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0、徹底癲狂

10、徹底癲狂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5076

小娥像個小姑娘似的,臉蛋變得紅撲撲的,她又羞又愛,突然湊上去,在棒子的臉頰狠狠的親了一口。

棒子也羞的滿臉通紅,他一直低著頭,像是受了委屈似的,默默的撲進小娥的懷裡,兩條胳膊緊緊地挽住了小娥修長的脖頸。

「好想你。」棒子在小娥的耳邊悄悄說道。

小娥充滿愛戀地吻了棒子的耳朵。

棒子流淚了。

多日來的煎熬,此刻化做淚泉,打濕了小娥的肩膀。

棒子像是抱著全世界最為珍貴的寶貝,隔著衣服,他慢慢地輕撫著小娥的背,盡情地發泄著自己的委屈。

「真的好想你。」

不知怎的,小娥也感到鼻子一陣發酸,她緊緊地摟著棒子,一刻不停地吻著棒子的頭髮,吻著棒子的耳朵。

「嫂子知道。嫂子也想你。」

哭夠了,棒子鬆開雙手,貪婪的看著小娥那明月般的臉龐,他看得如此熱切,如此仔細,以至於讓小娥不敢直視。她默默的垂下粉頸,有些不知所措地擺弄著自己的衣襟。

就在這個時候,棒子的嘴唇湊湊地湊了上來。

櫻桃小嘴就這樣被棒子堵上了。

兩片紅唇一經接觸,如膠似漆的糾纏便再也抑制不住地泛濫。在雙舌無休無止的纏繞、逗弄和嘬吸中,有那麼一瞬間,小娥覺得自己的身體變成了一堆燃燒的火焰,而棒子在一刻不停地添加著柴火。

火苗越騰越高,熱量越積越多,那裹在身體上的衣服,成了約束身體的多餘。

「嫂子,我要。」

棒子雙手在小娥的背部不停地遊走著。

小娥停了下來,伸手解開了自己的上衣紐扣。

那對挺拔的雪峰,夾著一道讓人窒息的深溝,慢慢地呈現出自己的真實面目,棒子倒吸了一口氣,雙眼直勾勾地盯著小娥的胸脯

而他下面的那根鐵柱,無比腫脹,十分粗魯,渴望著溫熱的握裹。

小娥閉上眼睛,將棒子的腦袋按在了自己的雙乳之間。

溫熱,軟和,滑膩。

一股奇異的體香。

棒子向只小豬,輕輕的拱來拱去。他的鼻尖左右逢源,他的呼吸熾熱如火。

不知何時,他的雙手早已按住了雪峰的兩側。

棒子的整個臉龐,埋在溫柔如夢的故鄉。

小娥檀口微張,嬌喘不已。呼吸一會兒粗,一會兒細,偶爾會有一兩聲意亂情迷的長長呻吟。

聽起來像在嘆息,像在哭泣。

誰也不知道她此刻的情緒,看似痛苦、飢渴、迷亂。

棒子的鼻尖硬硬的,不停觸碰著小娥雪峰的內側。那兩粒瑪瑙似的紅櫻桃,嬌脆欲滴地站在山峰。它們渴望觸碰,渴望觸摸。

「哦,棒子……」

小娥的雙手輕輕地按在棒子那扶在雙峰外側的手背上,然後抓住他的十指,將它們移到雙峰的正中央。

「摸我。」小娥說道。

棒子抬起頭來,貪婪地按住那雙讓他魂牽夢繞的柔軟。

手感如此美好,如同兩團棉花。中間硬硬的兩粒櫻桃,讓他熱血如潮。

小娥踢掉了自己的鞋子,抱著棒子,緩緩地倒在床上。

「棒子。」

「嗯。」

「你喜歡嫂子嗎?」

「喜歡。」

「喜歡嫂子哪裡?」

「哪裡都喜歡。」

「不行,我要你說詳細。」

「喜歡嫂子的臉蛋。」

「還有呢?」

「喜歡嫂子的……奶子。」

小娥羞得別過臉去。

棒子的雙手越來越用力,當他不停地向上推著小娥的白饅頭時,小娥的眉頭就會輕輕地皺起來,一臉沉醉和渴望,小娥的身體也會隨著棒子的上推而朝前輕輕地聳動。

這種美妙的感覺,棒子從來不曾經歷。

「棒子,你為啥喜歡嫂子的奶子?」

小娥越是羞,就越是忍不住想問。

她越來越覺得棒子可愛,像個無知無畏的小孩,碰到了屬於自己心愛的玩具。他是那麼真誠,那麼專註,他是那麼焦急,又是那麼畏怯。

小娥看在眼裡,樂在心裡。

是的,棒子讓她回到了少女的感覺。

「棒子,你為啥喜歡嫂子的奶子?」

「軟和。」

「就軟和呀?」

「香香的。」

「你又沒聞,咋知道香香的呀?」

小娥面帶桃花,忍不住挑逗著棒子。

棒子聽罷,又將腦袋埋進雙峰之間,輕輕的嗅了嗅,然後微微挪動了一下,一口將那粒殷紅的櫻桃含進了嘴裡。

「小壞蛋……」小娥的雙腳忍不住痙攣了一下。

棒子用牙齒及其小心地觸碰了一下那顆富有彈性的硬粒,他發覺小娥的身體隨之輕輕顫抖了一下。

這讓棒子一下子變得無比激動。他開始變得肆無忌憚起來,一條油滑的舌頭翻江倒海地攪動起來,他一手扶著右側的饅頭,另一隻手使勁地搓揉著左邊的饅頭,雙手齊動,左右開弓,小娥在他突然的攻擊下有些招架不住了,她的屁股開始不由自主地扭動起來,雙手摸索著棒子的頭髮,小腹一下一下地朝上挺著。

此刻的小娥哪有心思再去挑逗棒子!她心裡唯一的念想就是棒子能夠解開她的褲帶,進入她的身體。

可這是棒子的第一次,他雖然早已飢渴難耐,但他並不清楚到底怎麼去做。

他當然也無數次地幻想過脫掉女人的衣服,但脫掉以後是什麼樣子,他並沒有十分清晰的印象。

好在小娥在棒子的搓揉中早已無法把持自己,她翻身坐了起來,解開自己的褲帶,然後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