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3、張霞的心事

13、張霞的心事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5094

棒子的眼睛紅紅的,他急不可耐地問:

「後面咋弄啊嫂子?」

「我把屁股溝溝撅起來爬著,你站在我的屁股溝溝後面,就可以弄了。」小娥說這些話的時候,都快要羞死了,可是一想到村長那副崢嶸的丑相,再看看白白凈凈的棒子,她不禁鼓足勇氣,引導起了棒子。

「站著也可以呀?」棒子喘著粗氣問。

「可以的。」說完,小娥就雙手爬在床上,雙腳站在地上,屁股朝棒子翹著,腰盡量下壓,形成了一條優美光滑的曲線。

當棒子看到小娥屁股溝溝里那道隱隱的縫隙泛濫著愛液時,差點因激動而暈了過去。

他什麼話都沒有多說,提著自己的粗物,朝屁股溝溝裡面嘗試著塞了進去。

起初幾次,他沒有成功,光頭部位總是「醋溜」一下朝斜向下方向滑走了。後來小娥從後面探過自己的玉手,輕輕地捏住棒子的粗物,朝自己的蜜縫裡面拉了過去。

棒子輕輕地朝前挺了一下,粗物就「噗茲」一聲鑽進了粉嫩的長河。

「啊……」小娥叫了一聲。

棒子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他側了一下身體,剛好看到小娥的兩隻白兔子朝下垂著,隨著小娥輕輕的晃動,白兔子前後震顫著,翻飛著,這種視覺上的衝擊讓棒子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啪啪啪啪」的肉肉撞擊聲夾雜著小娥「哦哦啊啊」的叫喊聲,讓棒子體驗到了征服的快感。

棒子雙手卡在了小娥的腰肢,以避免以為自己的撞擊而讓小娥的身體朝前晃去。卡好之後,棒子徹底釋放了自己的能量,憋著氣,瘋狂地插到底,又插到底……

棒子似乎要將剛才對村長的憤恨全部發泄到這次的衝鋒中,他緊緊地咬著自己的嘴唇,眼睛盯著小娥光滑的脊背,腰部就像裝了彈簧一樣,讓自己的小腹一刻不停地拍打小娥的屁股蛋蛋。

「啪啪啪啪……」

「啊……啊……棒子……棒子……」小娥幾乎喘不過氣,隨著每次的衝鋒,小娥都忍不住叫出聲來。

「嗯……」棒子突然哼了一聲,雙臂環住小娥的腰,使勁地朝自己的胯部後拉,而自己的胯部和小腹,又拚命地抵住小娥的屁股蛋蛋,一陣陣電擊般的強烈刺激感讓棒子的粗物成了射擊水彈的利器,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的力量,粗物每射一次,小娥就顫酥一次,前後不下十次,讓兩個人最後都癱倒在了床上。

棒子不敢久留,念念不舍地和小娥告別後就回家了。第二天一大早,他找來一根麻繩,提著一隻糞桶上小娥家了。

他用糞瓢乘了半桶灌肥,然後把繩子系在糞桶的掛鉤上面。

一個極其簡單的機關,只等夜幕的降臨。

棒子忙完以後就上學去了,小娥也忙了些家務,然後提著籃子到自家的菜園子裡面去割韭菜,順便再摘一些草莓。

這些草莓還是棒子在大前年種下的,當初只有一株,如今分了炕頭大的一片,綠油油的甚是可愛。前段日子,草莓開始冒紅了,只是吃起來很酸,得稍微等等才好。想著棒子晚上要來,小娥感到很開心,她得給棒子做頓好吃的,犒勞犒勞她。想到這兩天和棒子的溫存,小娥心裡甜甜的。

走到半路,小娥碰到了張霞。

張霞也跟小娥一樣,剛結婚不久,張霞的老公就外出打工了,到如今已經三個年頭了,除了年底給張霞寄來一筆可觀的錢來,人影兒都見不到。沒有辦法,張霞只好忙完家裡忙地里,當完女人當男人。長年的辛勞讓她膀大腰圓,走起路來虎虎生風,這樣一個具有男性肌肉和風範的女性自然是許多老人眼裡的香饃饃,誰家婆婆要是看不慣自家的媳婦,總是拿張霞來隱射:

「看看人家張霞!一樣是女人,區別咋就這麼大呢?!」

張霞曾經為自己驕傲過,誰說女子不如男,關鍵時候當牛使!叫那些看笑話的人把眼珠子捋直了,好好看看我張霞,照樣能掄起一個家!一個人當兩個人使,你們誰有這個本事,站出來給老娘瞧瞧!

看是時間久了,張霞就覺得沒意思了。畢竟名聲不能當飯吃,她自己的苦惱誰來管呢?老公三年不回家,在外地見過她老公的人說他外面有了女人,張霞不信。她清楚自己的老公,是個對自己百依百順的老實疙瘩,而且她老公面貌平平,身材矮小,哪個沒出息的女人會看上他?

一年不歸家,她一點都不在意;兩年不歸家,她心裡有些慌張。這都三年了,他還是沒有回來,會不會真的在外面有了女人呢?張霞開始還能夠說服自己,認為自己的老公不可能幹這事,但最近她完全是一副六神無主的樣子,甚至許多時候,她做夢都是老公摟著另外的女人睡覺。她不怕吃苦,她不缺力氣,但如果她老公背地裡偷腥吃,她說什麼都原諒不了,說什麼都要和他算賬!

怎麼個演算法?張霞憤憤的想:

把那話兒剁下來喂狗吃!我叫你在外面鬼混!你老婆成天價忙死忙活,還不是為了讓你掙點錢回來,生個娃,過個日子,還不是為了在村裡活的有臉面,活的闊氣,再別叫旁人看不起!

張霞今天出來挑水,正好在路上碰到了小娥。看到小娥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張霞的嘴角上翹,露出一絲不屑的神情。

「哎呦,這不是我們的賽西施嗎?一大早的,幹啥去呀?」張霞大老遠就直起嗓子喊了起來。

「張嫂啊!我去園子里看看去,順便摘些菜。」

小娥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