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4、雙英戰呂布

4、雙英戰呂布 (1/3)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6981

「小賤貨,果然穿著我送給你的內褲。」村長一把脫下自己的褲子,那根又黑又粗、讓寡婦愛的死去活來的物事唐突地沖了出來。

寡婦的臉泛著桃花暈,她一聲不吭的坐了起來,然後雙膝跪在床上。

「村長,以前都是你服侍我,今晚就讓我服侍你,好不好村長,好不好……」

村長笑眯眯的看著急不可耐的寡婦。

她顫抖著捧起了村長的小弟弟。

她親吻了它。

然後,寡婦一口含進了黑的發紫的「光頭」。

寡婦的雙唇緊緊的環繞著村長的下身。村長兩手揪住寡婦的頭髮,開始有節奏地拉動起來。

村長微微仰著頭,索性閉起雙眼,集中所有的精力體驗著寡婦帶給自己的快感。

今晚寡婦很主動,以往可不是這個樣子。

以往是什麼樣子呢?

還不是村長跪在寡婦光潔滑膩的身體面前,一邊舔著寡婦那雙玲瓏的腳丫,一邊用雙手搓揉著寡婦那富有彈性的雙臀。

寡婦十分喜歡村長一邊撫摸自己的身體,一邊對她說些甜膩膩的話。寡婦也一點都不害羞,即使自己大腿根部的芳草地正對著村長稀鬆的華髮。寡婦每當看到村長眼睛裡燃燒著熾熱的光芒,呼吸粗重地叫著「小賤貨」,然後顫抖著把嘴巴湊近自己小腹下面那道粉紅色的縫隙,寡婦的下面就忍不住流出雞蛋清一樣的透明液體。而村長總是伸出那條蛇一般的舌頭,遊走在自己的大腿內側,無論她下面流下多少,村長總會幫她舔的乾乾淨淨。

對寡婦來說,村長的嘴巴真甜!這和農村其他粗魯的漢子比起來,實在差距太大。寡婦不喜歡那些毛毛躁躁的小夥子,雖然相比之下,小夥子更容易被她所迷惑。寡婦十分清楚,只要她穿一件無袖的薄棉汗衫,少系一粒胸口的扣子,然後故意在小夥子的面前彎腰系個鞋帶,那些年輕氣盛的小夥子準會鼓起小帳篷,準會開始咽唾沫。當然了,更多的時候,寡婦只是喜歡挑撥一下,並沒有和他們真正發生過關係,畢竟對於寡婦來說,村裡的流言流語還是防著點好。唯一的一次是和鄰居家上高中的那個小子發生的。那天中午,寡婦躺在床上午休,因為天氣炎熱,寡婦索性只穿著一條紅色的三角內褲,然後隨意地躺在床上。那個小子來借煤油,唐突地闖了進來。當他看到寡婦一絲不掛的側身躺在涼席上,那滑膩如脂的肌膚和挺拔飽滿的雙峰讓他像個雕塑一樣呆立在原地。要不是寡婦羞答答地罵了他一句,那個小子不知要站到什麼時候呢!寡婦正準備穿衣服,那個小子就像一頭野獸,猛地把她撲在床上。寡婦依舊記得那個小子說的第一句話:「阿姨,我想日你。」這句話讓寡婦感到了一絲不快,事後想來,她甚至覺得有些屈辱。寡婦默默地讓那個小子進入了自己的身體,默默地讓那個小子胡亂的搓揉著自己的兩隻白兔子。她沒有反抗,也沒有迎合,就是因為那句粗魯的話,讓她失去了興緻。

然而村長就不一樣。村長的嘴巴就像蜜罐罐。外人聽來,村長的話不見得就是甜言蜜語,可是對於寡婦來講,那些話不管多麼肉麻,無論有多虛假,寡婦都來者不拒,甘之如飴。

也許是因為寡婦太久沒有親近男人的緣故,也許僅僅是因為寡婦本身對男女之歡有著超出常人的需求。總而言之,寡婦都無所謂。

在這件事上,誰當誰的奴隸、誰當誰的孫子、誰給誰舔、誰撫摸誰、誰主動、誰被動,都是無所謂的,只要快樂就好,只要滿足就好。

至少在和村長廝混的那段日子裡,寡婦是滿足的。

村長在不知不覺間加快了雙手的頻率。

他看著寡婦嘴角和下巴的口水順著白皙的脖子流著,看到寡婦那兩隻大大的饅頭極有節奏地上下抖動不已,聽著寡婦時不時從喉嚨里發出「嗯嗯」的呻吟,他的胯下感到一陣難以抑制的燥熱,整個小腹又憋又漲,他知道自己馬上就要跌入雲端了。

「小賤貨,我親親的小賤貨,你好好的吃,我的那裡就是你的,你想怎麼吃就怎麼吃,你吃個夠……」

村長的腰開始後縮,膝蓋在不停地顫抖著。他雙手按著寡婦的頭頂,整個人幾乎要爬在寡婦的身上。

寡婦一動不動地含著村長的光頭,她的兩隻手不知什麼時候托住了村長的屁股。

「小賤貨,你真行!」滿頭大汗的村長微笑著說。

寡婦「醋溜溜」地吐出了村長的光頭,接著又像喝湯一樣不停的吸著,然後兩片桃花瓣似的紅唇緊緊地閉了起來。

「嗯……」寡婦撒嬌似的錘了一下村長。

村長偷偷地笑道:「什麼味道?好不好吃?」

寡婦的粉拳像雨點一樣打在村長的大腿上,接著,村長看到寡婦的檀口微張,從中溢出了一團乳白色的粘漿,然後,寡婦把它吐在了自己的右掌心裡。

「死老鬼!壞死了!也不知道給我提前說一聲……」寡婦嬌喘吁吁,早已一頭汗水。

村長滿足地捏了捏寡婦的兩粒紅櫻桃,罵道:「你個小賤貨,知不知道什麼叫慫罐罐?」

寡婦故作嗔怒的罵:「哼!我就是慫罐罐,可是我只裝村長的,不裝別人的!可是你呢?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是你的慫罐罐呢!」

村長被寡婦的話逗笑了,他打趣的說道:「怎麼,你剛剛不是還含在嘴裡的嗎?幹嘛吐出來呀?不好吃?」

寡婦把腦袋靠在村長的胸前,輕輕地搖了搖頭,良久,她說道:「好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