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3、叢林蜜泉

3、叢林蜜泉 (1/4)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7472

「你個騷逼。」歹徒冷笑道。

小娥突然感到下身一緊,接著感到一種木木的疼痛。

歹徒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

他趁小娥不注意,猛地將四隻手指戳進了小娥的私處。

殷紅的鮮血頓時染紅了歹徒的手指,也染紅了小娥的大腿內側。

小娥的處女膜就是這樣丟失的。

但小娥並沒有丟掉自己的貞操。

當時,小娥的同伴呻吟聲越來越大。而持刀威脅小娥的老大也從褲襠里掏出了自己的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女廁所外面隱約傳來了人聲。

正在搗弄小娥同伴的那個歹徒第一個敏銳地聽到了廁所外面的異常。他突然停下了瘋狂的攻擊,豎著耳朵聽了幾秒。

接著拔出、提褲子、系腰帶,一氣呵成。然後一把扯住小娥同伴的頭髮,窮凶極惡的說道:

「記住!要是透露半個字,我會把你戳成肉泥!」

同伴含著眼淚,一個不停的點頭。

而威脅小娥的「老大」,也提了提自己的褲子,粗大的東西像彈簧一樣,奇蹟般地鑽了肥大的褲子裡面。

臨跑之前,他對小娥說道:「記得保密,否則後果自負。」

小娥的同伴第二天就輟學了,第三天就外出打工了。過了幾年,同伴珠光寶氣地回來了。

有人說她在外面賺了大錢,也有人說她在外面傍了個大款,還有人說她在做小姐。

只有小娥知道其中的原因。

小娥膽戰心驚地過了幾個月,又自卑自憐地憂鬱了幾個月,後來慢慢的放下了。

「畢竟,我這不算什麼失身,而且,」小娥心想,「這也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保住了性命,也沒有被歹徒玷污,我有什麼好傷心的呢?。」

然而小娥怎麼也想不到,處女膜的破裂會給自己未來的婚姻帶來如此大的隱患,也會給她未來的夫妻生活帶來如此大的傷痛。

張勝利算是一個本分的人。他的確很能吃苦。在霧村,他的確是眾口皆碑的好人。

無論年幼老少,都羨慕小娥和張勝利兩個。在他們眼裡,這一對鴛鴦是村裡未婚男女的標本,男的壯實,女的漂亮;

男的本分,女的溫潤。

張勝利包了所有的農活。小娥的工作就是保證張勝利的一日三餐。

張勝利即便是從早忙到晚,挑一天擔子,他半夜裡照樣有精神、有力氣一次次地進入小娥的身體。

可是小娥從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厭惡。他每次所用的姿勢都是一樣,那就是讓小娥跪在床上,他從後面進入。小娥和他說過幾次,希望能讓她躺在床上,只要讓她躺著,他想怎麼弄,她都配合。可是張勝利一聲不吭。一到晚上,照樣像只發情的野獸,托起她的屁股,蠻橫地從後面進去。

小娥絕望地發現,張勝利只是把她當做一個洩慾的工具。

小娥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那種委屈、不甘、屈辱,讓小娥度日如年,甚至有許多次,小娥都想著一死了之。

直到後來,張勝利慢慢地減少了房事的頻率,小娥學會了讓他在數分鐘之內就一射了之。

可以說這樣的結果是皆大歡喜。一個是例行公事,一個是減輕自己的痛苦。

「挺好的,」小娥暗暗想,「不愛我也沒有關係,反正我也不愛你。我是你名義上的妻子,你也不過是我名義上的丈夫。你想在外面亂搞,我也絕不會過問你,也不會吃你的醋。」

自從張勝利外出打工之後,小娥越來越快樂,越來越開心。她覺得陽光更暖了,天空更藍了,就連小鳥的叫聲都更加歡快了。清晨起來,看到青草帶露水;中午小憩,貓兒陪她打呼嚕;黃昏出門散步,晚風輕撫她那一頭烏黑的秀髮,飄逸、悠然。

小娥覺得自己就像遺落人間的天使。

可是好景不長,可憐的小娥又陷入到無盡的煩惱之中。

霧村村長張解放今年剛過四十歲。張解放當村長當了十幾年,他的工作就是貫徹執行當和國家的方針政策,尤其是計劃生育。經過他手的婦女已經不計其數,他早已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

誰家媳婦懷上了孩子,幾個月了,第幾胎了,他都了如指掌。因為他的老婆,一個62歲的老太婆,唯一的愛好就是打聽這些事。

一到晚上,老太婆一邊給村長暖著被窩,一邊絮絮叨叨地給自己的老公說著。

「王家媳婦有懷上了!那就是個慫罐子!去年11月生了一個,這才不到一年!老頭子,這個消息真真兒的,我今天早上見到她了,小肚子鼓鼓的!至少三個月了吧。你說說看,這些不要臉的女人,日弄日弄就能懷上孩子!唉,我怎麼就這麼命苦喲!」

老太婆又開始了嘮叨開她那重複了上萬遍的話。

村長張解放一直沒有孩子。那個瘦巴巴的老太婆並不清楚懷不上孩子的真正原因。張解放年輕的時候再外面闖蕩,他唯一的愛好就是逛窯子。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逛來逛去,張解放不知什麼時候染上了花柳病,起初的時候渾身奇癢,後來下身開始潰爛化膿。最嚴重的時候,他就像死人一樣躺在簡陋的工地帳篷里,靠工友給他一日三餐,勉強熬著日子。他以為自己要死了,好在後來遇到一個好心人,墊錢給他,讓他去醫院住院治療。

在醫院躺了一個多月,每天打點滴,病總算是治好了。但醫生最後告訴了他一個不幸的消息:

「我說老張,你的附睾已經硬化了。」

「醫生,你什麼意思?」

「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