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桃色小農民 >第十一章鄉村美婦

第十一章鄉村美婦 (1/2)

小說名稱《桃色小農民》 作者:鍾離昧  更新時間:2013-12-09 02:28  字數:3140

「哎呀!」才剛一出門口,走出去沒幾步,唐川這貨還沒來得及欣賞一下自己村子裡美麗的自然風光,就聽到旁邊的傲嬌小美女李欣欣發出了一聲清脆的慘叫聲,回頭一看頓時呆住了。

這個時間段正好是村裡人下地幹活的時候,二狗子肩膀上扛著個鋤頭,手裡拿著一張大餅卷雞蛋正津津有味的吃著,一不小心鋤頭把歪了一下,正好砸在李欣欣的雲鬢上,頓時額頭上就流出了鮮血。

血光之災!無疑,唐川這貨昨天說的話到現在為止已經應驗了。

不過唐川可並沒有慶幸,而是直接奔著二狗子沖了過去,一腳把他踹倒在地上:「我草,二狗子你他娘的瞎啦,扛著個破鋤頭瞎晃悠個啥,你自己看看,砸到人了知道不?!」

二狗子從小就有點弱智,干起活來不要命,是莊稼地里的一把好手,只是腦子太笨,上了他娘的三年學愣是連拼音都沒學會。這小子雖然弱智但可不是傻子,一看打傷了人,頓時就慌了,從地上爬起來,也顧不得一身土,就沖著李欣欣作揖:「我的親娘啊,我怎麼把你的頭給打破了呢,都怪這個破鋤頭,咋就這麼硬呢,這可讓我怎麼陪呀,我爹要是知道了,非把我骨頭都打折了才怪呢!」

唐川也知道,二狗子這小子其實挺可憐的,她那個爹張大憨頂不是個東西,二狗子的娘月子里死了,張大憨又取了個小媳婦,沒過一年又生了個大胖小子,取名叫三狗子。唐川剛朦朦朧朧懂點事兒的時候,就覺得二狗子不像個人樣,彷彿就是一條可以讓張大憨隨便打罵的狗,一頭拚命幹活的牛。

在張大憨還有張大憨的媳婦黃春花嘴裡,二狗子就沒有對的時候,怎麼做也不會落個好,下地幹活回來早了,黃春花就站在門口罵:「不知死的鬼,回來等著挨雷劈呀!」;回來晚了,又說他偷懶不幹活欠揍;二狗子笑了,黃春華就罵說:「別看今個鬧得歡,明天就挺腿走人,炮打的龜兒子!」二狗子不說話了,黃春花接著說:「跟死了親爹死的,給老娘看呢,他爹揍他!」

張大憨聽到媳婦的說,立即就像是英勇的戰士聽到了衝鋒號一樣,無論抓起什麼就往頭上打,這貨是個老莊稼漢一身都是肌肉,手重、心狠,每次都把二狗子打的死去活來的,後來就連三狗子都不拿他當人看,整天讓他趴在地上當馬騎。

二狗子雖然傻點,但也知道遭到了虐待,加上吃了上頓沒下頓的,餓的皮包骨頭,長胳膊細腿,跟他娘的蜘蛛精似的。今日個一看惹了禍,二狗子二話沒說,抽了自己兩個大嘴巴,頓時就給城裡來的大小姐跪下了!

這會兒正是早晨,通往山口的道上,來來往往的村裡人很多,鄉親們一會兒就圍上來了,指指點點的議論紛紛。

「那啥,欣欣姐,二狗子也挺可憐的,他家的事兒你是不知道,要不咱就這麼算了吧。也怪我,今天本來不應該讓你出門的!」被二狗子這麼一鬧,唐川這貨頓時心軟了,他恨張大憨和三狗子尤其是那個黃春花拿二狗子不當人看。

「都怪你都怪你,嗚嗚……」李欣欣一手捂著頭,一隻手在唐川的心口上猛拍巴掌,心裡是又疼又急,委屈的不行。

「那啥,都怪我,可是欣欣姐,二狗子他家窮,你要是讓他陪你醫藥費營養費啥的,他爹非把他剁吧剁吧炖成排骨不可,你看他長的那樣兒,也不是啥帥哥,我要讓他以身相許吧,興許你還不樂意呢,你說這事兒咋辦呢!」唐川這麼一說,村裡人頓時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誰想怪他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可是,嗚嗚,我破相了,我還沒男朋友呢,唐川你這個土包子,你昨天都知道我有血光之災還今天讓我出門,你壞蛋你,你幹嘛不提醒我呀,我要是真的破相了,下半輩子讓你負責,嗚嗚!」

唐川舔了舔嘴唇,嘿嘿的奸笑:「行,行,我負責,我負全責!」

跪在地上的二狗子眼珠一轉,突然站了起來:「大川哥,那要是你負責,俺就先走了,俺還要上山鋤地呢,要不俺爸俺媽俺弟弟會把俺給打死的,我先走了!」

「二狗子,你個龜兒子你給我滾回來,你傻呀,人家大小姐還沒說原諒你呢,你他娘的滾回你媽b裡面去了,人家到時候一報警,草,警察還不把你和你媽b一起帶回去呀,公安局打你打的更狠!」唐川腳底下使了個絆子,二狗子頓時又趴在了地上。他本來不想欺負這貨,沒想到這貨這麼沒義氣,一聽說自己給抗事兒,當事人居然腳底抹油開溜,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咋,大川,你想把嬸兒的那話兒也帶回公安局去,你想咋帶走啊,是挖下來,還是用線串起來!你個炮打的雷劈的狗慫,當面跟你嬸兒好說好笑的,背後咋這麼糟蹋嬸子呢,從小不學好!」正在這時候,風流苗條,艷名遠播的黃春花扭著小腰翹臀,寒著一張臉從人群里閃了出來,二話沒說,先給二狗子一個大嘴巴!

「你個弔死鬼托生的,上輩子劈門框夾死了,給家裡惹這麼大的貨,把人家城裡小姐的頭給打破了,把你個狗慫賣了也賠不起人家,你可讓我跟你爸怎麼活呀,他爸,他爸,你還不快點過來!」黃春花一邊打一邊吆喝。這娘們雖然三十七八歲,但是長得麵皮白凈,鼻樑挺翹,眼睛很大,細腰翹臀,尤其是一對白白的nai子飽滿結實又圓又大,說話的時候喜歡拋媚眼,村裡人都說她像妖精。

「來了!來了!」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