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2、想不想從後面...

12、想不想從後面... (1/3)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5943

晚上八點多的時候,棒子的母親做熟了飯,大聲地呼喚著棒子的名字。

棒子從夢中驚醒,看到小娥在剛剛升起的月亮映襯下,甜甜地睡著。

她就像一個降落凡間的仙女,裸露著潔白的身軀,在這無人問津的山間熟睡。

她像個孩子。

棒子替小娥蓋好了被子。他不忍心吵醒她。

悄悄地穿好衣服,棒子帶好屋門後走了出來。他長長地吸了一口氣,終於感到了一種莫名的輕鬆和滿足。古人說的沒錯。

人生三大樂事,莫過於久旱逢甘霖,金榜題名時,洞房花燭夜。

今天是棒子的洞房花燭夜,是棒子化解矛盾和糾結的契機。所有的抑鬱一掃而光,連平日里壓抑的空氣,都變得清新無比。

「你今天幹啥去了?喊你半天都不答應?」

「媽,我在嫂子家看電視呢,聲音太大,沒有聽見。」

「到吃飯的時間了,你就別再亂跑。」母親責備著,給他盛了一晚麵條。

「身體好些沒?」母親問。

」好多了。「

棒子的母親端詳了一下,看到兒子果然精神不少,她感到如釋重負。

」你要快快好起來,病了那麼長時間,到現在還不知道到底是啥病。現在這醫生也真不中用,耽擱事!你要實在受不住,我們就提前想辦法,託人到省城去,找大醫院的專家給你看看。「母親把飯塞進棒子的手裡。

棒子這才感到了飢餓,他幾口就吃完了一整碗面。

」媽,給我再來一碗。「

」謝天謝地!終於能吃了!這段時間看你吃飯,為娘的揪心!每次吃半碗,我都愁得腸子疼!能吃就多吃!人是鐵,飯是鋼,只要有胃口,不怕身體養不好!」母親一邊開心地說,一邊跑到廚房裡給棒子盛飯。

吃完第二碗,棒子才滿足地拍拍自己鼓脹的肚皮。

「飽了,媽。」

過了幾天,棒子完全恢復了正常。

星期六。

棒子幫父親犁完地,就早早地回到家裡。

他有好幾天沒有見到小娥了,心想著過去看看她,於是就拿了幾個剛剛煮熟的土豆給小娥送了過去。剛剛進門,就看到村長張解放滿面紅光地從小娥的屋裡鑽了出來,他一看到棒子,就喜笑顏開地說道:

「啊哈!原來是我們的小狀元棒子!學校的伏老師說你好幾天沒來上課,怎麼回事呀?」

「我生病了,沒去成。」

棒子並不是很喜歡這個村長,總覺得他油腔滑調的,而且人好像很不老實,記得又一次棒子陪母親去挑水,在泉邊的時候碰到村長。母親跟村長打招呼,村長笑嘻嘻地說了一句:

「哎呀我說棒子他媽,你的奶子咋又大了一圈?」

當時棒子就生氣了,可是懾於他是村長,所以也就強忍著沒有還嘴。

「生病了要看啊!不能拖的,伏老師很關心你,問我棒子上哪裡去了,我告訴她說,棒子掰棒子去了,哈哈,她說掰什麼棒子去了,我說掰肉棒子去了……哈哈哈哈…….」

「村長,要沒事我就找我嫂子去了。」棒子被村長的一番話弄地氣呼呼的,他繞過村長,一個人進了小娥的屋子。

「那好吧,我走了哈,小娥!下次再見啦。」

棒子回頭看了一眼,村長樂顛樂顛地出門而去。

揭開門帘,棒子看到小娥坐在床邊發獃。床上的被子沒疊,床單也皺巴巴的。

」嫂子?「

」哦。棒子你來了。「

小娥淡淡的應了一聲,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嫂子我給你拿了幾個土豆,你趁熱吃。「棒子感覺有些不對勁,連忙把土豆給小娥遞了過去。

」哦。棒子你放桌上吧,嫂子這會不想吃。「

」那好吧,嫂子你沒事吧?你的臉有些發紅,是不是感冒發燒了?「

棒子關切的問道。

「嫂子沒事,你不管了。」小娥依舊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

棒子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傻乎乎地站著看。

小娥緩緩抬起頭來,說道:「棒子,嫂子今天有些暈,想休息一會兒。你想看電視就自己去上房看,嫂子就不陪你了。」

棒子有些不甘心,但看到小娥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他也只好跟小娥道別回家。

吃過晚飯,棒子還是不踏實。他在屋裡坐了一會兒,獨自一人尋思著剛剛看到的一幕。棒子越想越不對勁。

村長家在村頭,小娥家在村尾,兩家起碼隔著半個山頭,來回一趟起碼也得三里的山路,爬上爬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是沒有什麼要緊的大事,他村長上小娥家來幹嘛呀?

小棒早就從村裡的女兒口中耳聞了村長的風流。許多婦女在晚飯後閑來無事,喜歡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聊天。她們總是聊著聊著就聊到了村長身上,心照不宣似的。

如果哪個女人在大家眼裡比較出格,比較賣騷,那麼其他的總會打趣說:

「再跳就把你送給村長!」

「你要不老實,我就叫村長!」

或者是:

「騷哄哄的,是不是跟村長有一腿?」

「哎呦!看你這兩天氣色不錯嘛!來給大夥說說,是不是找村長了?」

而被大家調戲的婦女的表現也千奇百怪。有立即憤怒,扭頭就走的;有又笑又罵,又掐又打的;有反唇相譏,勇敢還擊的;還有順藤摸瓜,承認快活的。

總之村長是婦女們永久的談資,每次閑聊,不說說村長,似乎著聚會就沒了主題,失去生氣。

棒子隱約覺得哪裡出了問題。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