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桃色小農民 >第四十章挑逗警花

第四十章挑逗警花 (1/2)

小說名稱《桃色小農民》 作者:鍾離昧  更新時間:2013-12-11 11:02  字數:2729

李老六像個無賴一樣的叼著煙捲躺在衛生所里,看著唐川嘿嘿的冷笑,旁邊還有自己的狗腿二嘎子護法!這時候已經快要天亮了,村民們好多都回去了,只有幾個好事兒的留了下來,梁桂花和陳小苗也在!

一會兒天色大亮了,太陽升起一竿子高,微弱的陽光從窗戶射入了小小的衛生所里,所有的人幾乎全都打起了哈欠!

「剛才是誰報的警?!」這時候忽然又一個很好聽的女人聲音,在門口喊了一聲!

二嘎子、李老六、唐川幾乎同時跳了起來,同時轉過頭向門口看了過去,只見門口站著一個冷冰冰的制服大美女,大約一米七的個子,眼睛又大又圓,烏黑的睫毛很長,臉頰白凈如水,顯得嫵媚風情,還有她的紅唇鮮艷欲滴,厚厚的頗有風韻!

準確的說這應該是個女孩,穿著一身公安局派出所的制服沒戴帽子,光潔的腦門上有細密的汗珠,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在身後梳成了馬尾,舒適的垂在半空!擁有一雙修長的玉腿,胸部非常大,大到快要把扎在腰間的制服短袖衫給撐破了的地步,兩隻豐碩的奶霸,好像兩座山峰一樣聳立著!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的皮鞋,高跟的!

「長腿、胸大、腰細、翹臀,真是個大美女,你來俺們村幹啥?!」正在所有的人都震驚不已的時候,突然唐川這貨一臉猥褻的表情,直挺挺的站了起來,沖著人家女警喊道:「你這身材真好,長得這麼漂亮,給我當老婆吧!」

一時之間大家全都愣住了,包括李小麗和二嘎子在內,都用一種看流氓的眼神看著唐川,心想:大哥,我們都知道你是流氓,可也不至於流氓到這種境界吧!而且這女警一看就不好惹,雖然臉蛋長的嫵媚芳菲,但是一雙澄澈的眸子里卻往外射出冷漠的光芒,身後還跟著兩個男警察呢!

這小子居然敢調戲女警?!太變=態了吧!

「報告政府,是俺報的警,俺,俺報的警!」二嘎子突然緩過神來了,第一個就衝到了美女警察的面前!

「嗯!你報的警,死者呢!」女警本能的愣了一下,她可是在沒想到居然一進門就被一個穿著白色大背心的小刁民給調戲了一下,由於事發的太倉促了,太離譜了,所以都來不及憤怒,本能的就問了二嘎子一句,然後把眼神盯住了饞誕欲滴的唐川!

「死者?哦,在這,這就是俺們村長!」二嘎子指著李老六說!此刻李老六還翹著二郎腿,叼著煙捲噴雲吐霧呢!腦袋上纏著一圈白布,同樣色迷迷的看著女警發愣,煙捲都要燙到手指頭了,自己還不知道呢!

「你說什麼,刁民,我問你死者在哪呢?昨天不是說打死人了嗎?!」片刻之後,女警掐著腰轉過了頭來,以一種無比震驚和憤怒的眼神看著二嘎子,她已經意識到自己連夜跑了七八十里山路,原來是被耍了!

「嘿!沒錯,是打死人了,俺們村長被唐川這小子給打死了,可是……」

「咔嚓!」二嘎子的話還沒說完呢,就覺得自己手腕子一涼,那個女警飛速的給他戴上了一副手銬,用森冷的眼光看了看他,然後對身後的兩個男警員說:「這小子報假案,嚴重影響司法公正,先把他帶出去!」

二嘎子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手腕子上的「銀鐲子」,喊了一聲:「俺是原告,你咋不抓兇手,抓俺幹啥?!」

那女警根本就不搭理他,而是轉頭沖著李老六問:「你怎麼沒死呢?!」

李老六苦笑了一聲站起來:「警察同志,我就是這個村的村長李老六,那啥,我為啥一定要死呢?!」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昨天有人報案說是你被人給打死了,那為啥你現在是這個樣子呢?!」女警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冷漠的小臉上忽然升起了兩朵淡淡的紅雲,這讓她更加的生氣,貌似自己已經有好些年沒這麼出醜了!

「沒錯,是我被人打死了!就是他和另外一名兇手一起乾的!」李老六立即跳起來氣急敗壞的指著唐川喊道!

唐川愣愣的看著女警嘿嘿一聲陰笑,以無比猥褻的表情配上很真誠的語氣說:「你這身材真好,長得這麼漂亮,給我當老婆吧!」

女警頓時臉上變色!

站在女警身後的兩名男警察同時翻了個白眼,暗想:這到底是個什麼村子呀,難道自己走錯了,一不小心走到精神病院里來了!我草,當警察這麼多年稀奇古怪事情見過也不少了,膽大包天包括色膽無量的貨色也見過不少,可是像面前這三位如此誇張的還真是從來也沒見過!這三個傢伙,該不會是看到咱們冷探長長的漂亮就故意的調戲吧!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他們可就錯了,一會兒保管這三個人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這兩個男警察心想:冷探長長的是夠漂亮的,但絕對不是屬小綿羊的,事實上她以前在刑警隊是出了名的冷美人,不但為人冷漠,而且因為在女子特警隊呆過一段時間,對罪犯下手非常狠,所以很多男警察都對她退避三舍!以前也有人動過心思追求過她,其中也不乏穿金戴銀的公子哥富二代,甚至於局裡領導的少爺什麼的,但最後的結果不是被她冷冰冰的拒絕了,就是當做流氓給暴揍了一頓!難道這三個傢伙失心瘋了想找死嘛!

女警憤怒的瞪著唐川,連她自己心裡都在想:這一群怪胎是從哪跳出來的,這是想要找死還是怎麼的!難道他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出身!自己最討厭的就是色狼了,要不是再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