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33、背著校花去上學

33、背著校花去上學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3560

兩人在麥柴垛里躺了一會兒後,終於想起了上學一事。

「怎麼辦?今天肯定遲到了!」

張娟翻身坐起,連忙提起褲子,埋著腦袋,急急忙忙地系起褲帶。

「放心好了。我不是說了嗎,不出意外,我們兩個不但不會受罰,而且會被表揚。」

棒子自信滿滿地說道。

「可我咋這麼心慌呢?」張娟憂慮不已地說道。這個時候,她突然臉色一變,幾乎是要哭出來的模樣。

「棒子!要是有了小孩咋辦?」

本來心滿意足的棒子,聽到張娟的這句話後徹底變成了傻子。他獃獃地坐在柴堆上,面如死灰,嘴唇發青。

「說呀棒子!要是有了小孩咋辦?」

「我也不知道……」

棒子木然回應。

兩個人同時沉默了。

棒子比誰都清楚未婚先孕對於一個女孩意味著什麼。首先女孩的父母要被村民們戳斷脊梁骨,其次是懷孕的女孩狗不理。罵上幾句婊子算是輕的了,許多同村的女人會冷不防衝上去朝臉上吐唾沫。

同村的張四妹,不知什麼時候肚子大了起來,女人們知道這個消息後連晚飯都顧不上做,三五成群地湊在一起搬弄口舌。

「你猜四妹懷的是誰的孩子?」

「這怎麼猜得著?該不會你家掌柜的吧?」

「你還別說,你家掌柜的更有可能,一起看戲的時候,他還捏過我的屁股!」

「哎呦我說,你個騷婆姨血口噴人!我家掌柜的從來不幹見不得人的勾當!哪像你家掌柜的那麼多的心眼!」

……

本來是熱血澎湃的偵探破案,但最後難免要疑神疑鬼,對自己人不放心起來。一旦心裡有瓜葛,她們都會把平?

?里的不快和怨恨轉嫁到這個未婚先孕的弱女子頭上。

儘管所有已婚的女人晚上和自己的男人變幻著花樣玩耍,但她們不會原諒因為一時衝動犯下錯誤的女子。只要一看到她的出現,各種冷言冷語就像水龍頭一樣噴了出來。

「饞了找根棍子弄去!勾引人家男人,算啥東西!」

「吆,這不是免費的婊子嗎?還有臉見人啊?」

「咋還不去死?懷著野種,還敢亂跑!」

……

棒子當然記得張四妹的下場。不堪其辱的張四妹走投無路,只好喝下整整一瓶農藥。年邁的老父親發現女兒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知道她這可憐的女兒干下了傻事。他一把抱起女兒,邊跑邊叫,邊叫邊哭,跑到村口的張五奎家門口,跪在門前大嚎:

「開門啊!死人啦!救命啊!幫幫吧!」

他悲痛絕望的哭叫終於感動了張五奎,於是用自己的拖拉機把父女二人送到了四十里外的城裡。老父親抱著女兒衝進醫院,見人就跪,見人就哭,不停地重複著「救命啊,救命啊,女兒要死啦」,醫生見狀也就沒有讓老人家墊押金,直接按住了插管子。幾大桶水從管子里灌進去,又從另外一根管子里衝出來,折騰了一下午,張四妹總算是活過來了。

後來,張四妹生下了一個兒子。但這個兒子長到五六歲,還像一灘泥般癱在炕上。張四妹的老父親領到大城市看過幾次,醫生說這孩子得的是怪病,全身的骨頭是軟的,兩條腿都是肉,根本沒骨頭。

而張四妹本人從喝完農藥後就開始說胡話,見人就笑,或者見人就哭。老父親又領著女兒四處看病,醫生說沒得治,病在腦袋裡面,腦袋傷著了,咋治都沒用。

本來是一戶溫飽不愁的好家庭,現在成了全村的五保戶。張四妹的老母親快80歲了,每天還要顫巍巍地摸進廚房做四個人的飯,伺,伺候癱在床上的老頭子和孫娃子。

棒子想到此處,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張娟要是萬一懷孕,到時候她哪有活路!

「娟你先別急,一定有辦法!我們農村的很多女人不想生孩子的時候就懷不上,我今天就給你問個方子。」

張娟半信半疑地問:「真有這回事嗎?」

棒子狠狠地點了點頭,然後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衫,默默背起張娟,在早晨的陽光下,朝學校走去。

當棒子背著張娟出現在校門口時,看門的大爺嘟囔著罵個不停,說什麼都不開門。棒子哀聲下氣地求他半天,好說歹說,擺困難,講道理,幾乎把張娟說成了快要殘疾的可憐孩子,看門大爺這才極不情願地走出門房,打開校門後,故意摔了一把鐵門。

「長的好看能當飯吃?不知廉恥的東西!人不要臉,嘛事都做!今兒個讓人背,明兒個讓人栽!」

大爺瞪著眼睛馱著背,背著雙手彎著膝蓋。

他那一步三回頭的詭異模樣,讓棒子不禁聯想到聊齋里的餓死鬼。

「都說你娃是個狀元苗子,啊呸!嫖客苗子還差不多!」

爬在棒子後背的張娟氣的擰了一把棒子的胳膊,疼得棒子捏了一把張娟的屁股。

儘管看門大爺的話讓棒子和張娟恨不得把這個老頭剁了喂狗,但他們又很清楚得罪看門大爺的下場。

做過學生和正在做學生的都清楚「一切為了孩子」這句話是不對的。家長自認為種地是為了孩子;打工是為了孩子;喝酒是為了孩子;泡妞也是為了孩子;而老師自認為上課是為了孩子;生活是為了孩子,罵人是為了孩子;打人也是為了孩子,甚至摸兩把女學生也是為了孩子。總之他們的的一言一行似乎都是為了孩子。

或者一言以蔽之,他們活著,是為了孩子。如果不是為了孩子,他們早死了。

但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