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28、熱擁之後,摸進閨房

28、熱擁之後,摸進閨房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4326

儘管月夜如水,張峰還是覺得渾身燥熱。

在炕上翻來覆去折騰了將近一個小時,但眼睛還是掙得明啾啾的,一點睡意都沒有。

實在熬不下去的張峰於是就披了一件單衣,一個人走了出去,在張慧慧家的莊院周圍走了幾圈。

雲村戶數不多,三三兩兩,星羅棋布。一座不大的青山,山腰的中間便是整個村落的落腳之地。滿月的清輝帶著夢一樣的顏色,將山的靜謐和山的厚實襯托的淋漓盡致。

山的對面依舊有人在唱著山歌,調子是那麼的憂傷,那麼的美麗,萬轉千回,欲說還休。偶爾一兩聲貓頭鷹的叫聲雖然顯得突兀,但也不至於讓人覺得恐怖。

張峰嘆了口氣,坐在張慧慧家門前的石碾子上。

當張峰獨自沉浸在淡淡的憂傷中不能自已的時候,院門「茲呀」一聲被人推開了。張峰急忙回頭,看到一個白色的影子緩緩飄了出來。

「誰啊?」

張峰問道。

「我是慧慧啊,小木匠嗎?」

張峰聽到張慧慧那甜甜的聲音,連忙站起身來。

「慧慧,這麼晚了咋還不睡?」

張峰問道。

張慧慧走上前來,笑著說道:「熱的睡不著。你也不是沒睡嗎。」

張峰覺得臉上一陣發燙,連忙說道:「也睡不著。熱的很,出來透透氣。」

張慧慧「嗯」了一聲,只是和張峰並排站著,沒有搭話。

張峰有些手足無措地說道:「我出來主要是看星星……」

「月亮這麼明,哪來的星星呀?」

張慧慧笑著說道。

「不是不是,我說的意思其實是月亮,主要是看月亮。十五的月亮十六圓,今兒個是十六。?

??

「那昨兒個的月亮圓不圓?」

張慧慧側著腦袋,瞄了一眼張峰,不經意的問他。

「沒有今天的圓。」

「這麼說,昨兒個晚上,你還是出來看月亮了?」

「嗯。」張峰有些難為情的答應了一聲。

「不圓的月亮也看啊?」

張慧慧抿著小嘴,無聲地笑了。

幾句話下來,張峰就領教了張慧慧的聰明伶俐。張峰話本來就不多,這一來二往,他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好在張慧慧並沒有刻意為難張峰,只是打趣的說了一句:「夜晚這麼好,人卻要睡覺,想來真是浪費。」

說完,她拿衣袖輕輕掃了幾下石碾子,側身坐了上去。

「一起坐吧。」

張慧慧看到張峰傻傻地站在一旁,笑著招呼他道。

張峰紅著臉,默默地挨著張慧慧坐了下來。

「小木匠?」

「嗯?」

「你聽。」

張慧慧指著對面的山崖,說了一句。

歌聲依舊在繼續,在微風裡兀自飄渺。時大時小、時有時無的歌聲無法連成完整的話語,而那憂傷純樸的調子卻格外地清晰。

「小木匠?」

「嗯?」

「你唱過山歌嗎?」

「唱過。」

「那你唱一段,我聽聽。」

「可我唱的不好。」

張峰撒了個謊。實際上,張峰的歌聲是整個雲村最好聽的,只是他很少顯露,知道的人並不是很多。大多數情況下,張峰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輕輕地哼上幾句。

「沒關係。這兒只有我一個,唱吧小木匠。」

張峰低頭想了想,然後清了清嗓子,輕輕唱了起來:

「大雁雁回來又開了春,

哥哥我心裡想起個人。

山坡坡草草黃又綠,

又一年哥哥我在等你。

牽牛花開花在夜裡,

哥哥我有個小秘密。

日頭頭升起來照大地,

看得清我丅我也看得清你。

山丹丹開花羞紅了臉,

妹妹你讓我咋跟你言?

司馬光砸缸就一下,

豁出去告訴你我心裡話。

黑夜裡月牙牙藏起來,

撲通通摟住了妹妹的腰。

雲從了風兒影隨了身,

哥哥妹妹從此不離分。」

張慧慧痴痴地聽著張峰清越的歌喉,心兒像是長上了翅膀,隨著張峰音調的變幻而在空中上下飛舞。

張峰停下來的時候,張慧慧一動不動地注視著遠方,許久之後,才悠悠的說了一句:

「真好聽。」

張峰聽到自己喜歡的姑娘誇讚自己,突然有種莫名其妙的幸福感。

「唱的不好……」

張峰低下頭來,紅著臉說了一句。

「好聽。比山崖那邊的好聽多了。」

張慧慧說道。

「那邊是誰在唱?」

張慧慧搖了搖頭,說道:

「我不知道……對了,你剛剛唱的歌我知道。還有一段,怎麼不唱了?」

張峰面如火燒,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看到張峰那副老實巴交的樣子,張慧慧抿著嘴笑了。

「你好像改了人家的詞,歌兒也只唱了一半。剩下的幾句是這麼唱的,」張慧慧張開小嘴,接著唱了起來:

「圪梁梁光光任你走,

一夜裡三次你吃不夠。

村東的河水嘩嘩地響,

妹妹我快活的直喊娘。

花瓣瓣落下果子熟,

要生個娃娃滿地走。

眼一閉呀眼一睜,

改革開放就刮春風。

樹苗苗長高要直上天,

哥哥你要進城掙大錢。

樹葉葉落下只剩了桿,

哥走了我夜裡長無眠。

燒開的水後有下鍋的米,

馬配上了鞍後沒了人騎。

晴天里打雷真真箇怕,

哥哥你在城裡有了她。

一陣陣狂風一陣陣沙,

妹妹的心裡如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