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二四章偶爾也做女漢子(三更)

第五二四章偶爾也做女漢子(三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1-06 20:29  字數:2207

「我勸你別打其他主意,乖乖閉上眼,免得看見自己腦袋開huā的慘樣!」高個子突然拿出一把槍,撥開保險栓,槍口抵住她的腦袋,手微微顫抖,似乎有些不忍。

「唉,不然,就把她放了吧,我們」個子稍矮的那個男人雙眼冒著貪婪的表情,雙手來回搓個不停:「嘖嘖順便」

如涵見狀,害怕的往後退了退。

「不行!」高個子不肯,指著如涵的槍口,力道又加重了幾分。

「哎,我說你這人會不會做事!這麼漂亮的妞兒殺了多可惜,完事之後你再滅口不行嗎!」矮個子十分好面子,頓時火大地推了高個子一把。

如涵等得就是這個時候!

她突然靈活地一個跳躍,趁著高個子被推得往後一個趔趄,伸手掰過他的胳膊,右手敏捷奪過槍,槍早已經打開了保險栓,她拿到槍的同時,片刻沒有猶豫,對準高個子的大腿附近,就是一槍!第一次開槍,還真有些害怕,不過,在這種情況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如涵已經顧不得許多。

呯!

她動作迅猛,所有的動作像是早就已經演練過無數遍,一氣呵成。矮個子這個時候才意識到自己闖了禍,連忙抓住自己手裡的槍,對準如涵。

她陰狠一笑,比他更快,槍洞遞到他的兩腿之間,用槍管拍了拍,臉上笑意涼的瘮人:「東西不大,就別一天到晚想著上姑娘。」

「你、你到底是誰!」矮個子嚇得臉色鐵青。看著如涵一張略顯蒼白的臉,開始結巴,這個女人明明剛才還一臉柔弱。轉眼之間就變得兇狠,拿著槍指著自己的命根子:「七、七爺不會放過你的!」

「告訴你們那七爺。就是他肯放過我,我也不會放過他!」如涵呸了一聲,眼睛裡閃爍著精光:「本姑娘最瞧不起暗地裡使陰的人!」

她還正要說什麼,巷子那端突然響起一陣嘈雜的腳步聲,聽起來人數不少,大約十來人左右,她眉頭微皺,一手執槍。指向矮個子男人雙褪之間,一手在他身上翻,快速問道:「你知道辰逸雪嗎?」

「辰、辰先生。」

「知道?」如涵停下翻查的動作,雙眸眯起,單膝著地,手裡的槍往男人的褲襠里送了送:「他和你們那個什麼七爺,是什麼關係?」

「七爺是辰老太太的結拜哥哥,姑奶奶,你能不能把槍挪個地兒我」

她冷笑一聲,喲。這麼近的關係呢!

那頭腳步聲已經逼近,如涵把槍口朝著旁邊挪了挪,陰沉一笑:「趁著姑奶奶逃命的當回。捂著你的寶貝奔去醫院還有得救!」

話音一落,她利索開槍,呯!的一聲嚇得矮個子男人捂著褲襠連連後退,褲襠里一片濕噠噠的水漬。

她自己則是一個鷂子翻身,拼了命地跑開了,動作熟稔乾淨,完全不像是個慌慌張張逃命的女孩兒。

「這家店很不錯,我來過幾次,它樓上還有可以住宿過夜的地方。晚上靠著海邊,風景很好。」林雅接過侍者遞過來的*啡。微微一笑,說出的話。別有用意。

逸雪裝作沒有聽懂,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兩個人又說了一些閑話之後,他放下*啡杯,一手輕輕攪動銀勺,笑著問道:「今天七叔說要把以前的那樁事情了結,我想著估計有些難。」

他笑著微微抬頭,觀察林雅臉上的表情,果然,她疑惑一皺眉,片刻之後,有些遲疑說道:「我爸之前跟你說過嗎?」

七叔明明是將這件事情暗中交給自己的屬下去做,就連逸楠都沒有告訴,又怎麼會告訴他,逸雪太聰明睿智,七叔看中他的才華,不敢將他放手,任他自己去逐鹿,所以一直以來,才會在海城市緊緊地抑制著他,從辰父辰母,到弟弟的威脅,都是其中手段難道說,這次七叔出來之後,另有打算?

逸雪微笑,語氣裡帶著埋怨地惆悵:「你也知道,七叔對我一直不放心,他說的不詳細,只是一帶而過,我隨便聽了幾句,覺得這事兒聽起來簡單,但是實際上去做,卻是有幾分難度,也不知道七叔準備如何。」

林雅這才淡淡一笑,伸手喚過侍者,說道:「麻煩能不能換兩杯白蘭地,謝謝。」

逸雪沒有阻止,伸手將*啡杯推到一邊,算是默認。林雅是聰明人,雖然是個女子,但是在眾多家族的利益紛爭中,一直都很能站穩腳跟,她想喝酒,喝完才肯說真話,他陪就是,幾杯烈酒還難不倒他。

「我一開始的想法,跟你的一樣,畢竟是十年前的案子,當年爸爸因為案件特殊,在定罪幾年後才入獄,那幾年都沒有找到當初匿名遮臉指證的小孩,如今過去了這麼久,想要找到人,簡直就是大海撈針。」她舉杯輕輕碰了一下逸雪的杯子。

逸雪淡淡一笑,眉目之間卻輕輕蹙了蹙,仰頭喝了一口,說道:「七叔既然是已經準備動手,想必已經是找到人了。」

「那是當然。」林雅笑的有幾分驕傲「今天早上剛得到的消息,當初的那個孩子現在跟著他母親就住在這一帶,所有的條件都吻合。」

逸雪放下酒杯,不再喝,而是輕輕哦了一聲。

「剛才爸爸過來就是為了這事,現在差不多應該已經找到人了吧,聽說要找的人,經常混跡在這一帶嗯,似乎是姓李,叫李偉還是叫李什麼的,我記得不太清」

逸雪手微微一抖,很快恢復平靜,他低頭看了看手腕上的機械錶,站起身子來,抬頭溫柔的結束了這個話題:「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林雅也起身,她卻不是要走,伸手輕輕挽著逸雪的手臂,身子貼近他解釋的胸膛,五指妖嬈的一點點在他胸口畫著圓圈,踮起腳尖,在他耳邊輕言慢語的呢喃:「逸雪,這麼早回去也是無聊,喝了點酒,你難道沒有覺得,身子有些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