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二七章正面交鋒(三更)

第五二七章正面交鋒(三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1-07 20:38  字數:2180

「什麼?涵涵,你怎麼不早點說!聽你的描述,我差不多能猜到這兩個人是誰了,敢碰我媳婦兒,真是不想活了!」逸雪攥緊了拳頭,內心更加自責,是他和那個林雅在一起,疏忽了如涵,才讓她身陷險境。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本文由

首發

「媳婦兒?誰是你媳婦兒!」剛才逸雪說「為夫」,如涵沒注意到,這會兒的「媳婦兒」卻聽得一清二楚,撇著小嘴兒,對著逸雪的臉問道。

「當然是說……你呀,不然,誰會給我做媳婦!」逸雪嘟著嘴,竟然撒起嬌來,如涵第一次見他這樣,忍俊不禁。這一刻,如涵看他看得十分認真,似乎要把他臉上的每一個毛孔,每一個表情都看得一清二楚,她想知道,這個小雪花為什麼這麼百變,時而邪魅,時而冷酷,時而溫柔,時而調皮……真是個多面雪花。

半響之後,她收回了目光,鬆了一口氣,笑著說道:「你知道他們是誰就好,不然我還真擔心,這兩個人盯著我不放。」

逸雪笑了,看著如涵埋頭在自己的肩膀上,燦如水晶的眼眸,變得越發靈動起來,他低頭輕拍她瑩潤的肩頭,聲音溫和如同輕柔小夜曲:「放心,有我在,誰也別想傷害你,我不會再給他們機會的!」

清晨的陽光從落地窗灑進來,原木色的地板上,懶洋洋異地波光粼粼的碎光。chuang上坐著一對璧人。女子藕色的滑嫩肩頭。映上層層疊疊的水色,像是攬了一潭清澈的泉水在懷,沁心的甜潤從她的懷中,緩緩流入逸雪的眼中,兩人目光交匯,看到彼此眼中的綿綿情意,不由會心一笑……歲月靜好,大概就是如此吧。

逸雪公司有事。陪如涵吃過早餐就先走了,如涵一個人沿著海邊的小道,享受這微帶濕潤和涼意的大好清晨,一邊舒展著身體,一邊放鬆心情。

「沈小姐真是好興緻,大清早一個人鍛煉身體呢?」林雅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身上還穿著昨晚的一套剪裁得體的連衣裙,看著如涵,眼裡冒著妒火,鼻子里冷哼一聲。嗤笑道:「不過像你這樣的小姑娘,的確是比不上大家名媛。有那個資本去美容中心保養,多鍛煉一下,也湊合著還能拼上個幾年的青春。」林雅不知如涵身份,還以為她是初出茅廬的小姑娘,眼裡都是輕蔑。

「不好意思。」如涵撓了撓頭,半響之後,說道「請問,我認識你嗎?」

林雅的臉頓時沉了下來,捏著金色鐵鏈小提包的手,暗暗發力,指尖用力捏的紫灰,臉上僵硬地撐出大方優雅的笑容,卻帶著一股子驕傲:「我們之前見過的,我是辰逸雪的未婚妻,順便提醒你一下,我家和辰氏可是不相上下,我們才是真正的門當戶對。」

「額,那我就知道了。」如涵恍然大悟地點點頭,腦袋順帶著左右搖晃了兩圈,做了一小節頭部的舒展,說道:「說起來我們也算見過一次面,估計,你看著我很不爽吧,早知道林小姐有cosplay木乃伊的嗜好,昨晚,我不該多管閑事的,倒是擾了你的興緻!不好意思了!」

如涵陰陽怪氣的語調,氣得林雅臉色發白,問題是,她說的還是事實,昨晚小張捆著林雅下樓後,本要把林雅找個地方扔著的,是如涵顧及她的面子,讓小張放了她,卻沒想到,她是好心做了壞事,現在這女人找上門來了。

「沈如涵!」林雅咬牙突然尖利地大叫。

如涵被她嚇得渾身雞皮疙瘩冒了出來,不想跟她過多糾纏,皺著眉頭道:「幹嘛,我還有事兒呢!要是你沒事只想找我茬,就不必了,我沒時間!」

想到這女人的卑鄙行徑,如涵心生厭惡,不然,她從不會這樣與人說話。

她說完就走,林雅這樣的女人,出身良好,又有幾分教養,還是商界大佬的女兒,在社會上還是有一定的地位的,如涵雖然厭惡她,但是也沒到憎恨她的程度,所以,她只想繞著走。

「你給我站住!」林雅可沒想要放過她,大步走過去,趕上她,伸手扯住如涵的肩頭往回拚命地按:「我叫你給我站住,你是聾子嗎?」

話音未落,精緻袖口揚起一陣風,凌厲的巴掌從半空而起,直接抽向如涵的臉!

如涵身體微滯,雙肩後仰,眼裡泛起不耐煩的神色,右手快速攔截住她扇下來的巴掌。

「林小姐,你這手到底抽了多少人的臉,才練就這嫻熟自然的功夫!要我說,千金大小姐,就該乖乖地躲在爸媽身後,嬌滴滴地裝作驚慌失措的樣子才對,這種動武的粗活還是不做的好!」

她眉眼低垂,看見林雅眼中的厲色,淡淡笑道:「怎麼,不信?隨你吧,我最不愛與人為敵,但是也不喜歡別人隨便傷害我,你懂嗎?」

林雅失了手,心裡不痛快,看著如涵準備離開,氣得不顧形象大聲叫起來。

「你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有一副漂亮的軀殼嗎,沈如涵,我不會放棄的,你等著,逸雪早晚是我的!」

如涵轉身,雙眼眯起,笑容在寒風中搖曳:「好,我等著!」

海城市郊的一處宅子里。

「辰先生,七爺已經在等你了。」穿著整齊的男人拉開竹簾,單手垂放在胸前,恭敬地請逸雪進去。

逸雪淡然點頭,掃了一眼屋外站著的兩對人,抬腳走進廳內。

廳內的布置擺設,充斥著濃郁的中國風,雕花檀木太師椅,景泰藍瓷花瓶,盛開著富貴牡丹的刺繡屏風上,掛著手臂粗的佛珠,屏風上頭,高堂中間供著關二爺紅袍披巾雕像,空氣重流淌著清茶與貢香的味道。

「你這壞習慣什麼時候能改掉,每次沒叫你坐就坐,叫你做,你又不做。」七爺起身,捻著手裡的佛珠,瞟了他一眼,一語雙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