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二零章我愛你(二更)

第五二零章我愛你(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1-05 14:28  字數:2319

「嗯,越過柵欄之前的事兒我有印象,之後我就什麼都不記得了,逸雪哥,你受傷了?」目光掠過逸雪的肩膀處,如涵一陣心疼。

「沒事,只是輕微的擦傷,倒是你,把我嚇壞了,看你醒來我就放心了,醫生說你只是受了驚嚇,喝點安神的『葯』就好了。」逸雪一雙深潭悠遠的眸子,認真的盯著她,若是她願意,他要娶她,讓她成為辰家的媳『婦』,他的妻子,這一輩子,由他護在她的身前,保她一世風雨無憂。

「你呀,總是想著我,讓我看看,傷口要上『葯』的,不然感染了怎麼辦!」如涵眉頭微蹙,嗔怪地在他胸口捶了一下。

「涵涵,你知道嗎,我非常非常愛你!答應我,讓我一輩子照顧你!」逸雪一臉深情。

「怎麼一輩子照顧我,讓我嫁入辰家,做少『奶』『奶』嗎?」

逸雪嘴角凝聚起來的笑容,摻雜了幾分欣喜,半響之後,他伸手『揉』『亂』她蓬鬆的黑髮,眯著眼睛,戲謔說道:「你傻呀,我怎麼可能會這麼想,你沈如涵就是想嫁,我還得考慮一下呢,你以為辰家少『奶』『奶』的位置,是誰都好坐的嗎!」

如涵嘿嘿一笑,假裝鬆了一口氣,說道:「那就好!我可不敢坐,不然,那麼多槍口對著我,我還真害怕!」

「來,先不討論這個問題,把『葯』吃了!」逸雪低下頭去,黑乎乎的中『葯』湯里,映出他黑水晶一樣的眸子,『盪』出絲絲無可奈何。

晚飯十分簡單,老人烤了兩條魚,野生的水果,加上半隻野兔肉。香氣溢鼻,吃得如涵大呼過癮。我曾經愛你如生命520

這幾天,跟著逸雪吃完這家高級餐廳吃那家頂級廚子吃得膩膩的。她覺得此時此刻吃到的,才是最圓滿的一次。

「真好吃!你還別說。有家的味道,很美味……」如涵抬頭望著屋頂,想了半天之後,眼角有些濕潤:「大叔,謝謝您!」

「傻丫頭!」老人呵呵一笑,夾了一片魚給她,渾濁的眸子里,映出爐火跳躍的顏『色』。微微出神。

比起如涵的狼吞虎咽,逸雪一如既往地吃得斯條慢理,魚刺一根根整理出來,像他這樣穿著粗布衣卷著褲腳『露』出小腿光著腳坐在一截木樁上,也能吃得如此尊貴大方的,估計這世上,再也找不出來第二人!

就連吃水果也是,他利索的削了幾根類似小水果叉的簽子,放在旁邊,一塊一塊。優雅的遞進如涵的嘴巴里。

「大叔,你真的不和我們一起離開嗎?我帶你去海城玩玩,也算是表示我們的感謝!」

「呵呵。你們年輕人和我這老頭子不一樣,我在這裡住了十來年了,早就已經習慣,要是真回去,說不定還不適應現代的生活。」老人擺擺手說道。

「那……大叔,過段時間我和逸雪哥來看你,給你帶些好吃的!」吃貨的世界裡,美食便是最好的禮物。

村裡的兩日時光,很快就過去。如涵的身體,經過逸雪的精心調養。也好的差不多了,只等著小張來接人。所以,兩人整日無所事事,只得做些無聊的事情,打發時間。

當小張帶著一眾屬下,憂心忡忡地趕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穿著粗布衣服的逸雪和同樣打扮的如涵,兩個人面對面盤腿坐在樹墩上,拿著樹葉子做成的撲克牌,正在鬥地主,誰輸了就往前挪一點。

小張尷尬出聲,打斷忽視眾人差點兒嘴巴對上嘴巴的兩個人,眼神恭敬地看著逸雪,遞過去手裡疊得整齊的衣服,說道:「辰先生,請您換衣服。」

「等下,打完這局再說。」逸雪目不斜視揮揮手,兩百米外,他就知道小張帶著人來了,他本不應該這樣的狀態出現在屬下面前,但是眼看著這把他就要贏了,如涵就要主動把小嘴湊過來,他哪裡肯放棄這個大好的機會。

「可是,七爺在遊船上等您。我們得趕過去!」

「額……」逸雪不情願,卻也不得不起身了,二人和老人家道了別,和小張等人離開了小村子。

「逸雪哥,我喜歡這裡,改天我們再來好不好?」如涵戀戀不捨地回頭看著老人。我曾經愛你如生命520

逸雪笑著點點頭,一臉寵愛。

要說這七爺,可是海城有名的商界大佬,商場幾十載,靠的是一個誠信取勝,相當於不掛職的商業會長,連辰老太太都要敬他三分。

輪船並不大,隨處的裝修卻十分豪邁,堪比三五艘遊艇的奢華,天花板上五『色』施洛華水晶吊燈,檀木『色』的地板上,整張羊絨地氈鋪滿房間,桌椅無一不精緻擺設,角落裡落著的兩個一個來高的青瓷花瓶,如涵看得出來,這些陳設價值不菲,心想著萬一海上風浪一大,好幾十萬的東西,輕輕一碰,就沒了。

如涵低著頭跟著逸雪進去,先是被船上的奢華暗暗驚訝了一番,接著看見房間裡面的人,恨不得此時此刻,打個地洞,把那人塞進海里去。

逸楠似笑非笑,抱著胸膛,半斜靠在窗戶旁邊,看見他們進來,薄唇微張,說道:「哥,你和沈小姐還真是福大命大。」

如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聯想到那天晚上,自己帶著滅火器衝進槍陣,乾冰凍傷了他的臉,怎麼她感覺這廝不僅沒有半分傷,反而更加好看了一些。

「那也是托你的福,要說瑪莎拉蒂似乎比保時捷『性』能更好些,不然,我們怎麼就飛了過去,保時捷就撞在柵欄上呢!」逸雪此時早就已經換好衣服,重新成為那個睿智穩沉的男人,淡淡瞥一眼逸楠,眼中諷刺意味十足。

「你應該感謝七叔才是,是七叔教導我們,要給人留活路,否則的話……」他微微眯起眼睛,單手比了一個槍的手勢,透明的指尖指向如涵的眉心,然後移到逸雪的心臟上,做個開槍的手勢,張了張口:「砰!」

「七叔人呢?」說到七爺,逸雪臉『色』便就沉了幾分。

「在裡面。」逸楠擺了擺下巴,指向一扇閉合的門,淡淡的笑,說道:「你該不會,準備把這美人兒也帶進去吧,我可不能擔保,七爺會不會看上她。」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