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26、真相還是真想?

26、真相還是真想?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3976

張霞在田埂坐了一會,看到三伢子從玉米地里探出頭來朝自己不停地招手。

張霞四下掃了一眼,確認周圍沒人的時候,故作隨意地朝玉米地里踱了過去。

張霞表面裝作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其實心裡緊張的要死。這畢竟是第一次和另外的男人干那事,不管怎麼說,她都感到莫名的緊張和害羞。

離玉米地差不多有十米的時候,張霞趕緊朝前迅速地跑了幾步,然後一頭扎了進去。

三伢子在裡面等著,看到張霞進來後,像只看見主人的狗,弓著腰,一邊鑽一邊回頭看,等張霞靠近後又朝前迅速鑽出數米。

「到了沒有?」張霞壓低聲音問道。

「馬上馬上!」

「你找到了啥地?害的我鑽半天!」

「找了個誰都發現不了的地方!」三伢子一臉諂笑的回答。

走在前面的三伢子幾把扒開幾株茂密的玉米杆子,得意洋洋地說道:「姐姐你看!咋樣!」

張霞瞅了一眼,滿意地點了點頭。

也不知道三伢子從哪裡找來的柴草,正好鋪成一個橢圓形的窩窩。

張霞一屁股坐在裡面,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姐姐,舒服不?」三伢子已經焦急的問道。

「軟和。可以。」張霞點了點頭。

「那,咱就開始?」三伢子咽了一口唾沫。

「脫。」張霞低著頭說道。

日急慌忙的三伢子顫抖著解開衣服紐扣,把一件破破爛爛的臟衣服裹了幾把,然後摔在一旁。

「你就不能洗洗?」張霞皺了皺眉。

「洗啥!不乾不淨,吃上沒病!越臟越有味!」三伢子一邊解著褲帶一邊說道。

三伢子的褲帶一直都是一根黑黝黝的?

??繩,不知怎麼搞的,麻繩居然打成了死結,他兩手抖索著弄了半天,依舊沒有解開。

「日他媽的,啥玩意……」

張霞看的有些不耐煩,說道:「來,我給你結。」

三伢子擦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和鼻涕,乖乖湊到張霞的眼前。

褲子前門頂起了巨大的一堆,差點挨到了張霞的鼻子。

張霞別過臉,罵道:「又騷又臭!咋弄的你!你要是再不洗洗,就別想有下次!」

三伢子吸了一下鼻涕,感激地望了一眼,然後訕笑著說道:「姐姐放心,回頭我們去窟泉里,一塊兒洗!我也聞到姐姐的味兒了!光騷不臭!聞起來帶勁!」

張霞皺著眉頭,兩隻手靈巧地擰了幾把,麻繩終於解開了。

「嘿嘿,還有有個女人好。」

三伢子說完,醋溜一下,就褪下了自己的褲子。

那根黑不溜秋的物件斜斜的挺著,一股濃烈的惡臭讓張霞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臭的受不了!去洗洗!」

張霞說道。

「都掏出來了,你讓我洗!啥話意思嗎!」三伢子急的跳了起來。

「這麼難聞,豬都不讓你日!」

「姐姐,先讓我日完,我再去洗行不?」

「不行!」

「求你了姐姐!」

「洗不洗?」

「洗洗洗!先日……」

「去你媽的!」張霞突然高聲罵道,「你自己也不聞聞!就是一頭母豬,都不會讓你日的!要麼趕緊找點兒水洗洗,我在這兒等你;要麼現在就拉倒!我回我的家,你走你的路!」

三伢子使勁咽了幾口唾沫,瞅了幾眼張霞那飽滿的胸脯,然後一把提起褲子,像瘋了一樣轉身跑了。

張霞聽到噼里啪啦的聲音。

「也不知道那個騷狐狸精是咋受的!」張霞憤憤的想,「比我還可憐,這麼難聞,居然也能受的了!就不知道……」

想到用嘴巴含起那根粗硬粗硬的物件,張霞的臉上就泛起了紅暈。她從來沒有含過男人的物件,但她夢裡有好幾次都唆過。她有種說不出來的嚮往,只要腦海中浮現出夢中的畫面,內褲肯定要濕上一大片。

張霞不放心地看了看周圍,然後躺倒在三伢子鋪好的柴窩窩裡,一隻手忍不住伸進了自己的褲襠。

從三伢子找上蜀黍地來的那一刻起,張霞的下面就已經流出了水水。而此刻,那空待了三年的蜜縫,早已變得泥濘不已。

滑滑的手感讓張霞忍不住哼了一聲。

此時的張霞心又覺得後悔。難聞就難聞,有啥!這周圍也沒水,他要是回家一趟,少說也有幾里山路,來回要多久!

張霞使勁揉了幾把那道泛濫蜜液的縫隙,然後深吸了幾口,抽出深入褲襠的手,一屁股坐了起來。

她得忍忍。忍到三伢子來了再……

三伢子一手捂著襠部,一手扒拉開玉米葉子,直直來到蜀黍地埂,拿起張霞的水杯,一把擰開蓋子,然後脫下褲子,將自己那根暴漲的物件蘸了進去。

他簡單用手搓弄了幾下,然後把手放在鼻子上吻了吻,又火急火燎地擰好水杯蓋子,提起褲子就反身衝進了玉米地。

張霞看到三伢子這麼快就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她一臉不快地說道:「讓你去洗,你又不去!這次就便宜你了!下次要是不洗,我就拿剪刀給你剪了!」

三伢子嘿嘿地笑道:「姐姐,洗了洗了!」

「你騙誰呢?這麼快就洗了?」

「嗯。」

「我不信。」

「不信你聞!」

三伢子說著褪下褲子,將那根暴漲的物件挺到張霞的面前。

張霞將鼻子湊到三伢子黑紅黑紫的光頭上嗅了嗅。

「真洗了?」

張霞抬頭問。

「嗯。」

「你哪裡找的水?」

「昨晚夜裡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