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24、月色下的洗禮

24、月色下的洗禮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3875

來到門前,棒子伸手推了一把。讓他感到意外的是,小娥院門沒有鎖。

「嫂子不是說三伢子老騷擾她嗎?」棒子想,「怎麼這麼大意,連門都不鎖。」

棒子進院後輕輕呼喚了一聲,但沒有回聲,屋內也漆黑一片。

有些心虛的棒子輕輕推開西屋,這才借著月色看到小娥穿著一件短褲和一件襯衫,斜倒在床上。

小娥早已睡熟,臉上掛有淚痕。

棒子輕輕坐在床沿邊,不忍心打擾墜入夢鄉的小娥。

銀灰色的月色在靜謐的夜裡顯得格外輕柔,輕柔得讓小娥如同浮在黑空中的一副畫卷。那勻稱舒緩的線條勾勒出一副天仙般的輪廓,讓小娥的形體成為人間最美的追尋。棒子想到自己和張娟那突如其來的欲求,也想到自己看見張阿姨的衝動,感到愧疚不已。

畢竟自己在最無助、最絕望的時候,是嫂子奉獻了自己的身體,將我積鬱心頭的病症盡數散去,於不言不語中讓我看到了天下最美的形體,讓我從此擁有了最美好的回憶,也讓我感受到了最**的時刻。可我又和張娟發生了關係……

棒子越想,越覺得對不住小娥,本來硬了一路的物事,現在也失了應有的力道,軟噠噠地伏在棒子的雙腿深處。

棒子充滿愛戀地吻了小娥的額頭。他伸出右手,悄悄地拭乾了掛在小娥臉上的淚珠,然後替小娥蓋好被子,悄悄地轉身離去。

棒子的腳步剛剛跨出房門,身後就傳來一個幽怨不已的嬌聲:

「別走。」

棒子急忙回身,看到小娥眼睛依舊閉著,然而兩粒大大的淚珠,開始順著眼瞼,慢慢地

划過鬢角,打濕了繡花枕頭。

「嫂子你沒睡?」

小娥微微地搖了搖頭。

「嫂子你哭了……」

小娥緩緩睜開眼睛,兩眼幽怨之泉,如同悲傷的晨霧,籠罩了整個屋子。

「你幹嘛去了,為什麼回來這麼晚?」

棒子猶豫了片刻,說道:「嫂子,今天是我掃除,早上我把這事兒給忘了……」

「你知道我在等你嗎?說好的時間,等你不見,你為什麼就不能準時一點?你為什麼就不能來早一點……」小娥說著說著,已經泣不成聲。

棒子看到嫂子哭成這樣,心裡不由地發慌起來。

棒子突然有種不良的預感。

「嫂子,到底怎麼回事?咋一直哭呢?」棒子心如亂麻地問道。

嫂子是不是已經知道我和張娟的事了?

而她又是怎麼知道的?

她碰巧看見了,還是她胡來找我的時候看到?

棒子滿腹的疑團,可又不敢表露在臉上,自覺理虧的棒子急忙用自己的袖口幫小娥擦拭了一下滿臉的淚水,又把嘴巴湊上去,吻了一下小娥的眼睛。

「嫂子你別哭了,我知道我對不起你……」

小娥幽怨地嘆息了一聲,說道:「也不能怪你。我原本以為你回來了,打開門後,才知道是該死的三伢子!都怪我不小心……」

說完,小娥一頭撲進棒子的懷裡,失聲痛哭了起來。

起初,棒子以為小娥知道了自己和張娟的事,而此刻的他才知道問題遠比自己想像的嚴重許多。棒子覺得自己的腦袋好像被人砸了一棍子,懵懵的,木木的,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憤怒就像一陣風一樣從腳底灌到了頭頂。

「嫂子,你是說那個狗日的光棍……」

小娥一邊哭,一邊咬著棒子的肩膀。

「三伢子知道我們的事了,我們干那事的時候,他就偷偷爬在牆頭看著呢!」

怒不可遏的棒子一把渀把推開小娥,跑到院子里找到割小麥的彎月鐮刀,捏在手裡就朝院門外衝去。小娥急忙追上來扯住棒子的胳膊,哭著說道:「棒子你聽我說!你千萬不要干傻事!嫂子能忍!你先回屋!」

小娥看到棒子因為自己被三伢子侮辱,而不顧一切地去跟他拚命,小娥積攢了幾個小時的怨恨也就瞬間煙消雲散了。她像哄小孩一樣哄著棒子,把他拉進屋子,讓他坐在床邊上。

「棒子,嫂子知道你心疼我,但嫂子不願意你做出傻事來。俗話說的好,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三伢子現在知道我們兩個幹了那事,要是他把這事給傳出去,我們兩個還怎麼在這村子裡生活下去?多少人會戳我們的脊樑?還有,他今天欺負了我,嘗到了甜頭,明天說不定還回來。就算明天不來,後天呢?這才是我擔心的事!」

棒子點了點頭,說道:「嫂子你說的在理。但我絕對不會讓這狗日的光棍再來騷擾嫂子!他要再來,我要讓他爬著出去。嫂子你先不要著急,我回去想想辦法,既要讓他閉上他那張臭嘴,也要讓他再也不敢到嫂子家來。」

小娥充滿愛戀地親了一口棒子的面頰,把頭埋進了棒子的懷裡。

剛才發生的一切,對於小娥來說無疑於狂風摧花殘,暴雨沖花園。而此刻伏在棒子的懷裡,她似乎又找了自己的港灣。儘管棒子的胸膛不比張勝利的寬闊,但棒子的心屬於自己。

想到此處,小娥抬起月亮一樣光潔的臉龐,仰望著棒子,幽聲說道:「棒子,你可不要欺負嫂子。」

「嫂子你說哪裡話!」棒子低頭看著那張楚楚可憐的粉面,柔柔的回答。

「那個光棍好噁心,帶著渾身的臭味欺負我!」小娥用臉蛋蹭了蹭棒子的胸膛,說道。

「嫂子你放心,我一定能把他給治了!」棒子說道。

「唉!說句心裡話,三伢子打光棍都打了幾十年了!看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