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黑萌囂遙錄 >054疑似故人來

054疑似故人來 (1/2)

小說名稱《黑萌囂遙錄》 作者:啃公主的毒蘋果  更新時間:2014-01-07 02:48  字數:4416

成天啟的出現無疑讓子弟學校的學生們看見了曙光,看著成天啟乾脆利落的幹掉敵人,少年們激動得幾乎熱淚盈眶,就像迷路的孩子終於找到了家門一樣,感動的喊道,「天啟哥!」

成天啟在他們那一撥孩子中是名副其實的孩子王,小時候他比普通男孩子要單薄一點,卻是個敢打敢拼的主,與苟家小霸王苟勝恆二分大院天下,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苟勝恆的體格優勢漸漸消失,成天啟雖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單薄,但無論是身高還是身手都不亞於苟勝恆,甚至進入初中以後,成天啟便穩穩壓了苟勝恆一頭,成為軍區大院名副其實的一霸。

只是最近這一兩年,成天啟收了心不再跟大院的孩子們一起玩鬧,但那句話是腫么說來著——哥已經不在江湖很多年,但江湖上仍然有哥的傳說。

林冥候是苟勝恆的死忠,自從成天啟稱霸大院少年兒童界以後,很多孩子都拋棄了有勇無謀的苟勝恆而歸順成天啟,少數幾個仍然跟隨林冥候的也偃旗息鼓消停了很多,只是隨著年齡的長大,少年們的心智漸漸成熟,對於小時候那種佔山為王的2b行為給予了深刻的檢討與鄙視。

直到現在,包括苟勝恆在內,他們這一撥少年們的關係其實都已經很不錯了,卻只有林冥候是唯一一個仍然頑強鬥爭在給成天啟找茬一線的頑固分子,對於他這種「堅強」作風,少年們表示理解不能。

成天啟對於林冥候的頑固不化也很無語,下狠了手吧爹媽那裡過不去,稍微放縱一點吧,這傢伙就變本加厲,這次更好,竟然敢找外校的人來打自己院子里的發小。

簡直是師可忍叔不可忍,叔要忍嬸嬸也不能忍了。

成天啟單手抓著林冥候的衣襟將他提了起來,然後轉頭望著那些被揍得七零八落的外校學生們,冷聲道,「今天我心情好不想見血,你們要是再敢在我的地盤上惹事……呵呵!——滾~!」

威脅的話誰都會說,但放狠話也是有技巧的,往往是沒有說完的威脅才更讓人忌憚,腦補神馬的,絕逼是現代社會一大殺器,尤其是中二少年們,成天啟的表情各種冷艷高貴,見識過他鐵拳的少年們不敢多言,互相攙扶著狼狽離開,臨走時還不忘狠狠瞪了一眼罪魁禍首林冥候。

林冥候欲哭無淚,他口不口以申請躺槍補助?!

外校學生們離開了,子弟學校的學生也在萬分感激成天啟以後相繼離開,他們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點傷,需要儘快去處理,不然回家讓爸媽發現絕對又是一頓排頭。

人都走*了,成天啟獰笑著將林冥候往巷子里拖,「看來我們的誤會頗深,需要好好溝通溝通。」

林冥候嚎啕扒拉地面,卻愣是被成天啟強硬的給拖走了——為踩到成天啟底線的侯爺大人默默點對蠟。

陳墨軒原本想跟進圍觀天啟大神霸氣威武調|教作死的侯爺,卻沒想到成天啟突然抬頭望著他,道,「你在巷子外面等我,照顧好我妹妹。」

「……是。」陳墨軒一步三回頭的走出巷口,跟小諾亞大眼瞪小眼。

小巷子里明明沒有任何揍人的摔打聲,林冥候卻各種凄厲慘叫,簡直比薄皮拆骨凌遲處死更加令人心驚膽戰,陳墨軒好奇得抓耳撓腮,看了一眼乖巧的站在旁邊啃棒棒糖的小妹妹,他終於還是忍不住探了個腦袋出去觀望小巷裡的情況,然後,目瞪口呆。

成天啟根本沒有動手,只是抱臂站在一邊,而林冥候卻痛苦的在地面上翻滾,像一隻被刺穿七寸的蛇一般,陳墨軒莫名覺得有股寒氣從腳底板直往上沖,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成天啟抬頭,犀利的目光直接穿過整條小巷落在陳墨軒身上,陳墨軒乾巴巴的扯了扯嘴角,卻實在是笑不出來,他暗自縮縮脖子,成天啟倒是沒說什麼,他調教熊孩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不怕人圍觀,突然,他臉色微變,怒道,「我妹妹呢??」

陳墨軒一愣,「在這呢。」說著他回頭就想將小妹子牽出來,卻直接傻眼在當場。

他身後空蕩蕩的,小諾亞完全不見了蹤影,陳墨軒立馬抬頭四顧,這條街很寬敞,道面整齊,也沒什麼路人來往,一眼就能將整條街看到頭,可是別說小蘿莉了,連個女的都看不到。

陳墨軒的臉色瞬間慘白,驚駭的望著衝出來的成天啟,張了張嘴,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成天啟憤怒的直接給了他一拳,陳墨軒被他揍得摔在地上,臉頰瞬間就腫了起來,卻訥訥的看著成天啟什麼都不敢說,成天啟狠狠瞪了他一眼,臉色鐵青的道,「愣著幹什麼,還不趕快給我去找。」

陳墨軒忙不迭的點頭,爬起來轉身就跑,而成天啟也認準一個方向尋覓過去。

成天啟出巷子之前便解除了林冥候的痛苦狀態,林冥候一骨碌爬了起來,精神抖擻的樣子似乎之前的慘叫痛苦都是錯覺一般,林冥候有些後怕的揉了揉胸口,看著空蕩蕩的巷子口目光閃了閃,他狠狠一咬牙,卻還是朝著成天啟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我才不是擔心成天啟呢,我只是尊老愛幼不想個小不點失蹤而已!——林冥候給自己找理由。

小諾亞原本是很認真站在哥哥朋友身邊啃棒棒糖的,可是,風裡卻突然傳來一陣陌生又熟悉的能量波動,小諾亞抬頭看了一眼趴在牆腳偷看得正起勁的陳墨軒,一聲不吭的轉身就跑,以她的速度,循著風的指引,秒秒鐘就轉不見了,饒是成天啟立刻就發現了她的離開還是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