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桃色小農民 >第一百六十五章縣委主任

第一百六十五章縣委主任 (1/2)

小說名稱《桃色小農民》 作者:鍾離昧  更新時間:2014-02-24 14:59  字數:3590

唐川上車之後,發現所有的座位都坐滿了,只有最後排一個很有氣質戴眼鏡穿絲襪短裙的中年=美=婦身旁還有個座位,於是就坐了過去。

那個女人靠窗坐著,唐川就很自然的在她身邊坐了下來,那女人突然轉過頭來,沖著唐川皺了皺眉,咳嗽了一聲:「這座位你不能坐!」

唐川愕然了一下:「這裡明明都沒人,為什麼不讓我坐,難道你一個人打了兩張票啊!」

「我沒打兩張票,可是我還有行李呢,一會兒就送來了,你坐在這裡我的行李都沒地方放了,你趕緊讓開。」那女人很驕橫的說!

「嘿,我看你真是霸氣側漏啊,今天是不是生理期到了,再怎麼不講理也不能說這樣的話吧,我偏偏就是不讓開。」

「你……」那女人頓時臉紅了,氣的嘴唇都有點發抖,但還是忍了下來,低低的說了一聲:「太沒素質了!」

「就你有素質,求人也不知道客氣點!」唐川撇著嘴說!

「馬主任,您的行禮我拿來了,真是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今天車居然壞了,給您放在哪!」這時候,一個穿著很整齊留著高平頭的男人,提著一個,一副很吃力的樣子。

「李師傅,請這位站起來,要不我行禮沒地方放!」那女人瞥了一眼唐川,沖著拎包的男人說道。口氣跟命令似的!

「起開!沒聽見馬主任的話嘛,你聾啦?」那個男人走到唐川跟前,一伸手就去抓唐川的肩膀,他長的又高又大,體型也壯實,尋思著這一下能夠把唐川給拎起來,甚至順著窗戶扔出去呢!

可是沒想到,當他的手剛剛碰到唐川的時候,忽然就感覺到一陣劇痛,原來手腕已經被唐川給拿住了,向下一壓,頓時發出了咔嚓咔嚓好像骨頭斷裂一般的聲音,疼的他差點跳起來,嗓子里發出一聲嗷的慘叫。

「手這個東西是不能隨便亂放的,不然的話會給自己惹禍。」唐川也不想惹事兒,不過剛才這小子實在是太囂張了,所以小懲大誡一下,一使勁兒就給退出去了。那男人頓時倒在地上滾出去好幾米,差點從車門滾下去!

「你,你真是太過分了,你知道不知道坐在你身邊的人是誰?!」那個男人灰頭土臉的從地上爬起來,氣急敗壞的喊道。

「切,老子買票坐車,管他身邊是什麼人,就算是玉皇大帝也管不著,你還想怎麼樣,要不再過來試試,老子奉陪到底。」唐川不屑的說。

那個中年女人也看出來了,唐川這小子不好惹,好像是練過功夫的樣子,氣的閉了下眼睛,揮了揮手:「算了算了,把我的行李放在車座底下吧,沒必要跟這種人計較,素質太低了,你先回去吧。」

「馬主任,可是……哼,這趟車是從江水縣直達青柳鎮的,你說,你是哪個村的?!」那男人突然眼神一轉,沖著唐川喊道。

唐川心想,看著女人的穿著打扮還有為人氣度,都好像不是普通的老百姓,怎麼看都像是個官僚,而且這個男人還一口一個馬主任的稱呼,興許是哪裡的幹部吧,現在問我的底細,肯定是想要以後報復我,可是老子不怕,老子一個小農民怕她幹嘛,他是瓷器我是瓦片,不服就來碰碰!

「怎麼啦,老子是柳樹屯的叫唐川,你丫有本事就到村子裡去找我,我要是皺一下眉頭,就不是你爺爺生的!」

「好膽——」那男人鐵青著臉指了指唐川:「你小子攤上事兒了,攤上大事兒了,你等著吧,我要不讓你後悔出生在這個世上,老子就不姓王!

「那你要是不想姓王,就跟我姓,我認你當乾兒子,你以後就姓唐吧,我看著事兒就這麼定了吧。「唐川仰著臉說!

頓時車廂裡面就傳來了一陣哄堂大笑,那男人本來也是個暴脾氣,而且平時還蠻有威信的,何曾受過如此侮辱,要放在以前早就上去給唐川一頓大嘴巴子了,可是目前明知道不是人家的對手,也只能臉紅脖子粗的忍下來了。

「娘的,走著瞧!」男人冷哼了一聲,快速的下了車!

「小同志,你這樣可不太好,年紀輕輕的做事兒沒輕沒重,任意妄為,這樣的人在社會上可是很難有什麼作為的,作為你的長輩,我是出於好心才提醒你一句,剛才你做的的確是太過分了,將來只怕要,吃虧呀!」坐在唐川身邊的漂亮女人,把兩條美腿疊在一起,扶了扶眼睛,把遠山一般的眉毛緊皺了起來。

「就許你盛氣凌人,就不許我自衛呀!」唐川可不管她是什麼大人物出身,在他面前裝比就是不行!最討厭這種官僚作風和習氣了,典型的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要不看她是個女人,非要好好教訓教訓不可!

「我想你恐怕還不知道我是誰吧,如果我說出來的話,只怕你會嚇得站不起來了,年輕人,我是……」那女人咳嗽了一聲,官聲官氣的說!

「馬春蘭女士,縣委辦公室主任,現年三十八歲,我說的沒錯吧,你看,我也沒嚇得站不起來呀,還坐的挺穩當的。」唐川忽然嘿嘿一笑,看著馬春蘭高聳的胸脯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馬春蘭發出了一聲驚呼!

這時候汽車司機突然發動了汽車,由於起步快樂一點,唐川又是突然之間的站了起來,一個沒站穩,整個身體頓時在慣性的趨勢下,撲入了馬春蘭的懷裡,一張臉頓時碰到了兩個軟綿綿的球球,而且還被彈了兩下,鼻子里嗅到一股誘人的香氣。

「你,你幹嘛,居然趁機吃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