的**如同爬山,隨著漸漸山間的暮色漸漸沉重,棒子升越高。

「嫂子讓你日。」

小娥臉上盛開了桃花,櫻紅的小嘴輕輕張開,眉頭也微微地皺著,雙目含著迷亂的水氣,巴巴地望著棒子,而小手握著那根極度的腫脹,朝著那叢潮濕的蜜縫,輕輕地牽著,引著。

小娥早已分來了自己的膝蓋。

而棒子腰部以下位置,都被小娥的修長白皙的雙腿包圍了起來。

恰如其分,分毫不差。

如同太空中對接的艙體。

在靜謐的初液中,在輕搖的蜀黍中,一種若隱若現、極其短暫的聲音。

如同天籟的聲音。

「噗茲」。

桃花源含起了金剛鑽。

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

分離已久的兩個個體,此刻便完全合二為一。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在徹底的**之前,分離是最痛苦的折磨。

棒子的腫脹撐滿了小娥的蜜縫。

兩堆黝黑的草,在熱烈地摩擦著。

棒子似乎是獲得了滿足,又似乎是更加飢渴。進入小娥後,他的雙手就握住了小娥的兩團綿軟,他輕輕用力,雙手抓揉,臀部提起,又重重放下,一種潤著滑液的進出,讓本來緊密的結合顯得那麼地**蝕骨。

小娥嬌喘著,棒子用力著。

小娥呻吟著,棒子咬牙著。

泛濫成災的粉嫩花瓣,包裹著鐵一般的堅硬,堅硬不停歇地進出,花瓣無數次地吞吐。

「棒子……狠狠地日……嫂子要你……」

小娥想是撒嬌、像是乞求,像是夢囈。

她的語言讓棒子的腰桿頓時變得激烈。

和風細雨漸漸演變成小到中雨;小到中雨眼看著要成為狂風暴雨。

不停的呻吟。

肉和肉的撞擊。

噼里啪啦的激蕩,噗茲噗茲的仙樂。

小娥全身的骨頭似乎早已融化了,她的整個嬌軀都是那麼的柔軟。她的雙手無力地癱在兩側,隨著棒子的激蕩,雙手也在跟著晃蕩。

她緊緊地咬著下唇,一頭烏黑的秀髮凌亂不堪,幾根頭髮沾在濕濕的額頭,她眉心緊縮,目光痴迷。

她在不停叫喚。聲音像個孩子在哭泣。

「狠狠的日」,這幾個字讓棒子釋放了所有的枷鎖。無比賣力的干著,也無比瘋狂地醉著。

棒子第一次有種難以描述的快意。

這是一種征服的感覺。他緊緊地盯著小娥的面龐,不放過小娥一絲一毫的表情。

小娥的表情讓棒子更加瘋狂。任何的嬌喘、蠻叫,都讓棒子感覺了自己的價值。

這一次是空前的持久。最後的時刻,小娥幾乎要眩暈過去,她不由自主地挺起下腹,好讓自己的那片泥濘之地更加泥濘,而棒子噼里啪啦的進出長達上百次!

噴涌而出的滾燙,終於讓小娥長大了嘴巴,發不出一絲的聲音,那是徹底的滿足和徹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