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桃色小農民 >第十四章給美女摸骨

第十四章給美女摸骨 (1/1)

小說名稱《桃色小農民》 作者:鍾離昧  更新時間:2013-12-09 02:28  字數:2899

「曼麗姐,你的眉毛長的非常好,卦象上稱之為清秀眉,擁有這種眉毛的人能使人賞心悅目,顯得福氣非凡,且聰敏過人必定會學業有成,有好工作,但並不一定顯貴!而你的眼睛炯炯有神黑白分明,比山泉還要清澈,瞳仁明亮藏有智慧,正是所謂的『鳳目』,卦象顯示同時擁有這兩種眉毛和眼睛的人,主富貴!」唐川看著看著突然一拍巴掌讚歎的說道。

「切,不準!」劉曼麗冷冷的說。

「還有,嘿嘿,曼麗姐小嘴兒如櫻桃,兩腮紅潤似彩霞,齒白好像石榴一樣整齊,不但是富貴相,而且命中注定,情犯桃花,有美男之災,不過曼麗姐額頭光亮,有崢嶸氣象,主性情剛毅,心志堅定。簡單來說,要嘛不愛,若是愛上了必定是山盟海誓死去活來。」

「哼,沒有的事兒!」

「可惜的是曼麗姐的耳朵有些不太圓滿,雖然美貌如花,但是前半生註定無法獲得美好的愛情,而且就算成婚,也是老夫少妻,夫妻不能琴瑟和鳴,弄不好還有更壞的結果——這一點我就不細說了,反正我也沒有收錢,說得對不對的,曼麗姐可千萬別生氣!」

劉曼麗白了他一眼:「剛才你說的都太籠統了,而且以我現在的地位不用算都能夠算出來了,你說我有美男之災,我都三十多歲了,哪裡還有美男喜歡我,什麼山盟海誓愛的死去活來更沒可能,所以我說你算得不準,不過你後面說的倒是——」

「嘿,實話對你說了吧曼麗姐,你的面相萬中無一,雖然是富貴命,但是感情上有些奇怪,是奇怪而不是曲折,怎麼說呢,你的前半生是老夫少妻,而後半生又變成了老妻少夫,這種在卦象上叫做『顛倒乾坤』,是一種很奇特的命運。」

「胡說八道,貧嘴!」劉曼麗嬌嗔了一下,心裡微微一動,美麗的嘴角閉緊了向兩邊拉伸,發出輕而清脆的一聲笑。

「大柱,你給我算了這麼多,我聽說,通過妻子的面相也可以看到自己的另一半,你能不能給他也算一算呀!」

「曼麗姐,算命這東西,一取威儀、二取精氣神、三取體型、四取額頭、五取三停、六才是五官、七取腰胸背臀、八取手足、九取聲音、十觀五行。剛才你的面相和精氣神我已經看過了,你家男人的命運我已經基本掌握了,但是還差那麼一點點!」

「曼麗姐,要想從一個人的身上看出她的另一半非常困難,因為個人的面相都是個人的,有時候還要化妝整容什麼的,隨時都會改變,但是對方不會因為你的改變而改變,所以,你要知道你的另一半的命運,只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呀!」聽唐川說的這麼頭頭是道的,而且也切中了她的要害,劉曼麗這個本來不太相信命運的人也開始屈服了。

「摸骨!」唐川說道:「一個人無論如何改變,她的骨氣是不會改變的,另一半的因果也全都藏在這骨氣之中,詩中說:骨頭不聳不露,圓潤清秀為好。骨是陽,肉是陰,陽不強,陰就不會依附。骨肉均勻相稱的人,另一半才會好,夫妻生活也會好,也就是咱們說的琴瑟和鳴舉案齊眉了,所以,你要想知道你的另一半,就必須要摸骨。

「摸骨?你,你的意思是你要……摸我,小弟弟,你該不是故意這麼說,想要在姐姐的身上佔便宜吧!」劉曼麗紅著臉說。

唐川的臉騰地一下子紅了,緊張的說不出話來,因為劉曼麗把他給揭穿了,這貨的確也沒安著什麼好心,不過這貨會裝,憨厚的抓了抓頭:「曼麗姐,你看你這就太冤枉我了,我,我咋也是你弟弟吧,哪有弟弟對姐姐這樣的,再說,你到婦科醫院去檢查,遇到了個男醫生難道就不查了嘛,醫生有醫生的職業道德,我們算命的也有操守啥的呀,要不還是別看了吧!」

唐川的這種情景落到了劉曼麗的眼睛裡,劉曼麗忍不住又大聲的笑了起來,心想:他不過就是個大孩子,而且從小生長在農村,淳厚樸實,怎麼會有這樣的心思呢,看來是我髒心爛肺了,可憐人家孩子一片心。

「是姐姐不對,那,那,那要不,你就摸……」不過一想到讓一個很英俊的男孩子撫摸自己的全身劉曼麗忽然覺得一種全身有點異樣,尤其是昨天晚上被李欣欣撫摸的有些紅腫的那話兒,微微的有些濕潤了!

「曼麗姐,那我可就摸了!」

「要……要不要……脫衣服……」劉曼麗的聲音有些顫抖!

「那倒是不用,要不姐姐你又誤會我了!」唐川心想,你要是脫了衣服,我用爺爺唐鐵嘴傳給我的挑逗手法一摸你,恐怕你今天非要失控不可,不管怎麼說你家老頭子也是縣裡的大領導,我一個小農民可不想惹禍,還是算了吧。

唐鐵嘴以前給人算命,一碰到年輕漂亮的女娃子,就要給人家摸骨,人家看他一把年紀,而且算命又是異常的精準就對他敬若神明不疑有他,所以也就讓他摸,農村人樸實,不知道老唐家人有這麼多的花花腸子,而且還有一種專門撩撥女人慾念的手法,所以這麼一摸也就上了興頭,結果硬是被唐鐵嘴弄了好幾個大姑娘小媳婦的!

要說這劉曼麗可真是名副其實的尤物,不但視覺上給人一種無可抵禦的衝動,摸上去就更加的美妙了,唐川的雙手感覺她全身上下都軟乎乎的,那些迷人的部位更加豐潤而富有彈力,哪像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啊!

唐川先是從她那曲線柔和的脖頸向下,接觸到蕊珠般圓潤的肩膀,順著胳膊一路來到小腹,然後上升到胸口,直接抓向她那對鼓盪而有形的大傢伙,不知不覺之間,這貨就把唐鐵嘴的手法給用上了,當他的手剛剛接觸到劉曼麗的胸的時候,劉曼麗只覺得雙腿間一陣溫熱,忍不住張開小嘴嚶嚀了一聲,但她馬上發現失態,立即咬緊了嘴唇不開口了。

跟著唐川的手繞到了背後,撫摸起她那一對滿月般的翹臀來,劉曼麗忍了又忍,但最後腰肢還是輕輕的扭動起來,白皙的臉蛋洋溢著嬌媚的韻味,膚色中泛著紅暈的光芒,再配上甜美的可以滴出水來的眼神,是個傻子也知道她現在想幹什麼了。

但是唐川卻突然住手了。

不行,在這樣下去,別說劉曼麗忍不住,唐川這貨自己也忍不住了,差點就把劉曼麗按倒在地頭上給XXOO了,這劉曼麗大小也是個縣裡來的科長,而且男人還是個據說馬上要當縣長的人物,唐川這貨從小無依無靠,在村子裡連狗日的李老六那麼芝麻小官都敢欺負他,暫時他可不敢招惹縣裡的大人物。

不過唐川心裡還是有些遺憾,這城裡女人真是水靈的掐一下都能出水,這要是能跟他睡上一覺,死了也值了。

「咳咳!」看到唐川摸骨之後,盤膝坐在自己後面一動不動,老僧入定,閉目養神,劉曼麗心中一陣佩服,這小子定力還行,居然坐懷不亂,而且看他這打坐的姿勢有模有樣的,沒準真有點道行。

她哪裡知道,唐川這頭牲口是因為自己下面搭起了帳篷,一站起來就會露餡,才不得已採取了這麼個坐姿,而且腦子裡正在天人交戰,全都是和劉曼麗干那事兒的影子,他只盼著這種影子趕緊消失,帳篷消退,要不一會兒就腿麻了。

「咳咳,大川!」見唐川這麼半天都不說話,劉曼麗輕輕的咳嗽了一聲,整理了一下被唐川摸得亂七八糟的衣服,回頭推了他一下:「你算出來了嗎?!」

麻痹,唐川真想站起來給這娘們踹兩腳,自己好容易驅除了邪念,把帳篷給收回去了,她剛才那一下正好推在自己小腹以下的部位,小手上的熱力直接灌入了那話兒,帳篷轟隆一下又迎風而起了,且大有更勝從前的勢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