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桃色小農民 >第十四章一百五十萬

第十四章一百五十萬 (1/2)

小說名稱《桃色小農民》 作者:鍾離昧  更新時間:2014-04-02 03:21  字數:3756

?「怎麼樣,趙局長,是不是您需要的那盤錄音帶!」唐川坐在客廳里,翹著二郎腿對趙博洋說道!剛剛趙博洋已經在樓上聽了一遍錄音帶,為了害怕他尷尬,唐川並沒有跟著一起上樓,反正他手裡有備份,也不怕趙博洋毀滅證據。

「別叫趙局長,都是一家人嘛,以你和我們家惜月的關係,說不定我們以後就是翁婿關係了,你還跟我客氣,總是局長局長的叫著,咱們的關係都被叫的遠了,你不嫌煩,我還嫌犯呢,呵呵。」趙博洋笑著從樓上走了下來,手裡還舀著一瓶咖啡!

「那怎麼能行,您可是局長,而我只是個升斗小民,這要是在過去,像我這樣的草民見了您這樣的大官,可都是要跪在地上行禮的!」唐川趕忙很裝逼的站了起來,沖著趙博洋嘿嘿一笑。

「你也說現在不是過去了,再說你大小也是個村長,不用太客氣了,難道你不把惜月當成朋友嘛!」趙博洋咳嗽了一聲,舉起那一小瓶咖啡說道:「我家裡有美國產的咖啡豆,這些咖啡都是剛剛磨的,我沖給你喝!」

「別別別,趙局長,你們家不是有傭人嗎,怎麼好麻煩您親自動手呢。」

「哦,你說傭人,被我支走了,咱們兩個人需要好好的談談。」趙博洋沒有聽唐川的阻攔,自顧自的走到了廚房裡,一會兒就倒了兩杯香噴噴的咖啡出來,擺在了桌子上,說:「我喝咖啡很講究,你來品嘗品嘗吧!絕對比速溶咖啡強了百倍。」

「反正我也沒,沒喝過。」唐川嘿嘿一笑!

趙博洋也是笑了一聲,然後就坐在唐川的身邊,低聲問道:「小唐啊,我把你當做自己人來看待,有些事情你可不能瞞我,我真想知道,你到底從哪裡搞到的這些錄音帶呢,是誰給你的!!」

「這個嘛,我還是要保密,因為我答應過那個給我提供線索的人了。」唐川說道:「不過你可以放心,現在林泰手裡什麼都沒有了,他已經不能再威脅到你了!」

「我還是有點不放心啊。」趙博洋剛才其實想說:配合公安人員辦案是每個公民的義務。可是話到了嘴邊又咽了下去,他驟然發現,這件事情和公安沒什麼關係,這只不過就是他自己的一件見不得天光的私事而已。

「您有什麼不放心的!」

「畢竟林泰還活著,誰知道他手裡有沒有備份,這種東西如果有一點流出去,不但我的烏紗不保,恐怕連性命也保不住了,現在朝廷正在號召嚴厲打擊貪污**,各地的大員紛紛落馬,連朝廷都有官員馬失前蹄,更別說我們這些最基層的官吏了。這簡直就是讓我去死,客氏如果我死了的話,惜月可怎麼辦呢!」趙博洋老奸巨猾的說道!

「這也不難辦!」唐川似乎早就料到趙博洋會這麼說,於是嘿嘿一笑說道:「既然林泰的生對您來說是一種威脅,那還不如就直接讓他去死,這樣的話,您和惜月以後就可以好好的生活了。」

「你是說殺人,不,那可不行,我再怎麼說也是個公安局的分局局長,怎麼能知法犯法呢,我是打擊犯罪的,怎麼能自己反而去當罪犯呢,這不不行,絕對不行,再怎麼說也沒商量的餘地。」趙博洋急忙拚命的搖頭!由於自己貪污的罪行已經被唐川知道了,趙博洋也沒必要在他面前演戲,扮演包青天了,但是這殺人放火的勾當,他還真要考慮考慮!

「並不是說要殺人,咱們可以讓林泰自己去死,比如說先讓他傾家蕩產,然後讓他自己去自殺什麼的!」唐川陰笑了一下說!

「這不可能!吧!」這句話都快要成了趙博洋的口頭語了。

「沒什麼不可能的,我現在就有個機會讓林泰變得一無所有,只不過需要您的配合而已,不知道趙局長願意不願意。」

趙博洋趕忙挪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湊近了湊近了唐川問道:「林泰是林遠山的合法繼承人,在不久的將來他就是億萬富了,你怎麼能把他變的一無所有?難道你能讓林泰自己放棄繼承財產嗎?!」

「誰說林泰是林遠山的合法繼承人,你看過林遠山的遺囑嗎?!」唐川說道!

「我看過了,上面明明寫著要讓自己的親生兒子林泰來繼承大部分的遺產,剩下的就由他的老婆徐麗來繼承,這有錯嗎?我覺得沒有什麼漏洞!」

「表面上看來的確是沒有什麼漏洞,可是如果你了解林遠山這個人的話就不會那麼說了,對了,你應該是了解林遠山的身體的,你們的驗屍官只怕已經把他的所有特徵全都告訴你了吧。」

「的確是全都告訴我了,不過這裡面也沒有什麼跟林泰有關係的事情!」趙博洋摸了摸頭髮,有些意興闌珊。

當了幾十年的老刑警,居然反應這麼遲鈍,看來趙惜月的父親也是個酒囊飯袋,腦袋早就讓酒精給整的麻木了。

「那驗屍官就沒有告訴您,林遠山根本就是個天閹的嘛!」

「天閹的?啊,對,驗屍官曾經說過,林泰沒有男性功能,我當時根本就沒在意這句話,現在想想的確是這樣的。呃,林遠山是天閹的,那麼他就不可能有什麼親生兒子,也就是說林泰根本就不是林遠山的親生兒子,那麼這樣一來的話,林泰就不可能繼承林遠山的財產了,以後他就翻不起大浪來了。」趙博洋興奮的站了起來。

「沒錯,其實這才是整件事情的關鍵所在!」唐川摸著下巴說道:「既然林泰不是林遠山的親生兒子,那他就失去了繼承財產的資格,不過這件事情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