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27、清涼如水的明月夜

27、清涼如水的明月夜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3868

「哎呦,疼,疼死了!」三伢子慘叫著鬆開了雙手,一動不動地跪在張霞的腰間。

張霞冷笑著罵道:「你接著日能啊!咋不日能了?不讓你弄,你就乖乖地滾,你真是吃了豹子膽了,居然敢跟我張霞來硬的!」

張霞說著,又可勁兒地捏了一把三伢子的兩顆蛋蛋,三伢子殺豬般地嚎叫起來。

「告訴你!我張霞可不是小娥,不是你想弄就能弄的到的!不讓你弄就是不讓你弄,你硬要弄,那你就別怪老娘的心狠!走!到村長家說走!讓村長在大喇叭上喊上幾嗓子,讓全村的人看看,你三伢子到底是個啥球東西!」

張霞翻身坐起,捏著蛋蛋的手絲毫沒有鬆懈的意思,她朝前扯了一把,三伢子連哭帶笑地嚎叫著,一邊極力弓著腰,一邊呲牙咧嘴地哀求了起來。

「姐姐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也是一時糊塗,你就饒了我,饒了我……哎呦,哎呦,輕點輕點,姐姐你輕點……」

張霞臉上流出了滿足的快意,她用左手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右手暗地裡使勁。

三伢子疼的滿頭大汗,一個勁兒地求饒。抓住了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就算是下凡的神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除了認錯賠罪,乞求張霞的原諒,三伢子就只能咬牙忍受著那鑽心的疼痛。

張霞滿足地看著痛苦不堪的三伢子,微笑著問道:「你再日能不?」

「不日能了,不日能了!」

「跟豬一樣,還想弄我?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副德行!」

「我是豬,我就是豬!臭公豬!姐姐放過?

?吧,求求你了姐姐!」

「我現在問你話,你老實說,要再不老實,老娘一把捏碎你的豬球蛋子!」張霞惡狠狠地說道。

「好好好!問啥說啥,不摻半點兒假!」

「我問你,昨兒個晚上你幹啥了?」

「昨兒個晚上我去了小娥家!」

「去幹啥了?」

「想把她給日了。」

「咋日的?」

「按在床上想把她給日了,但沒日弄成。」

「這麼說,你是硬上的?」

「嗯,硬上的硬上的……哎呦我的媽媽!」

棒子又發出殺豬般的嚎叫。

聽到「硬上」二字,張霞就不由地想起路邊交合的野狗,她氣不從一出來,於是右手用力,狠狠地攥了一把。

「你說小娥和棒子弄在一起,真話還是假話?」

「真真兒的!我親眼看到的!」

張霞滿意的點了點頭,扯著棒子的兩個蛋蛋,直到鑽出玉米地後,她才鬆了開來。

「滾的遠遠的!再落到我手裡,我就給你捏個稀巴爛!」

三伢子捂住褲襠,像只眾人喊打的狗,夾著尾巴,弓著腰身,撒腿朝村子裡跑了去。

一口氣跑到了坡下,這才氣急敗壞地罵道:

「張霞啊張霞,平時我叫你姐姐,你卻下手這麼毒辣!我把你這個狗都不日的潑婦!你明兒個出門,不是淹死就是撞死!」

三伢子罵了幾句,趕緊褪下褲子看了看自己的胯部。

索性沒事。

他長出了一口氣,憤憤地想:

「這樣的貨色,日不上也沒有關係,今兒個晚上去找小娥,相比之下,一個是嫦娥,一個是母豬。不過張霞這樣的,我就算跟母豬弄,也不和她弄,啥球東西!」

天剛麻麻亮,棒子就吃了幾口硬邦邦的饃饃,喝了幾口苦澀的磚茶,然後背著書包出門了。棒子的母親睡眼朦朧地赧地起來上廁所,看到兒子這麼早就去上學,不解的問了一句:

「咋滴,學校里有事?」

「馬上要考試,我得抓緊時間複習功課。你就別管我了。」棒子推開院門,說道,「走了啊。」

「中午來不來吃飯?」

母親望著兒子的背影,喊了一句。

「不了!」

「那你帶點乾糧啊,餓著肚子怎麼成!」

「帶上了。」

「也別把自己累著,消停學!」

「回去吧,走了。」

棒子走出院門,心事重重地朝張娟家走去。昨晚的熱夢,已被小娥晶瑩的淚水打濕。今兒黎明的曙光,帶來了凜冽的感傷。棒子前半夜一直在尋思著怎麼收拾那個可惡的光棍,想了好幾個法子,但最後總覺得不大合適。

比如說他拿根木棒躲在小娥房門背後,等三伢子進來的時候朝後腦勺砸去。這個法子好是好,但如果打的輕了,他肯定會反過來把自己給收拾了;打得重了,那是要出人命的!人命關天,就算是豬狗不理的光棍,也是受國家法律保護的,打死他,棒子還得償命。

再比如說偷偷摸進三伢子家裡,給他的水缸里撒下一包砒霜。這個法子事實上也行不通。砒霜這個東西是劇毒物質,服下後不出一個小時就七竅流血,氣絕身亡。如果真的這麼干,傻子都能看得出來是被人投毒。

棒子還想到十里之外的集市上,找那個賣老鼠藥的大胖子買點蒙汗藥,先讓那個可惡的光棍睡過去,然後用麻繩把他五花大綁,投進池塘里完事。不過這樣干也不大現實,一來棒子沒時間去趕集,二來萬一事情敗露,警察來了,肯定一查一個準。村裡人不是都說嗎,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說的就是這麼個意思。

棒子最終也沒想到一個完全的辦法。他垂頭喪氣地爬上山坡,走入上庄的街道。

張娟家的莊院坐落在上庄中央,周圍有七八戶人家。近些年,男人們大多都出去掙錢了,家裡剩下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殘、婦和幼。張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