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一五章兄弟間的爭奪

第五一五章兄弟間的爭奪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1-01 16:31  字數:3306

如涵從未主動和他親熱,當逸雪正沉浸在這突如其來的美好時,如涵卻來了個360度的大轉變,她狡黠一笑,輕巧地從逸雪身上一躍,跳到了地上,又跑到門口,打開了門,對著門外喊道:「小張哥,辰先生要訂餐,去餐廳吃飯!」

「這個小壞蛋!」逸雪無奈,只得強壓身體燃起的火熱,起身坐了起來,扣好了扣子。

小張應聲趕到,「辰先生,您要訂那家餐廳,我去訂?」

「問沈小姐吧,她說訂哪裡就訂哪裡。」

如涵回頭,向他扮了個鬼臉,蹦跳著走了出去。在餐廳吃過了飯,幾個人到了當地有名的伯靈頓市場……

倫敦大霧小雨的天氣,讓人覺得十分的壓抑,而位於伯靈頓市場街某一處地下停車場的入口,著裝整齊黑色西服戴著墨鏡的保安雙手交疊,站在停車場的入口,彷彿隔絕了霧都的寒意。

「這是一副來自於中國的紫檀木古象棋,底價一百五十萬……」

「三百萬。」慵懶的聲音突兀在拍賣會場響起,一隻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懶洋洋舉著手裡的號碼牌,撐著下巴打了一個呵欠,直接打斷主持人的話。

能出席這種拍賣會場的人,來頭都不小,但是一開始出價,就出到競拍物品的雙倍。卻鮮少會有人會這麼做。會場裡面頓時起了一陣小小的議論。轉頭看說話的人。

「是楠少爺。」小張伸出食指,把鼻樑上的鏡框,往上推了推,轉過頭,低聲告訴逸雪。

「這位先生出價三百萬,三百萬一次……」

辰逸楠百無聊賴的晃著自己手裡的號碼牌,狹長的眸子眯著看台上的那副紫檀木象棋,繼而視線落在坐在前幾排的逸雪身上。眼梢揚起笑意。

「三百二十萬。」小張舉起手裡的號碼牌,額頭上已經有薄薄地一層汗意,這一次辰逸雪特意來到倫敦,就是為了競拍這一幅少見的紫檀木象棋,據說是為了送給某個長輩的賀禮。

「三百二十萬一次……」

「四百萬。」依然是慵懶的調子,尾音拖長,逸楠單手舉起,臉上表情認真,靠在皮質沙發上,一手端著紅酒輕輕搖晃。始終笑意淺淺。

「四百二十萬。」小張再次舉牌,額頭上汗意已經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眼中的堅定。

身邊逸雪面無表情的看著台上的紫檀木象棋,逸楠跟他爭,他以前都可以裝作視而不見,但是這一次卻萬萬不行,這幅象棋對他而言,雖然沒有那麼重要,但是……

「四百二十萬一次……」

「五百萬。」逸楠淡淡出口,手裡的牌子來回搖晃,差點打到旁邊座位上金髮碧眼的女人,他扭轉過頭,笑米米的點點頭,表示歉意,繼而「呀」的輕輕一聲低呼:「好巧,剛好是包養一個妞兒的價錢。」

聲音不大不小,剛剛能夠傳進逸雪的耳朵裡面。

「辰先生。」不敢擅自往上加價,他知道像這樣的紫檀木古象棋,全世界一共有三副,這一次競拍不到,還會有下一次的機會,他要做的,是為辰先生以最小的代價,獲取最大的利潤:「這樣的價格,已經遠遠超出市面上價格的三倍……」

「七百萬。」逸雪垂眸,伸手拿過自己的號碼牌,第一次舉了起來。

「這位先生出價七百萬!七百萬第一次!七百萬第二次!」主持人突然被這高價刺激,十分興奮,眼光落在逸楠的身上,畢竟,逸楠第一個叫價,而且也一直在和對方抬價,他手中的小木錘子舉起,雙眼放光,似乎在等著這個長相出眾,帶著幾分邪氣的男子繼續出價。

「嗯哼……這麼快就忍不住了,真沒意思,讓給他吧,我不要了。」逸楠輕笑蹙眉,把手裡的號碼牌扔出去,也沒有再打算競拍其他的物品的打算,起身走出了拍賣大廳。

「七百萬第三次!恭喜這位先生,以七百萬高價拍得紫檀木古象棋!」

一錘定音,逸雪眼光淡淡,至始至終,視線都沒有從那副象棋上挪開。

「逸雪哥,你很喜歡這象棋?」如涵雖然不懂拍賣場上的事兒,但以她的了解,覺得這副象棋根本不值這個價。

逸雪苦笑了一下,點了點頭,拉著如涵的手,也走了出去。小張和幾個隨從跟著他二人,卻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逸雪背著手,望著天,他一時興起,想在異國的街頭走一走,朦朧英式宮廷路燈的暖燈光下,他眸子含笑晶亮,溫柔的看著她,淡淡淺笑:「涵涵,這次帶你出來,有點冒險,但我相信自己,可以保護你。」

「呃?」如涵呆愣發傻,不知逸雪說的冒險是什麼。

「涵涵,有些事情,我會慢慢告訴你的,也許你不會懂得,辰家表面上看上去和諧,卻暗藏著……」想了想,逸雪還是沒有說下去,他怕嚇到如涵,也怕給她造成心理陰影。

「你說的是你的弟弟?」如涵何等聰明,從辰逸楠怪異跋扈的行為中,她便猜到了些許。

「嗯,在英國的這幾天,你一定不要離開我的視線,上次的事兒絕不是他一時興起,而是他預謀之中的,他動不了我,就想從我身邊的人身上下手。」低頭看著如涵,逸雪眼裡滿是擔憂和憐惜。

「放心吧,我一定不離開你,做個合格的小跟屁蟲。」如涵故作輕鬆地笑著,想化解逸雪心中的不安。

「好!這我就放心了!」逸雪握住如涵的手,他的掌心溫和乾燥,每一寸的紋路都清晰無比,嘆了一口氣,在心裡說道:「小涵涵,你知道嗎,你,比我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