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5、那片多情的小樹林

5、那片多情的小樹林 (1/3)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6786

飢渴難耐的王曉雅伸出舌頭舔了舔張解放的手指,然後抓起張解放的手腕,把它重新放進了自己的內褲。

張解放感激地親了親王曉雅,更加用力地磨蹭著那眼泛著愛液的窄門,並且時不時地利用自己的中指,恰如其分的上下遊走,而王曉雅的蠻腰也如同水蛇一般靈活,十分恰當地配合著張解放的上下摩挲,

她的下身早已泛濫成災,她的下身早已酥癢難耐。每次的摩挲,都如同電流通過身體,讓她無比快意,又讓她更加飢渴。

張勝利看到王曉雅無法自持,如同一個得勝歸來的戰士,驕傲地坐起身來,解下褲帶,三下五除二,便把自己拔了個精光。

王曉雅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看到那根讓她幻想過無數次的香腸,她看到香腸的表面爬著彎彎曲曲的蚯蚓,而光潔透亮的頂端更是又黑又紅,讓此刻的王曉雅感到一陣眩暈,接著下身感到了一種憋尿的感覺,在她夾緊雙腿磨蹭了幾下後,終於如同火山爆發似地噴涌而出。

」啊……「王曉雅感到欲仙欲死,身體似乎在空中亂舞。

張解放看著滿頭大汗的王曉雅在草叢中一下接著一下挺著小腹,心裡早就明白了怎麼回事。他笑著把手重新伸進王曉雅的內褲,果不其然,那裡如同狂風暴雨過後的土路,早已變得泥濘不堪。

張解放知道這個時候的王曉雅已經完全屬於自己了,他放心地托起王曉雅,引導她屁股朝著自己跪著,然後又伸手按了按她的脊背,好讓她的屁股翹的更高一些。

然後,張解放解開了王曉雅的褲帶,只那麼一把,就順利地將短褲和三角內褲一道褪到了她的膝蓋處。

那道狼藉的粉嫩窄門毫無遮掩地映入張勝利的眼帘。他右手握著跨中的寶貝,瞄準方向,然後熟練地朝前一頂。

」哎呦!」王曉雅條件反射般地抬了抬腦袋,然後順從的爬在地上。

一股鮮紅的血跡從他們的結合處滲了出來。

「小王,你是第一次嘛?」張解放將自己的寶貝深深地埋進王曉雅的體內,感激地問了一聲。

王曉雅用呻吟聲代替了肯定的回答。

輕輕的抽送,輕輕的探索。然後是深入的接觸,徹底的拔出。最後是瘋狂的碰撞,徹底的高潮。

尖叫聲越來越大,間隔也越來越短。在最後的衝刺中,張解放雙手如同鉗子一般死死的卡著王曉雅的腰肢,臀部前送,雙手後撤,那種無比結實、無比迅速的深入淺出,那種讓王曉雅死去活來的刺激、那種讓張解放完全釋放的快意——

王曉雅和張解放雙雙癱軟在碧草地里。

「大哥,你可不能弄了我就拍屁股走人。」王曉雅哭著說。

「大哥像那種人嗎?大哥好喜歡你。」張解放滿足地說。

「大哥,你可要說話算話,我現在是你的人了。」王曉雅抽泣。

「大哥答應你就是了。」

「大哥……」

「嗯?」

「我上心你……」

「傻丫頭,我愛你。」

一念至此,村長老婆不禁感到渾身燥熱。想當初,他對自己多好啊!自從在麥田地里和村長雲雨過後,她幾乎每天晚上都和村長相會在雲村村口的那片小樹林里。

處女地一旦被開墾,無休無止的慾念便如潮水般夜夜襲來,她根本無法阻止身體對自己提出的要求,她也不再害怕夜路的黑暗。只要能和村長如膠似漆地抱在一起,她便知足了。

她愛死了那片小樹林。

記得有一次,明月剛上柳梢,她和他就心照不宣地來到老地方。為了節省時間,村長老婆出門前特意脫下自己那件潔白的內褲,匆匆忙忙地套了一件肥大的褲子就出門了。也是無巧不成書,在下一個小坡的時候,她不慎栽了一個跟頭,布條擰成的腰帶竟然「嘣」地一聲掙斷了,委屈的她雙手提著褲腰,一步一瘸地摸進樹林。

村長一看見她就喜笑顏開地朝她走了過來。她又悲又喜地撲進村長的懷抱,不料肥大的褲子一下子就滑了下來。

村長見狀後摸了摸那叢黝黑透亮的芳草,無不淫賤地罵她:「不要臉的騷婆姨,就這麼沒出息?內褲都不穿,腰帶也不系!你想幹嘛?夾我還夾的不過癮啊?」

村長老婆本來因為摔跤而憋了一肚子氣。「還不是為了讓你張解放乾的更痛快嗎?要不是因為你,我也不至於摔跤!」村長老婆想著想著就哭起來了,她蹲下身子,兩手提起褲腰,扭頭就走。

「今晚我就不讓你幹了!人家因為你,下坡的時候摔了跟頭,到現在腳脖子還疼呢!你竟然不知道心疼我,還說這麼難聽的風涼話!」村長老婆扭頭哭訴道。

村長見狀趕緊跑去,從後面環腰抱住她,溫言暖語的又是道歉,又是發誓,可是她說什麼都不願意。

「今晚不想和你干。心裡難受。」

她抽抽搭搭地哭著。

藏在西屋的村長老婆想到此處,身體越發地燥熱起來,她忍不住把手插進了自己的內褲,使勁地摳著。那天晚上,才是她第一次體驗到一個女人的優越。

越是不願讓他干,他越是想干。糾纏了一會兒後,村長「噗通」一聲跪在了她的面前,仰臉看著她說:「我發誓永遠不再讓你傷心了,你就原諒我好不好?」村長一邊說,一邊溫存地捉起她的雙手放在自己的雙頰。

肥大的褲子無聲無息地滑落在地,而那叢散發著奇異芳香的水草一覽無餘地呈現在村長的眼前。

村長的面頰,幾乎是貼著她的小腹。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