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21、欲拒還迎

21、欲拒還迎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3805

「他們個個都垂涎三尺的,像小狗狗!」張娟說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那我也是小狗狗。」

棒子脫口而出。

「你不是。」

「為啥?我也垂涎三尺的……」

「不許你胡說,不許你亂想。」張娟紅著臉說道。

棒子停了下來,注視著張娟那光潔的小腿肚子,痴痴的說道:「張娟,為啥女的腿上沒有毛?為啥這麼乾淨這麼白?」

張娟用手捂著嘴巴,一邊笑一邊罵:

「你是不是喜歡渾身毛的呀?說,是不是喜歡?你要是喜歡,我把『孫二娘』介紹給你,她完全能達到你的要求,渾身毛,連……」

本來張娟想說「連胸口上都是毛」,但最終因為羞澀,沒有說出口。

「我才不要渾身毛呢,難看!我要光光的,白白的,就像你的小腿這樣的。」

棒子說著,伸手捏了捏張娟的小腿肚子。

「癢!」張娟皺著眉頭輕聲喚。

棒子又抓了一把。

「棒子!」張娟嘟著嘴巴,朝棒子懷了蹬了一腳。

這一蹬,使得張娟的腳掌心正好觸到了棒子雙腿間的那根棒棒。

像彈簧一樣硬硬的感覺透過張娟的腳掌心,如閃電般擴散至張娟全身的每一個毛孔。

這是一種怎樣的刺激呀!張娟的心兒突突亂跳著,手心冒汗,呼吸微喘,皎若明月的臉龐在月光的映襯下如同玉盤一般泛著幽光——誠然,全校師生一致認為她最漂亮,校花的頭銜非她莫屬。

此時此刻的張娟,對於心潮起伏的棒子來說,如同月宮中的嫦娥,如同漢室中的西子,如同段譽心中的神仙姐姐,那挺的高高的胸脯在輕輕起伏著,殷紅的檀口微微的張開著,小巧玲瓏

的鼻子恰如其分地襯托著她那美妙絕倫的面容,讓棒子如痴如醉,如夢似幻,讓棒子忘記了一切,心裡只有眼前這位絕世而立的可人兒!

大自然真是絕妙!在這無人問津的小山村,親手締造了一件美輪美奐的藝術品,讓所有的男性都跪伏在地,仰望著,渴望著,幻想著,艷羨著。

而棒子,一個半大的小夥子,陰差陽錯,竟然能夠將仙子的腳丫抱在自己的懷裡,充滿愛戀地輕撫著,感受著光滑如脂的肌膚所帶給他無窮無盡的醉意!

棒子下身的腫脹讓他呼吸越來越急促,而張娟腳掌心的觸及讓他失去了最後的防守。

是的,防守!

棒子和其他人一樣,也在偷偷仰慕著她,只是因為強烈的自尊和自卑,讓他故作矜持,不願意學同伴那樣,一看見張娟就一臉的渴望,口水流淌,目瞪口呆的痴樣,棒子一直都在躲避,實在躲避不了的時候,棒子又儘力掩飾真實的自己,在張娟面前,棒子把自己封進了套子里。

棒子做夢都不會想到,張娟會主動幫助自己打掃衛生,更不會想到張娟會同意讓他背她回家,而且還願意讓棒子撫摸她那香香的腳丫!

意亂情迷的棒子終於衝破了無形的枷鎖,他終於跟隨著自己的感覺,他含住了張娟腳丫子上面的大拇指。

「棒子!」

張娟有氣無力地掙扎著。

棒子似乎根本沒有聽到張娟的喊叫,當他一旦含住,舌頭如同蛇一般在張娟的腳趾頭上遊走起來,棒子舔的如此投入,他已經輕輕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腰輕輕地弓著,雙手緊緊地抱著張娟的小腿,似乎懷抱的是整個世界,似乎懷抱著一切和全部。

「哦……棒子……停!癢!停下來!……」

張娟被陌生的酥癢感折磨著,她說不清楚這種奇異的感覺,她想拚命掙扎,但卻使不上力氣,她想閉眼享受,南,卻又嬌羞難當。

然而此時的掙扎,竟然是那樣的柔弱、這般的徒勞!

棒子肆無忌憚的舔舐漸漸讓張娟迷失了自己,陣陣涌自心間的燥熱讓她的身體開始不安分起來,她不斷地調整著自己,但總覺得沒有著落,她嘗試著躺在麥柴垛里,但少女的羞怯阻擋著自己,她心裡萬分沮喪,又萬分慌張,同時,她又無比渴望,她甚至感到害怕:

她害怕棒子會突然停下來,害怕棒子會離她而去。

是的,此刻的張娟希望棒子不要停下,希望棒子的繼續舔舐……

「嗯……」情不自禁的張娟又輕輕地呻吟了一聲。

這嬌怯的呻吟,對於含弄腳丫的棒子來說再熟悉不過,當然,這種沉醉的天籟之音也是點燃棒子慾火的萬能鑰匙。

當棒子聽到張娟的呻吟後,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兩腿輕輕一松,帳篷頓時頂起。

棒子吐出張娟的腳丫,把它輕輕地放在腰後,然後起身跪在了張娟的雙腿之間。

「棒子……你……不要,回家……」

張娟一臉紅暈,語無倫次地呢喃道。

「娟,我想要……」棒子急不可耐地說道。

「不要……」

張娟欲拒還迎。

棒子再也沒有多說一句話,只是輕輕的附身,扶在了張娟的整個嬌軀之上,他的雙臂繞過張娟的頭頂,托著了張娟的粉頸,火辣辣的眼睛直直的注視著張娟那雙盈滿秋水的清眸。

四泉交匯,風起雲湧。

暴風雨的前奏,總是那麼悶熱,那麼沉寂……

短暫的注視似乎經歷了整整一個世紀。

張娟的滾燙觸碰著棒子的火熱。

只是四目相對,一切不言自明。

剩下來的魚水情深,顯得那麼順理成章。

棒子顫抖著將手按在了張娟胸前的綿軟。

張娟輕輕地閉上了雙眼。

隔著衣服,棒子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