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29、你我都是第一次

29、你我都是第一次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3799

張峰在張慧慧的房門外面轉來轉去,手按在門上幾次,就是不敢使勁用力。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麼,莫名的緊張壓的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中途又有幾次,張峰突然崔頭喪氣地折了回去,可是還沒有走到院子中央,他又不甘心起來。

其實連張峰自己都說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了!

他一方面擔心張慧慧罵他輕浮,另一方面又特別害怕失去這個無比美好的夜晚。

像只熱鍋上的螞蟻,張峰就在張慧慧的房門前來來回回地踱了將近一個小時,總算抱著必死的決心,伸手朝房門推去。

門沒有反鎖,只是虛掩著。隨著一聲輕輕的響聲,張峰看到了自己的心上人。

月色中的她背對著自己,躺在一個不大的床上。

張峰輕輕地跨了進去,回頭關上了門。

他走到張慧慧的床前,輕輕地喚了一聲她的名字。

「沒睡?」

張慧慧突然說道,她依舊背對著張峰躺在床上。

「嗯。」

「我也睡不著。」張慧慧說道。

張峰鼓足勇氣,將自己的半個屁股放在了張慧慧的床沿上。

「我想你。」

張峰說道。

張慧慧將身體朝裡面挪了挪,悄悄地說道:

「來吧,上來躺會。」

「嗯。」

張峰脫掉鞋子,貼著張慧慧溫熱的身體躺了下來。

張慧慧那緊繃繃的屁股蛋蛋剛好貼著張峰的小腹,而此時的張峰,比一個人在門外徘徊的時候更加緊張了。粗重的?

?吸和狂亂的心跳,在這安靜如水的明月夜裡,居然能夠清晰地聽到。

「小木匠,你為什麼才來?我聽著你的腳步聲。我知道你一直在門外。」

「我不敢進來……」張峰貼著張慧慧的脖頸,輕柔地說著耳語。

「為啥不敢?」

「我怕你罵我。」

「罵你啥?」

「罵我流氓。」

張慧慧突然轉了一個身,比月亮還要皎潔的臉龐正好對著張峰的眼睛,蘭麝般的體香和醉人的呼吸讓張峰感到眩暈。

「我不會罵你流氓。反而會誇你勇敢。你終究是來了。你若不來,今晚我睡不著,你也睡不著。明晚呢?明晚我們兩個還是睡不著。」

「張峰伸手摟住了張慧慧的小蠻腰。

「慧慧,我忍不住。我就來了。」

「告訴你一個秘密,見到你第一天,我晚上睡覺的時候就不鎖門了。」

張慧慧眨了眨她那如同清泉一般的兩隻眼睛。

張峰的心裡猶如暖流激蕩,他無比感激地望著張慧慧。

「我好看嗎?」

張慧慧有些害羞的問。

「嗯。」

「那,你想親我嗎?」

「嗯。」

意亂情迷的張峰被張慧慧問的不知該怎麼做。

張慧慧看到他一副傻傻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

「小木匠,你是個老實人。」說完,張慧慧閉上眼睛,將自己的紅唇蓋在了張峰滾燙的臉頰。

突如其來的香吻終究是瓦解了張峰的羞澀。他熱烈的回應猶如閃電過後的雷聲。

緊緊挽住張慧慧的蠻腰,嘴巴死死地纏住張慧慧的檀口,而雙手如同游蛇,開始在張慧慧的香背上肆意的探索。

集聚了萬年的深情,終於找到了發泄的出口,而張慧慧那嬌脆曼妙的腰身,如同一盆紅艷艷的炭火,燃燒了整片森林的茂密,張峰的**,一瞬間成了消融世界的焰火。

火於火的糾葛;雷和電的情的情意。

鐵一般堅硬的物件,死死地盯著那白皙柔軟的小腹。

身上的薄衣,成了最讓人心煩的累贅。

兩團嬌嬌的柔軟,在慧慧的胸前起伏,在張輝的胸膛摩挲。

而那無人知曉的芳草地,此刻藏在白色的內褲中,等待著他的探索。

濕濕的兩瓣紅花,浸透了絲質的窄布。

「白花花的大腿水靈靈的逼,這麼好的地方,不信就留不住你。」

信天游那蒼涼悠長的曲調,在寂靜的山間無聲的回蕩著。嬌喘不已的慧慧,膽大地將小手靠近了心上人的腰褲。

「小木匠……我想你。」

回應她的,是近似粗暴的摩挲和熱吻。

小手探入了心上人的胯部。

那根鐵一般堅硬的物事,觸及了慧慧溫熱的手指。

只是輕輕地一觸,五指如蛇,將它輕柔地握住。

張峰瘋了一般地挺了挺自己的小腹,然後一個翻身,將慧慧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兩隻顫抖的手,一把撕碎了單薄的襯衣,兩堆白花花、綿軟軟的彈跳,突如其來地暴露在張峰熾熱的目光之下。

此時的張慧慧已經成了張峰的獵物。她享受被男人壓在身上的感覺。她無比滿足,無比幸福。

那兩條有力的大腿緊緊地夾著自己的蠻腰,那粗糙有力的大手已經捏住了自己的雙峰。那如電的觸覺讓張慧慧不能自已地扭來扭去,而下身,猶如乾旱了千年的土地,看到了黑雲從天邊泛起。

濕漉漉的粉嫩,已經讓張慧慧無法把持,她下巴輕揚,醉眼迷離,雙目帶露,柔情如蜜。

她用自己的雙手,探索著張峰的胸脯,她用盡一切的情思,感觸著他那胯下的堅硬抵觸自己的小腹。

上身早已一絲不掛,而褲子已被兩隻粗糙的雙手一把褪下。絲質的白色內褲是張峰這輩子見過最誘人的事物,以至於讓他饞地不停咽著唾沫。

片刻的停頓,猶如黎明前的寂靜。然後是痛快淋漓的一扯。

黑色芳草,粉嫩沼澤。

就這樣拱手送給了自己日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