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6、被強暴

16、被強暴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3528

三伢子絲毫沒有因為小娥的喊叫和求饒而放鬆手中的搓揉。

他享受地看著小娥滿臉的痛苦和慌張,得意地笑了。

「騷逼,讓不讓我日?」

「讓!讓!輕……輕點,你輕點,輕點!疼……疼死了!」小娥無望地掙扎著,告饒著。

「那你就老老實實地,讓我日個夠。」

「好,好!你輕點,輕點!」

心滿意足的三伢子淫邪地笑了,呲著那張噴著臭氣的嘴巴,露出滿嘴的黃牙。

三伢子雙眼布滿了血絲。

他終於鬆開了卡在小娥脖子上的手。

「你個騷逼。還不讓我日!你媽逼的。」

三伢子說著,朝小娥的下身摸去。

」哎呦!騷逼還穿鬆緊褲呢!說!為啥穿鬆緊褲?快說!」

小娥絕望地看著野獸般的三伢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本來一切都是給棒子的。

都是讓棒子來享用的。

然而所有的準備,卻讓這個渾身散發著異味的淫棍給霸佔了去。

小娥穿鬆緊褲,本來是為了給棒子一個驚喜,為了讓棒子順順噹噹地剝光自己。

而現在呢?

「騷逼,為啥穿鬆緊褲?是不是等你的棒子呢?」

三伢子抓住小娥的褲管,朝下一扯。

「狗日的棒子!艷福不淺啊。」三伢子伸手狠狠地揪了幾把小娥胯間那黑黝黝的芳草,流著口水說道。

小娥慘叫了一聲,然後無比可憐地哀求道:「三伢子,求求你了。」

小娥做了最後的嘗試。

「求?求我日你嗎?你個騷逼!放心吧放心吧,把你的心放到肚肚裡!嘿嘿……」

三伢子野獸般的面龐因激動和焦渴而顯得猙獰扭曲,一雙血紅的眼睛盯著小娥那片芳草地。他突然抓起小娥左腿的小腿肚子朝外使勁一掰。

小娥的雙腿徹底被分開了。

「好逼都他媽的被狗給日了!」忿忿的三伢子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跪在了小娥的雙腿之間,他上衣來不及脫,就直接捏著那根布滿蚯蚓的堅硬粗物,朝著小娥的那兩片嬌嫩花朵摧殘了過去。

小娥感到自己的下身有種肌肉撕裂般的痛楚。

小娥心裡清楚,沒有愛液就沒有快樂。那種乾澀的摩擦,是種刻骨銘心的折磨。

三伢子是強行進入的。

三伢子在進入的剎那,也一樣疼痛。那種毫無濕滑下的摩擦並非想像中的美好。

然而對於三伢子來說,再疼也不覺得疼。

他熬的太久;等的太苦。

他已經不是正常人的口味,也不是正常人的心態。他腦海中唯有插入。

他有些痛恨女人。個個花枝招展的,就是日不上。個個淫聲浪語的,就是不給日。他媽的都是什麼玩意?別人能日,我不能日,憑啥?

懷著這樣的憤恨,他把小娥當成了泄憤的獵物。

他甚至沒有注意到那根粗物冠狀溝出的包皮連接處已經撕裂,鮮血已經流了出來。

他呲牙咧嘴地朝前挺著自己的胯部,好讓這次深入進行的徹底。他看到小娥張著那張殷紅的小嘴,眉頭皺著一起,他有種說不出來的激動和滿足。

「騷逼的逼,果然緊的很。」三伢子說完這句話,就開始像畜生一樣抽送了起來。

越日搗,越滑膩。

三伢子越爽快。

鮮血的潤滑使得這次抽插慢慢地順利起來,小娥也由剛才的疼痛難忍變得有些把持不住。

當她感到有東西在自己的下身進出的時候,無論理智上多麼地排斥,身體的本能卻讓她多多少少也會有舒服和麻酥的感覺,幾乎是無意識的,小娥的腰肢開始輕輕的旋轉著,扭動著,上抬著。

小娥配合著那根粗壯的東西,似乎迎接著它賣力的幹活。

好多次,小娥都忍不住想叫。但她始終沒有叫出來。小娥心裡跟明鏡似的,她知道此時此刻的自己是被三伢子強姦了。和村長那次不同的是,這次是徹底的暴力和語言的威脅。村長是個採花高手,小娥幾乎是甘願上鉤,和村長的整個過程都是愉快無比,小娥也是全身心投入,但這次不同,三伢子猥瑣的外形、粗魯的言語、暴力的手段和滿身的異味讓小娥感到十分反胃。

要不是授人以柄,不得不被他日弄,小娥就算死,也不願意和這種人睡覺。

三伢子的雙手狠命地捏著小娥胸前的雪白奶子,粉嫩的肉肉從手指縫裡憋了出來。

連搓揉都沒有,三伢子只是大力地捏著,似乎小娥那柔軟的兩團成了三伢子衝擊小娥下體的著力點,那兩團讓無數男人忍不住吞口水的柔軟,此刻卻是三伢子出力的手柄。

「日死你,日死你,日死你……」

每深入一次,三伢子就說一句「日死你」,隨著「啪啪啪啪」的聲音越來越密集,「日死你」三字變成了「日你」,後來又從「日你」變成了「日」。

到了最後,乍聽之下只有「啪啪啪啪」的肉肉撞擊聲和「日日日日」的粗重喘息聲。

小娥的下唇居然咬出了血。

小娥一面忍受著下身越來越酥癢的渴望,一面忍受著快要情不自禁喊叫出來的想望。

她一面躲避著三伢子從口鼻里噴出的臭氣,一面又對自己胸前的那雙粗手產生了莫名其妙的好感。那種大力的搓揉,畢竟是小娥第一次體驗,原先無論是自己的老公,還是和村長或者棒子,自己那兩團柔軟嬌嫩的白色無一例外地受到了空前的呵護,而如今卻被三伢子無情地摧殘著。

這種被摧殘的感覺有種無法言說的美妙,那是一種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