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一九章驚心動魄(一更)

第五一九章驚心動魄(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1-05 09:08  字數:2265

看著後邊的車越來越快,如涵已經意識到現在的情況,她大腦中一片空白,看到自己的手腕被逸雪扼得青紫,那隻緊緊抓著自己的胳膊,顯得格外的穩定和堅實。

突然之間,她像是跳入水中的魚,重新呼吸到屬於自己的空氣,瞬間恢復過來。

「逸雪哥,一定是辰逸楠,他想置你於死地,快打電話報警!」

「現在最重要的不是報警,我們要想辦法把這輛車甩開,或者,開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逸雪大喊,提醒前面的司機。

逸雪不知道,這司機不是普通的司機,他可是小張精心挑選的,訓練有素的保鏢,當他二人慌『亂』緊張的時候,這司機兼保鏢卻鎮定得很。

「辰少爺,別急,相信我,能把他們甩開,你們準備好了,系好安全帶,坐穩了!我知道前邊有個柵欄,我會加足馬力,從柵欄上方越過去,而他們沒有防備,一定會撞到欄杆上!」無需多說,逸雪和如涵都明白了他的用意。

「好!放心吧,我們做好準備了!」

無意識中,如涵喃喃自語,牢牢地抓住逸雪的手心,沒有絲毫要放鬆的意思。

正如司機所說,沒過一會兒,前方就出現了一處紅白相間的柵欄,柵欄的一邊是公路,另一邊是剛剛收割完沒多久的莊稼,眼看著柵欄越來越近,如涵和逸雪不約而同地閉上了眼睛……我曾經愛你如生命519

幾個小時後,海城新聞電視台。

現在為您『插』播一則新聞,今日下午十八時五十七分,一輛載有三人的黑『色』保時捷跑車,在海城郊區發生事故,撞擊在一米高的柵欄上。三人均受重傷,目前正在搶救當中,事故的原因。有關部門正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這群笨蛋!」辰逸楠隨手拿起遙控器,砸在了地上。「你們怎麼不多派幾伙人跟著?」

「少爺。我們猜想,辰逸雪也許有所防備,人多反而顯眼,就選了最得力的三個人。或許,紫檀木象棋,在小張的手上也說不定,您再給我們半天之間,我們一定把象棋弄到手。」

「不用了。」逸楠伸了一個懶腰。站起來,整理領帶,他穿起正裝來,又顯出另外一番風味來,亦正亦邪,看不清楚這人,哪一張美艷的面容,才屬於真正的他。

「準備一下,去接七爺,至於象棋。既然哥不見了蹤影,也就不需要那種東西來孝敬他老人家了。」

「是。」

=====

如涵渾身酸痛,四肢百骸。像是被人一根根拆開之後,隨意的放在一邊,沒有來得及拼湊起來,她劇烈疼痛的腦袋裡面,渾渾噩噩走馬燈似的,晃過許多不連續的片段。

背後像是有無數雙大手推著她,四面八方湧來沉悶洶湧的空氣,刀割似的,快要把她的背部撕開。她努力睜開眼睛,模糊的視線中。男人緊緊地抱著自己,臉上被寒冷的冰風劃開血紅的口子……

無限的漆黑彷彿要將她吞噬。她瘦小的背影,在封閉的空間里,越來越小,越來越遠,最後竟然倒回到幾歲的時光,漆黑空間里的唯一光亮處,卓君走在前邊,頭也不回的離開,她奮力追趕,伸長了手臂,也觸『摸』不到那唯一的光線……

「姑娘,醒一醒……醒一醒……」恍然間,有人拍著她的臉頰,鼻子前端傳來濃重中『葯』的味道。

「咳咳……咳……咳……」猛然一陣咳嗽,她在漆黑中被囚溺,黑暗狂卷,將她『逼』醒。

睜開腫重的眼睛,看見入眼的陌生人,縱然是年歲已大的老年人,她第一反應,依然是戒備森嚴,快速抓過蓋在身上的被子,眼眸里厲光一閃而過,嗓子干疼地彷彿大火灼燒過,「你是誰?!」

「涵涵,別怕,哥哥在這兒!」我曾經愛你如生命519

如涵聽見熟悉的聲音,抬起頭去,逸雪穿著一件略顯寬鬆的純白『色』背心,緊實白皙的肌膚『裸』『露』在外面,胳膊靠近肩膀的地方,有幾處擦傷。

她平常看習慣了他穿黑『色』禮服,或是西裝筆挺的樣子,突然看見他不講究,隨意邋遢,不禁笑了出來。

「醒了就好,呵呵,你們先聊,我去做飯,難得少爺過來一趟,嘗嘗我的廚藝。」老人似乎很久沒有說過話了,嗓音生疏,把手裡的湯『葯』放在一邊的小桌上。

如涵這才趁空打量屋內,全部都是木製的簡單桌椅,普通人家裡面應該有的東西,像電燈、電視機、飲水機什麼的,在這完全看不見,更別說其他的高科技產品,她端過木頭做成的碗,不由自主蹙眉道:「你不像是一個能放下戒心的人,就不怕這其中有詐?」

「這裡是海城附近的小村子,這老人家是辰家的老管家,離開辰家後,他就住在這裡。這屋子裡面的東西,換做是生活在都市的人,哪有這個耐心,來做這些東西。」

如涵看了一眼,覺得也是,她生來習慣對陌生的環境進行一個全方位的分析,否則的話,不安的感覺會一直存在,看著屋子裡的物品,她突然眼前一亮:「喂,小雪花!」

角落裡,一台綠『色』的漆皮機器歪倒在旮旯角落裡。

「一台老舊的收音機,」逸雪接過她手裡的『葯』碗,一點點的喂她,如涵的心思轉的這麼快,這一點讓他十分欣慰,至少,危險時刻,她的敏捷聰慧足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他笑道:「沒見過這東西吧,這是台老式收音機。」

「逸雪哥,我們怎麼會在這裡?」如涵抽身從chuang上起來,疼得噝噝抽氣,在逸雪的攙扶下,搗騰著收音機,才動了一下,她就趕緊按住逸雪的手:「有電!還有電!哈哈哈!真有趣!」她臉上的欣喜,表『露』無遺。

「涵涵,你真勇敢,你知道嗎,我們的車越過柵欄,飛的很高,著落的時候產生了很大的衝擊力,你竟然能鎮定地握著我的手!謝天謝地,你只是暈過去了!」逸雪眼裡閃著光,由衷讚歎。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