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22、麥柴跺上的纏綿

22、麥柴跺上的纏綿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3969

他將兩隻手都騰了出來,深情地蓋在那兩團新鮮的綿軟上,先是輕輕地捏握,然後又是輕輕的晃蕩,最後是越來越用力的捏拿和揉搓,這一番透徹肺腑的撫摸讓張娟嬌嫩的臉上微微冒出了汗珠,呼吸更是一陣緊一陣急,她那半睜半閉、意亂情迷的媚眼閃爍著,時而定定地看著棒子,時而迷離地望著天空,時而雙睫輕合,時而明目如海。

她的嬌軀隨著棒子不停的搓揉開始扭動的越來越明顯,以至於到後來,她那鼓鼓的屁股摩得身下的柴草發出輕微的「沙沙」聲。

「棒子……」

張娟終於充滿渴望的呼喚起來,「棒子……啊棒子……」

她的小手隨著自己的呼喚,也開始越來越快地套弄起棒子的粗物來。

張娟曾在學校的花園裡見過一個套弄自己的男性,張娟的念想也是如此的直白:

她想讓棒子和那個中年男子一樣,因為她記得那個中年男子當時的神情:

因興奮而扭曲、而癲狂,而抽搐,而蕩漾。

她想讓棒子的臉上出現相似的模樣。

小手握著粗物套弄個不停,棒子的雙手更是剛柔並濟。

月光下,深山間,麥垛中。

一個如花似玉的妙齡女郎,上身**,**翻飛;

一個年輕白凈的毛頭小伙,雙膝跪著,胯中挺槍。

「棒子我想要……」張娟說完這句話,突然掙扎著坐了起來,狠狠的親了幾口棒子的臉蛋。

「我也想……」棒子熱烈的回應道。

二人心照不宣地各自解開了褲帶,然後脫下了褲子。

張娟穿著一件黑絲三角內褲。

棒子伸手摸了一把。絲滑般的質感,濕漉漉的私密。

他突然匍匐

在張娟的雙腿之間,將臉埋在了張娟那泛濫著水氣的大腿根部。

「棒子,起來!」

「我不。」

「棒子,聽話!」

「就不!」

「棒子!臟!」

棒子笑了。張娟的話和小娥說的一模一樣。

「不臟,香!」

「聽話棒子,快起來。」

棒子伸出舌頭,在遮擋私處的那道窄帶兩側輕輕地剮了幾下。

「棒子,別這樣!你要……」

酥麻的感覺終於打斷了張娟的下半句話。

她因受驚而變得急促的話語,漸漸變成了如痴如醉地呻吟。

張娟輕輕和閉上眼睛,開始盡情地感受起大腿根部那螞蟻亂爬的感覺來。

棒子的舌頭遊走在芳草叢的邊緣,芳草從隱沒在黑色的絲質內褲裡面。

棒子用自己的舌頭嘗試著挑起那富有彈性的遮掩,然而一次又一次的嘗試,讓那本已泛濫成災的泥淖成了長河,一片晶瑩的潮濕,在張娟的大腿內側蕩漾開來,棒子一邊吸著這溫潤的氣息,一邊盡情地替張娟增添著**,心滿意足後,棒子坐起身來,雙手緩緩地抓住了張娟內褲的兩側,然後用最慢的速度朝下拉扯。

內褲在一點點下滑,張娟那盈盈一握的蠻腰隨著起舞。

絲質黑邊越過那叢黝黑透亮的芳草地;

絲質黑邊越過了那道粘滑的溝壑;

絲質內褲退到了張娟的膝蓋位置。

絲質內褲滿足地脫離了張娟的身體。

白璧無瑕般的玉體,就呈現在棒子的面前。

玉體有待棒子的服務;

玉體渴望棒子的深入。

棒子不愧是經驗豐富。

當他第二次將腦袋埋入張娟的雙腿時,張娟那**蝕骨般的**聲就如決堤的堰塞湖,一發而不可收拾。

「啊!」那到底是快樂,還是飢渴?

誰也說不清楚。

棒子也無暇顧及。

棒子此刻的目的,僅有那道泛濫成災成災的蜜泉。

他要用自己的嘴巴、用自己的舌頭,用自己滿腔的愛憐和如火的**,來給張娟一次終生難忘的經歷,給張娟一份至為豐厚的禮物。

只是因為這短暫的一夜,麥柴垛就成了他倆此生永不磨滅的記憶。

棒子的舌頭靈活無比,深入、淺出、刮擦、輕撫,無論哪種接觸,都讓張娟如同電擊,嬌軀隨著棒子的舌頭顫抖著,輕扭著。

尤其是張娟那藏在芳草地下面的、軟硬相兼的顆粒,當棒子的舌頭一次又一次頂過之時,酥到骨頭裡的感覺讓她不得不浪,不得不叫,讓她不得不懇求著棒子的繼續,不得不乞求著棒子的努力。

「棒子……哦……棒子……」

張娟瘋狂地扭動著自己的腰肢,如痴如醉地呼喚不已。

棒子出色地完成了第二次任務,他胯間的粗物已經不允許他在含弄下去。

粗物似乎也有自己的意志,它在逼迫著棒子,它要尋找桃源地,它要深入的探索,它要自己的身體被緊緊的覆裹。

棒子直起腰桿,掏出了自己的如鐵般的粗物。

黑紫的光頭中間,外翻著一道小口,那道小口似乎憤怒地喊著:

快讓我進去!

而看到它的張娟,也徐徐的分開了自己的膝蓋。

一切都發生在心照不宣之中。

光頭輕輕地觸了那道嫩紅的小溝,然後又輕輕地離開一段距離,一道透明的絲線,欲斷不斷,連接著兩個人間的之樂。

數次的探索,最終演變成悶頭相擠,在水樣的滋潤中,唯有「噗茲」一聲,將所有擠壓的力道全部釋放殆盡,它一頭鑽入了張娟的下體。

張娟的胸脯拚命的朝上抬起,張娟的腦袋支撐著自己的身體。

然後,張娟像是徹底釋放了一般,嬌喘吁吁地倒塌在軟厚的麥垛之上。

下體的飽滿給了她一切,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