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9、棒子的第一次

9、棒子的第一次 (1/2)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5114

她揪了揪張軍輝的頭髮,問道:「軍輝,你原先日過女人沒?」

軍輝顫抖著搖頭。

她被軍輝的那副樣子逗樂了。

「沒關係,我也沒被人日過。」

「癟三也沒有嗎?」張軍輝忍不住問。

「想日沒日上,上了我的當,被我給煽了!就他那貨色,還想日我!」張翠花說道,「我又不是母老虎,你就這麼怕?」

「怕。大家都叫你花木蘭。」

「花木蘭咋了,花木蘭還不照樣要找男人,要被男人日。」

她說著就順手瓣住一根蘋果樹枝,把自己龐大的滾圓屁股朝張軍輝了撅了過去,

大屁股在黑暗中泛著隱隱的白色,幾乎要挨到軍輝的臉上。

一股強烈的異味撲鼻而來,讓張軍輝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張軍輝差點暈了過去。

他憋了一會兒氣,然後又大口大口的喘著,盡量避免自己使用鼻孔。

因為他發現,只要用口呼吸,他就勉強能夠忍受。

好久,他才慢慢的適應了這種又酸又騷又臭的味道。

「翠蘭。」張軍輝把臉側向一邊,喊了一聲。

「咋了?」努力爬著的張翠蘭使勁轉過頭來。

「你的屁股!味道真箇價大!」

「啥味道?」

「說不清楚!」

「香不?」

「不香。」

「好聞不?」

「不好聞。」

「日你媽。」張翠蘭罵了一句,腦袋轉了過去。

「啥味道都說不清楚!」

「酸味。」

「哦知道了!不是酸味,那是逼味。不信你聞其他女人去,都這種味道。」

「哦。」

「快上啊。」

「咋上?」

張翠花撅著屁股等了半天,最後等到的卻是他這句話。她生氣地站起來罵:「朝我溝眼子里捅,總會吧?咋這個慫樣子?難不成要我日你嗎?我的襠裡面要是有根和你一樣的東西,這方圓的女人早就被我日遍了!有點出息行不?」

面紅耳赤的張軍輝只好硬著頭皮上了。他讓翠花重新扶著樹枝,自己站在翠花的大屁股後面,伸手抓住屁股的兩瓣使勁朝外掰了掰,這才看到屁股溝里黑乎乎的。他心想差不多就是這個位置了,然後挺著自己的粗硬棒槌,猛地戳向了那道黑乎乎的溝壑。

「媽呀!」張翠花一聲慘叫,屁股像觸電似地收了回去,她轉身過來,連續扇了張軍輝幾個耳光。

「我叫你日逼,你日我的屁眼!日你媽的,幹啥吃的?你咋這麼沒用,逼都撅到你的嘴上了,你睜著眼睛看不到啊!」

張翠花說著叉開了腿,雙手伸進大腿根部使勁地朝外一掰,好讓他看清楚那片黑草下面的縫隙。

可是由於天色太晚,又是在蘋果園裡,所以張軍輝也沒大看清。

「看到沒?是這個!不是後面那個!看到沒!」

面紅耳赤的張軍輝只好又懊惱又自卑地嘟囔道:「下面洞太多,我咋知道是哪個?」

快要崩潰的張翠蘭抓住他的右手,命令道:「伸出中指來!」

張軍輝順從地豎起一根中指。

她將張軍輝的中指引到自己的私處,然後雙手捏住他的手腕,使勁朝里一送。

「這下知道了?」

張軍輝臉都變成紫色了,他感到自己的手指鑽進了一個又熱又滑的洞里。

「這個就是逼!其他的洞別亂戳!剛剛你戳的是屁眼,知道了沒?」

張軍輝點了點頭。

「來,日我。」

張翠花又抓住樹枝,屁股再一次朝他使勁地撅著,幾乎撅到了張軍輝的臉上。

張軍輝這才小心翼翼地將他那根粗壯的陽物朝兩瓣大白屁股中間的濕處塞了進去。但無論他怎麼弄,那道縫隙就是太緊,他汗流浹背地朝裡面擠了半天,但縫隙緊地誇張,怎麼都無法頂入。

他又拿中指試了一下,中指倒是能夠順利地滑入,可為什麼換成粗物就不行了呢?

他越來越著急,弄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最後滿頭大汗地喘著粗氣,恨不得自己趕緊擼自己,射完完事。

都快憋死了,就是弄不了。

張翠蘭更是受不了了。她兩隻手從後面伸過來,用儘力氣,朝兩邊掰著自己的兩瓣屁股,好讓張軍輝能順利地進入。可是無論她怎麼掰,進不去還是進不去。

最後實在沒轍,她只好氣嘟嘟地穿上自己的褲子。整理完畢,她狠狠地朝張軍輝的屁股踢了一腳,半是憤怒,半是懊惱,憤憤地罵了一句「日你媽的比!」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張軍輝一個人在蘋果園裡。

張軍輝一看到張翠蘭沒了影蹤,他就立即跪在地上,瘋狂地套弄著自己那根早已迫不及待的陽物來。

本來張軍輝以為這事也就這麼結了,然而他沒想到張翠蘭第二天會找上門來。

中午的時候,張軍輝父母剛剛下地回家,飯都沒來得及做,張翠蘭就氣勢洶洶地闖了進來。她站在院里大喊:「軍輝,你個王八蛋!當著你爸你媽的面,把你昨兒個晚上在蘋果園裡乾的醜事說清楚!」

張軍輝父母被弄的一頭霧水,趕緊問:「翠蘭,有話好好說,我家張軍輝到底咋了?」

張翠蘭叉腰抬頭,完全是一副頂天立地的模樣:

「我說叔叔阿姨,你們要給我做主啊!昨天晚上,你家軍輝在蘋果園裡拔了我的褲子,把我給日了!」

張軍輝的父母一聽,心想這下壞了,兒子幹了見不得人的醜事了。

張軍輝父親氣地雙眼冒血,扛起一截木頭就滿院子追張軍輝,邊追邊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