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一二章無端非禮

第五一二章無端非禮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0-29 16:39  字數:3326

說是聚餐,無非就他們幾個人,如涵奇怪,自從見面,也沒見辰家人介紹這個美男子給她認識,他口口聲聲叫逸雪「哥」,逸雪似乎很不愛搭理他,辰老太太似乎也對他不咸不淡的。

當天晚上,辰母留兩人過夜,如涵是沒有任何意見,反正他在逸雪的公寓里住過,辰夕也說,有點公司上的事情,要跟逸雪商議一下,兩個人就這樣留了下來。

辰家大宅房間多的是,逸雪和如涵分別睡不同的房間,晚上九點多鐘的時候,傭人前來敲門,說是辰夕在書房等逸雪過去。

「老實在房間裡面呆著,哪裡也別去,涵涵!」走到如涵房間門口,敲開了門,逸雪微蹙著的眉頭叮囑道「等我回來。」如涵忍不住笑:「拜託,我的辰大少爺,這是在你家,我還能到哪兒去,你就放心去吧。」

「小心點我那個弟弟,離他遠一點。」逸雪又加了一句之後,才離開,朝著書房的方向走去。

如涵想到那張帶著魅『惑』的臉,突然有些出神,這男人,長得倒是蠻好看!

兩兄弟明明是相似的臉,卻有兩種極端的氣質。逸雪笑的時候,有和煦溫暖的味道,不笑的時候,有睿智的沉穩和嚴肅,是個容易讓人一眼著『迷』的男人。

但是他弟弟卻不同,他一雙眼睛,似乎隨時隨地都在笑,只是那笑意分為很多種不同,或是別有意味,或者嘲諷。或是……帶著邪氣……我曾經愛你如生命512

如涵打開水龍頭,低頭用冷水沖臉,想把腦袋裡面的那張邪氣的臉趕走。一邊喃喃念叨:「離他遠點,是應該離他遠點……」

「你要離誰遠一點呢!?」鏡子里。男人半抱胸膛,額前劉海垂下來,落下疏密的陰影,他斜斜倚在門上,笑意款款地看著滿臉水珠的女人,燈光照『射』之下,他本就妖嬈的臉,淡淡流溢出薄薄的一層光影。愈發像是從畫里走出來的人。

「你,你怎麼在這裡?」她來上個洗手間而已,不會這麼巧吧,他也來上洗手間?

「我在這裡等你呀。」辰逸楠眼梢笑著眯了眯,燈光有點刺眼,讓如涵看不見他眼底的意圖。

如涵下意識的後退一步,咬著牙尖,沒有說話,這個男人,渾身透『露』流溢出來的氣息。帶著一種莫名的危險,讓人捉『摸』不透他下一句話,下一個動作。會是什麼。

假如說辰逸雪是一隻優雅高貴的獵豹,那麼,他這個弟弟,則是一隻妖魅狡猾的狐狸,她願意花點耐心面對偶爾爆發的獵豹,但是卻不願意麵對狐狸的假笑。

因為……太嚇人了!

她後退一步,退得太急,身子已經抵達光滑冰涼的牆壁。

辰逸楠笑盈盈的朝前邁了一小步子,腳印剛好落在她前一秒站的地方。他身體前傾,兩個人鼻尖幾乎擦到鼻尖:「難道。我哥沒有告訴你,叫你老老實實呆在房間。不要『亂』跑嗎?真是只不乖的小東西,小心會受到哥哥的懲罰哦……」

「你—」如涵此時此刻要是還感受不到這個男人的意圖的話,那她就是傻子,不著痕迹的把自己的身體,往邊上挪了一點,避開和他面對面的視線,她垂下眼眸,有些局促地開口:「你要用洗手間,能不能……讓我先出去?」

「呵呵。」辰逸楠邪魅一笑,唇線彎了彎,伸手直接探向她的裙底,溫熱的氣息噴在她的臉上:「當然不可以,因為我要享用的……是你呀……」

「逸雪!」偌大的書房裡,書墨香味撲面而來,辰夕穿一身寬鬆的深褐『色』中式綢緞對襟睡袍,站在書桌後面,手中的狼毫擱在筆山架子上,淡淡開口:「關於楠兒,雖是你大伯的私生子,但畢竟是你兄弟,有的時候,他做得過分,你能讓,就讓著他一些。」

「您覺得他只是做得過分嗎?」逸雪冷冷一笑,挑了一把太師椅坐下來,說道:「要不是大伯認了他,他會是我們辰家人嗎?自從他到咱們家,我們辰氏就沒安靜過,冷血、自私、殘忍、不擇手段……他全部符合。」

「逸雪!」辰夕似乎也十分無奈,誰讓他是他大哥的孩子,只是這孩子有的時候,太不可理喻。

他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孩子,自小和那女人長大,沒得到很好的教育,心裡有些畸形,也是意料之中的,也許,過一段時間就好了吧。」我曾經愛你如生命512

「爸,要是你是找我說這件事情的話,我沒有什麼好說的,我先回房間了。」他打斷父親的話,淡淡起身,看著父親已經顯老的身姿,「您也早點休息。」

洗手間內,氣氛異常緊張。

「你要幹什麼!你放開我,我是你哥的朋友!」如涵被他的動作嚇到,慌忙攔住他的胳膊,往外掀開。

哪知辰逸楠看起來瘦弱,卻十分有力氣,他不但沒有被如涵推開,反而笑著附身上前,按住她的雙手,低頭輕嗅她的胸前:「你剛才的聲音要是再大一點就好了,啊,你猜,要是我嬸嬸恰巧經過,看到我們兩個人這樣的姿勢,會說什麼呢?」

「你要是真敢動我試試,你信不信我咬斷你的喉嚨!」如涵是真的覺得恐懼,這男人,從剛才開始,邪氣的眼神和動作,絲毫不是在開玩笑,他是真的會……她要,拼個魚死網破嗎?

「嘖嘖,要是被別人看到,你一定會哭著告狀說是我侵犯你,可是……」辰逸楠舌尖在她鎖骨的地方輕掃,依然是笑『吟』『吟』的表情:「要我說的話呢,事實明明是你先勾引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