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桃色小農民 >第一百二十六章你不是處女了?

第一百二十六章你不是處女了? (1/2)

小說名稱《桃色小農民》 作者:鍾離昧  更新時間:2014-02-01 16:45  字數:3574

唐川比較憋屈的拿著那幾盒套子繼續往家裡走,到了家裡之後,見到屋子裡沒人,心想欣欣姐腳不好怎麼還到處亂走呢!於是就一個人躺在炕頭上發獃,心裡想著好多的事情,尤其是剛才的事兒特彆扭。

這時候李欣欣從外面拄著拐杖回來了,看到唐川像懶漢一樣躺在炕上,撲哧一笑地說:「大白天的躺著幹什麼,怎麼不上山!!」

唐川連忙坐起來說:「山上的活兒我都幹完了,那些樹苗長的可好了,我看今天也沒必要去了。豬我也餵了,現在沒事兒干!!」

「喲!」李欣欣尖叫了一聲,摸了摸唐川的頭:「為了給你曉冉姐姐治病,居然連果樹都不種了,你可真是孝順,真乖!!」

「欣欣姐,曉冉姐姐還是你給我介紹來的呢,我為她治傷這不都是應該的嘛,再說根本就不是你說的那回事兒!!」唐川很委屈的說!

「那你給她治完了嘛,嗨,反正她現在也不在家跟著曼麗姐去外面領略鄉村風光去了,要不你抽個空也給我看看病唄!」李欣欣往炕頭上一坐,揶揄的說!

「欣欣姐,你病啦,怎麼回事兒啊!」

「廢話,你不知道我腳崴啦,今天還沒擦藥酒呢!」李欣欣沒好氣的說!

「哦對了,把這事兒忘了。」唐川趕忙從炕頭上跳起來,到櫥子里去拿了一瓶藥酒出來,然後就來掀李欣欣的裙子。

「一邊去,我自己來,別碰我!」李欣欣在唐川的手上輕輕的打了一下!

「這麼凶!」唐川咕噥著說!

「當然是沒有你曉冉姐姐這麼溫柔啦,我怎麼跟人家比呀!人家可是個腿模,大腿又白又嫩的,我只是個小科員,當然凶啦!」

「那你要不要自己擦藥酒!」唐川越聽越有氣!

「廢話,我自己會擦嘛!」李欣欣更加兇巴巴的瞪著大眼睛說道!

「欣欣姐,我發現你快好了,這次我再好好的給你按摩按摩,怕是明天就可以行走如飛了,我家的藥酒最靈驗了。」唐川看了看李欣欣的腳已經消腫了,就是還有點紅,怕是走路走的,如果她安安靜靜的在家裡呆著,怕是已經全都好了!

「又吹牛!」李欣欣又把自己的長裙子往上面聊起來一點,露出半截冰肌雪膚的小腿,細長而又勻稱,當真是人間極品。

「欣欣姐,你再往上來一點,這樣我不好用力!」

「那好吧,但你不許偷看!」李欣欣指了指唐川的賊眼睛說!

李欣欣又把裙子往上挪了一點,她把雙腿交疊來了個流行前衛的鴨子坐,雙手拉著裙子邊,伸出小腿……不幸的是這會兒剛好來了一陣風,一下子把裙子給吹了起來,正好露出了大腿溝和一條雪白的內褲底部,全都落在了唐川眼裡。

兩人對視,互相愣了一下,李欣欣尖叫了一聲,護住了自己的要害,瞪著眼睛說:「你又看見啦!」

「嗯!」唐川點了點頭:「欣欣姐,你好像挺喜歡穿白色的內褲啊。」

「不許說出去,死小子。」李欣欣委屈的差點哭了。

唐川趕忙呵呵一笑,然後繼續給她擦藥酒。

「流氓,下流無恥!」李欣欣的臉色突然變了,一副很噁心的樣子看著唐川的褲子。

「我怎麼啦?!」唐川嚷道。

「大了!」李欣欣翻了個白眼說:「小屁孩,這方面反應倒是挺快的,噁心不噁心呀你。」

唐川低頭一看,發覺自己的褲子被口袋裡的幾盒套子給撐起來了,從李欣欣的角度來看就好像是那話兒挺起來了一樣,頓時就知道這位刁蠻的小姐姐又誤會了,於是呵呵一笑,站了起來:「你誤會了!」

「誤會什麼,你就是流氓,不,色狼!」李欣欣皺了皺小鼻子:「趕快把那玩意給我收回去,不然我給你剪了,信不信!」

「你看!都是它搞的鬼!」唐川帶著一臉壞笑,從口袋裡掏出兩盒套子來。

「呀,你連這個都準備好了,你,你,你想幹什麼,別過來!」李欣欣嚇得連忙往炕頭裡面鎖,羞的頭都不敢抬起來了。

「什麼呀,你又誤會了,這是我送給別的女人的!」唐川說!

「哎!」李欣欣嘆了口氣:「以後你再也不是我弟弟了,你學壞了,快說被哪個壞女人給勾引了,哎,這小小的年紀,都用這麼多!!」

「呀,你們倆幹什麼呢,欣欣你不是處=女=啦?」唐川正在懊惱的時候,沒想到宋曉冉也來湊熱鬧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出現在兩人的身後,捧著紅紅的小臉大聲嚷道!

「曉冉,你胡說什麼呀!」

宋曉冉看了看李欣欣,然後一把從唐川手裡搶過套子:「你們倆還用這個呀,是不是害怕生小孩呀!!」

李欣欣終於聽明白了,臉更紅了,等著唐川說:「趕快解釋!」

「哦,我解釋!」唐川傻乎乎的說。

「不用解釋,不用解釋,我非常理解!」宋曉冉呵呵一笑,然後吐了吐舌頭,聳了聳肩膀很俏皮的說道!

李欣欣拉著臉說:「我看還是解釋一下的好,其實根本就不是你說的那回事兒!我可還是個完璧之身呢!」

「哎,那就是我給攪合了,對不起呀!」宋曉冉滿臉歉意地說!

「越說越亂了!」李欣欣誕著臉苦笑!!

唐川撓了撓頭說:「還是我來說吧,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本來我要給欣欣姐擦藥酒的,可是我把套子露出來了……」

宋曉冉抿著嘴紅著臉笑道:「那還是你不老實,不過這事兒也不能全都怪你,男歡女愛本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