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9、背起校花

19、背起校花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3749

其實張霞並非張手藝想像的「無法滿足」。張霞撅著屁股忍受著暴風雨的襲擊時,心中老是默念著一句話:「千萬別搗爛我的腸子,千萬別搗爛我的腸子!」

起初,張霞感到下身疼痛,而到了後來,張手藝的進出卻給她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她老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飄在半空中,像一張被狂風捲入天際的地膜,一會兒越過山尖,一會兒盪上雲端。下身那種酥麻的感覺讓她越來越受用,越來越爽快。

就在她快要到達極致的時候,卻感到張手藝的那根粗物里噴出了**辣的東西。

緊接著,她感到自己的小腹裡面一陣翻江倒海。

她的雙腿忍不住急劇顫抖起來,她感到一股清流,順著自己的大腿內側,一直流到了腳脖子位置。

張霞根本無法形容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她的腦海中一片凌亂,好像一塊巨大的水晶掉落懸崖,五彩繽紛地碎了一地,清脆的響聲不絕於耳。

張霞不知道張手藝的那根粗物到底在她體內吐下了什麼東西。

當張手藝終於軟綿綿地扶在自己的後身時,張霞這才放心地出了一口氣:

不過如此嗎。

她釋然地想起張大爺說的段子:

進去哭啼啼,出來笑嘻嘻,早知這麼爽,哭他媽的逼。

等到張手藝離開自己的身體,像死豬一樣背身睡過去時,張霞有些失落地叉開雙腿,坐在炕上,她埋頭看了看自己的大腿根部。

那裡簡直就是血肉模糊,一片狼藉。

張霞心裡又開始緊張起來,咋就流血了?難道真的被他捅爛了?

但為什麼感覺不到疼痛呢?

張霞伸手摸了一把那兩片外翻的粉嫩,仔細地檢查了一遍,?

?發現裡面除了汩汩地流出了一團乳白色的滑液外,並沒有新的血跡流出來。

她還是不放心,跑到廚房裡倒了一碗熱水,然後用手蘸著洗了幾把自己的粉嫩,然後拿張手藝平時洗臉用的那條黑乎乎的毛巾揩了幾下。

當第二天的太陽照到了張霞肥碩雪白的屁股上時,張手藝和他爸已經吭哧吭哧地奮鬥在一畝三分地里。

和張霞的第一次讓張手藝產生巨大的挫敗感。他也尋思著昨晚的事情,從頭到尾,張霞連大氣都不喘,這算什麼事啊?

他拼了命了都!她連氣都不喘!

「我日的是啥嘛!娶了啥老婆嘛!」張手藝幾乎要絕望了。

回來的路上,張手藝專門留意了一下拴在村頭的驢。

樹蔭下的驢悠閑地甩著尾巴,嘴裡不停地咀嚼著。

驢的兩條後腿中間,垂下來一根一尺來長的黑棒。

張手藝突然間感到氣短。

接下來的時日里,張手藝總是在房事的時候出問題。原來的他起碼也得在女人的肚皮上折騰十幾分鐘,而自從和張霞有了第一次後,他進出老婆的身體不到十下就澎涌而出了。時間一長,張霞連衣服都懶得脫了,如果她發現張手藝有需要,就稍微褪下一點褲子,把半個屁股朝張手藝撅過去。害的張手藝每次不得不抓著張霞的褲腰使勁兒地往下歘歘。

再到後來,他們之間基本上就沒有房事這一說了。

俗話說的好,只要是個正常人,無論男女,年齡一到都得干那事。憋的太久,人容易出問題。當兵的為啥看見女人都流口水?原因再簡單不過了,熬得時間太長了唄。

這對於小娥的朋友張美美來說再清楚不過。她在城裡當過好幾年的小姐,接待的客人能組成一個集團軍,根本就數不過來,而其中的兵娃子絕對要超過三分之一。張霞也是個青年,而且還是個女青年。男的實在受在受不了了,可以攢點兒錢,偷偷去城裡「點菜」,也就是找小姐發泄,而女人呢?女人總不能明目張胆地去城裡找男人吧!

熬的太久的張霞已經有些心理不正常了。她要是看到小狗在外面干那事,必定要找根木棒追著打。最瘋狂的一次是追兩隻黃毛狗,她一口氣追了十里路,追到最後,一隻黃毛狗跑不動了,吧嗒著一雙可憐兮兮的眼睛望著張霞,毛茸茸的尾巴不要命地搖著。

可是張霞一點兒都不憐憫!

「不知廉恥的東西!」張霞一邊暴打,一邊憤怒地罵。直到黃毛狗躺在地上不停地抽搐時,她這才罷手,氣喘吁吁地坐在路邊休息。

除了這個,張霞還迷戀上了張大爺的段子。張大爺段子太多了,張口就來,有求必應。許多人一見到張大爺,第一句話就是:

「張大爺,給咱來一段吧。」

張大爺總會說上一段,然後裂開沒牙的嘴巴,嘻嘻地笑上半天。張霞特別喜歡張大爺的段子,但她一個婦道人家根本不好意思開口求他說上一段。

所以張霞遇到張大爺時總是有意無意地放慢腳步,或者系鞋帶,或者整理衣衫。只要有男人過來,她總能一飽耳福。

「張大爺,給咱來一段把。」

「哈哈,好咧,你可聽好了:上面有毛毛,下面還是毛。天黑屋裡卧,來個毛對毛。打一謎語。」

「哈哈,張大爺,這個我能猜得著,不就是說,一大老爺們親媳婦的腚溝子嘛!」

張大爺裂開嘴,笑嘻嘻地說:

「不是不是,我說的是眼睛,嘿嘿,眼睛!」

「哈哈哈哈,我說張大爺,真有你的!再來一個,再來一個!」

「行咧,再來一個就再來一個咧,聽好了:『一物生來六寸長,一頭毛來一頭光。插進沙沙響,拔出冒白漿』,猜猜這是啥。」

「這不明擺著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