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2、那層膜是怎麼破的【求收藏,求

2、那層膜是怎麼破的【求收藏,求 (1/4)

小說名稱《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作者:我是棒子  更新時間:2013-12-12 14:04  字數:7615

小娥的丈夫外出打工有三年了。

小娥也是經媒婆介紹,說霧村的小夥子長得壯,人老實,疼老婆,儘管家境好的不多,但窮的有志氣。而且張勝利是村裡有名的大力士,一個人能扛得起石頭雕琢的軲轆。小娥經不住媒婆的糾纏,最後就稀里糊塗地同意了。

沒幾天,一個憨厚的青年人就扛著一條豬腿上門提親來了。小娥的父母看到豬腿後滿臉就擠出了歡樂的笑容,又是倒茶又是敬煙,還時不時地呵斥小娥,讓小娥趕緊到廚房給「尊敬的客人」弄吃的。

小娥是個高傲的姑娘,雖然沒有讀過幾年書,但她骨子裡是高傲的。她覺得扛著豬腿上門提親不怎麼讓自己開心。雖然張勝利的做法合乎這兒的習俗,言行舉止也沒有出格之處,但小娥內心深處所盼望的絕非自己所看到的。

但有什麼辦法呢?男大當婚女大當嫁,18歲一過,父母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又是厭惡,又是焦急。

「可惡的重男輕女!」小娥憤憤的想,「女孩子怎麼就不如男的了?誰不是女人生的?誰不是女人養的?」

然而小娥很清楚,胳膊擰不過大腿,個人改變不了大環境。誰讓自己生在窮山溝溝呢?要在這種地方生存、生活,沒有力氣是不行的。誰的力氣大,誰就有價值。

小娥也喜歡白白凈凈的男孩子,可是……

「唉!」小娥嘆了嘆氣,「白白凈凈的,也的確不能當飯吃。」

然而小娥內心是不安分的,怎麼個不安分呢?

那得從一個夢說起。

那年小娥13歲。13歲的她總是被一件事煎熬著,然而她又不敢和任何人說起。不知什麼時候,小娥的小腹最下部長出了一層黑黑絨毛。有一次和同伴上廁所的時候,同伴打趣說誰的溝溝先尿,誰就讓大家參觀自己的溝溝一分鐘。小娥心裡害怕,所以使勁憋著尿,害怕自己的溝溝被大家集體參觀,那多難為情啊!小娥一邊憋,一邊彎腰,看了一眼兩腿根部的私密部位,也就是幾個女孩子所謂的「溝溝」。

小娥無意之間發現自己溝溝的上面有些發黑。小娥起初以為自己的內褲上沾上了不幹凈的東西,可是當她用手嘗試擦拭的時候,不禁驚叫出來。

嘿嘿的東西不是污漬,而是手感滑滑的絨毛。

同伴們被嚇地提起褲子,站起來看她。小娥面紅耳赤地解釋說自己剛才看到坑裡好像有人,所以被嚇的叫了出來。同伴們嘲笑她疑神疑鬼,接著又褪下褲子比拼了起來。

終於有個臉蛋紅紅的姑娘憋不住了,刷拉拉地尿了。

同伴們興高采烈的湊近那位姑娘的小腹部,七手八腳地把她的褲子給褪到了腳脖子的部位,然後還強迫她使勁岔開雙腿。

小娥留意看了看她的溝溝,然而同伴的溝溝除了一道暗紅色的縫隙外,上面白白凈凈,並不像自己的那樣,在周圍生出了一層軟軟的黑色絨毛。

小娥從此以後變得心事重重。晚上躺在床上,一邊撫摸著那層軟軟滑滑的黑色絨毛,一邊滿腹憂愁地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麼病。摸著摸著,小娥感到下面酥酥的,麻麻的,而且小娥的身體也似乎開始有了變化,自己剛剛開始發育、微微隆起的胸部也變得漲漲的。

小娥幾乎是在無意識中開始一手撫摸著自己兩粒嫩紅嫩紅的櫻桃,一手開始用力搓揉起位於兩腿之間的縫縫來。

不知什麼時候,小娥睡著了。她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她赤身裸體,站在一塊光滑的石板上,周圍是一望無際的碧草地。周圍的風暖暖的,送來醉人的香氣。突然,小娥看到石頭周圍的草叢裡爬出無數條碧綠色的蛇。

小娥心裡害怕極了,可是小娥想喊喊不出,想跑動不了。綠色的蛇越來越多,逐漸盤滿了整塊石頭,小娥無助地站在一堆蛇的中央。

隨後,小娥感覺到自己的恐懼中有種奇怪的渴望。一方面,她對蛇的外形感到極度的厭惡;而另外一方面,蛇又讓她產生了一種難以言說的焦灼。

小娥徹底喪失了反抗的能力。夢中的她就像一隻可憐的小白鼠。突然有一條蛇仰著脖子豎立起來,並且順著小娥那雪白的小腿遊了上來。

小娥感覺到渾身痒痒的,而整個下半身像有無數只螞蟻在身體上爬著,那是一種難以忍受的癢。

小娥眼睜睜地看著那條綠色的蛇吐著猩紅的信子,朝著自己大腿根部爬去。蛇將腦袋擠入雙腿之間,小娥情不自禁地分開了自己的雙腿。

小娥內心好為難啊。她不想分開自己的腿,而她又想分開自己的腿。她最終還是分開了自己的腿。

小娥低頭的瞬間,發覺自己的小腹變成了一堆碧綠的小草堆。那條綠色的蛇,突然鑽進了自己的小縫隙。

小娥雙腿輕輕地顫動著。

一望無際的碧草地,孤獨的石頭。

一絲不掛的姑娘。

小娥驚醒了。

她發現自己滿頭大汗,嬌喘吁吁。受到驚嚇的小娥趕緊起床拉開了燈。

就像一朵剛剛盛開的桃花,潔白的床單上,有一灘殷紅的鮮血。

鮮血中混雜著透明的粘液。

小娥從此以後,看到白白凈凈的男生就不由地臉紅。她總是有意無意地注意到男生的襠部。她時不時被男生鼓鼓的「前門」吸引著。

絨毛瘋長著,越來越長,越來越硬。小娥漸漸習慣了它的存在。也是自此以後,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下面會流出殷紅的鮮血,總是在不經意間染紅了褲子。而她,小娥,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