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7、棒子的相思病

7、棒子的相思病 (1/4)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7746

「那總不能這麼埋汰你吧?」村長故意說道。

「唉,還能怎麼樣?我只能忍著……」小娥又哭了起來。

村長趁機撫摸著小娥的臂膀,那種滑膩膩的感覺讓他感到渾身發熱,而胯間的那話兒早已翹向了勒在腰間的褲帶。村長今天出門的時候也穿著大短褲,他有意無意地觸碰著小娥那蔥芯一般嫩白的小腿,肌膚相親的酥麻,讓他快要到達發瘋的邊緣。

」唉,可憐的小娥,別怕,有我呢,我就算不當這個村長,也要替你出這口氣,你放心好了!」

小娥感激地說道:「村長,你真是好心人。要是真管用,我的苦日子就到頭了。」

村長連忙舉手發誓:「我一定會替你解決好這個問題的小娥!我說道做到!」

小娥破涕為笑,村長趁勢一攬,小娥倒在了村長的懷裡。

「村長,你這是幹嘛?」當村長的手掌突然按在了小娥那豐滿的胸脯時,小娥驚叫了一聲。

村長連忙翻身跪在了小娥的面前。

「村長!」小娥嚇壞了。

「小娥!我一直都很喜歡你!我和你一樣,結婚這麼多年,我老婆從來都不讓我摸她,不讓我親她,我們夫妻早就名存實亡了,否則我也不至於到現在還沒有孩子啊!小娥你可知道我的苦嗎?我這麼多年來都一個人凄凄慘慘地過著單身的日子,直到你的出現,才讓我感到活著有意義!小娥,我很喜歡你,做夢的時候都夢到你!你就像我的女皇一樣,我甘願做你的奴隸!」

村長故伎重演,爬在地上,親吻了小娥的腳踝。

小娥左右為難,她一時失去了主意,不知道該怎麼回復村長這熾熱的「表白」,當聽到村長和自己一樣,一種同病相憐的感情逐漸佔了上風。

她傻傻地坐在原地,低著頭一聲不吭,村長親了她的腳踝,然後又親了她的小腿,嘴巴濕濕地朝她的大腿方向遊了過來,她本想拒絕,但又下不了決心,況且村長的口活早已經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許久沒有過房事的小娥也被這個男人的舌頭弄的又癢又麻,身體也開始有了反應。

村長沒有放過一絲機會,他一邊伸著舌頭舔舐著,一邊悄悄地抱住了小娥的小蠻腰。

小娥連忙起身,想要掙脫村長的環抱,可是村長的雙臂將她牢牢地固定在了原地。她想大喊,可又不敢,她想一腳蹬開村長,可又有些不舍,就在心情極度複雜矛盾的時候,村長的舌頭已經游向了自己的肚臍眼,然後朝著小腹蔓延了下去。

」村長,不要這樣。「小娥已經微微地喘了起來。

」小娥……我好喜歡你……我今天要讓你……舒舒服服的……你相信我,小娥,我知道你一個人不容易,你老公又對你那麼不好……「村長說完,起身放倒小娥,然後把手伸進了汗衫裡面,而他的嘴巴也及時地堵上了小娥的兩瓣紅唇。

村長滿足地搓揉著那對異常飽滿的饅頭,時不時撥弄著頂峰的櫻桃,片刻之後,櫻桃就彈性十足,聽話地挺了起來。

小娥哪裡能受的了這樣的撩撥?她之前所有的經歷就是被歹徒摳過下面,被老公從後面強勢頂入,誰也沒有親過她的嘴巴,更不用說親她的腳踝、親她的小腿,親她的肚臍眼了。

她又是感到屈辱,又是感到快活,心裡一團亂麻,臉上飛暈如火。她嬌喘著拒絕,可是村長越來越大力地揉搓;她努力掙脫,可是村長壓住了她的身體。

她越是反抗,村長越是幸福,如同一隻種豬,早已急不可赦。

幾番掙扎,小娥的汗衫紐扣已經脫落了幾粒,一隻雪白飽滿的大白兔氣勢洶洶地從胸襟處突然跳了出來,晃的村長的雙眼法發直,口水早就流出來了。他急不可耐地一把捏住,上下有致地又推又捏又拉又扯,搞的小娥如同一隻任人宰割的小羊,絕望地輕喚著「不要啊不要」,而身體卻不由自主地扭動起來,小腹也一下一下地頂向村長的胯部。

村長經驗老道,一看就知道小娥已經被他弄服帖了,儘管嘴上這麼說,實際上已經如同乾柴,只等他最後的那把火將其點燃了。

「小娥,我今天要讓你痛痛快快地!」村長一邊說,一邊把手伸進了小娥的下身。

「小娥,你的褲衩呢?」

當村長把手伸進小娥的褲子,一下子就摸到了那叢滑滑的水草。褲子裡面空蕩蕩的,他的中指往裡面一伸,就「噗茲」一下嵌進了那道泛著潮水的蜜縫。

「村長,求求你了,不要……」小娥早已言不由衷。

「告訴我,小娥,你的褲衩呢?」村長一邊使勁的摩挲著小娥的私處,一邊湊近小娥的嘴巴,淫笑著問她。

「村長……」

「告訴我,親親的小娥,褲衩呢?是不是早就想著讓人弄呢?」村長不依不撓。

「不是的……早上剛剛洗了,沒來得及……」

村長奸笑著,一隻手依舊在小娥的褲襠里翻飛不已,另一隻手伸下去解開了自己的褲帶。

「騙誰呢小娥!我知道你很久沒有被男人弄過了,你那個畜生一樣的男人又不知道心疼你,估計也滿足不了你,於是你連褲衩都不穿,是不是每天出門的時候都希望有人搞你呢?」

小娥又羞又氣,然而下面的蜜縫裡如同千萬隻螞蟻亂爬,癢的她由不得自己,她只好輕輕咬著自己的下嘴唇,用壓抑的呻吟聲來回應村長的追問。

村長一邊褪去自己的褲子,一邊含起小娥胸前那粒彈性十足的小櫻桃,舌頭如同一把靈巧的刷子,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