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零五章心疼她

第五零五章心疼她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0-22 22:31  字數:3525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逸雪英挺是劍眉皺了起來:「卓君,好像是涵涵的聲音,快下車!」

「吱……」的緊急剎車聲響起,卓君率先跳下車,逸雪緊跟其後下車,他上前扶起大哭的女人,「涵涵,是你嗎?」

這道低沉又略帶質感的嗓音好熟悉,抬起頭,她的眼淚流得更凶了,「哥、逸雪哥,嗚嗚嗚……」

「涵涵,怎麼了,告訴哥,是誰欺負你了?」卓君低吼一聲,怒目圓睜。

如涵直覺身上疼痛難耐,撲在卓君懷裡哭,一句話也不想說。

「咱們先帶涵涵離開吧,其他的,回去再說!」逸雪心焦至極,搶在卓君前面,抱起了如涵,卓君跟在他們後面,一起上了車,驅車回到了逸雪的公寓。

把如涵放在卧室的g上,卓君和逸雪都覺得她有些異樣。

「你先看著涵涵,我去打電話叫醫生。」逸雪生怕她出什麼事兒,馬上給家裡的私人醫生打電話。

沒多久,趙醫生就趕來了,逸雪心裡難受,走了出來……

書房裡的燈並未打開,只有桌面上的電腦屏幕閃著光亮。

逸雪一個人坐在椅子上,電腦屏幕的藍光照在他的俊臉上,把他冷峻的面容映襯得更加幽暗。

他的性感薄唇抿得很緊,深邃的眼睛盯瞅著書桌旁的那份報告。

「怎麼不開燈?」突然,卓君嗓音響起,隨即,書房裡的燈也通亮了。

「我能猜到害涵涵的那個人是誰,都怪我。一直縱容他!」逸雪握緊了拳頭,捶在了書桌上,砰的一聲巨響。

「告訴我。他是誰!我現在就找人收拾他!我秦卓君的妹妹他也敢欺負,看來是活夠了!」卓君天生急脾氣。聽逸雪這麼說,更是怒不可遏。

「等涵涵醒了問問她再說吧,如果確定是那個人,不用你,我出手就好!」逸雪的聲音聽似平淡,心裡卻是波濤洶湧了。

「還好只是普通的春/葯,趙醫生給她掛點滴了。她腿小腿有處磕青了,需要上點葯。」卓君心疼極了。背過身去,險些流下淚來。

逸雪又抿了抿薄唇,強壓下怒火。

「卓君,你先回去吧,涵涵我照顧就好,剩下的事兒,明天再說!」

回房看了如涵一眼,卓君便離開了,逸雪靠在床頭,看著如涵。差不多一夜未睡……

第二天,刺眼的陽光散落一室,就連窗帘也抵擋不住它的入侵。悠悠轉醒的如涵輕輕顫動幾下濃密如扇的長眼睫。而後,她驀地驚醒坐了起來。

驚恐的眼睛審視著房間,她的記憶還停留在昨天,下意識的,她垂眸察看自己的身體。

只見,她身上只裹著一件白色的男襯衫,裡面,空無一物。她的意識只停留在逸雪出現的那一刻,之後的。她不記得了。

黑眼珠子活潑地轉動著,漂亮的臉蛋悄然染上一層緋色。

「你醒了?」熟悉的低沉又略帶質感沙啞的磁性嗓音在房裡回蕩。巡著聲音,如涵有點驚恐地抬眸望去。

「涵涵。別怕,你的衣服是我換下的,已經不能穿了。」

頓時,如涵羞紅了臉,貝齒咬著下唇。

「我一時著急,沒找到你的衣服,所以,只好讓你穿我的。」逸雪凝望她的眼神有些炙熱,她也被他灼熱的目光勾纏住了。

「呃……逸雪哥……謝謝你救我。」

「我先去做早餐,你洗個澡再出來吧。」

逸雪已經走遠了,如涵的水瀲美眸還一瞬一瞬地盯著他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在她的視線範圍。

如涵倒在g上,摟著被子,貪婪地吸取他的氣息,漂亮的臉蛋不禁爬滿了盈盈笑意。

她穿他的衣服,身體上也沾染著他的好聞氣息。

她在g上又躺了一會兒,才戀戀不捨地走進浴室。

洗漱過後,她仍舊穿著那件白襯衫,光著腳丫走出卧室,到樓下尋找他的身影。

「過來坐下,我已經做好早餐了。」逸雪往餐桌上放下手中的碟子,一抹扣人心弦的微笑對著如涵綻放。

當觸及她的熱切視線時,他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一件簡單的白色襯衫絲毫阻擋不住她玲瓏有致的惹火身段,那白皙的大腿大片的裸露在他的眼前,襯衫她開了最前面的兩個扣字,飽滿的渾圓若隱若現,那誘人溝壑充滿了蠱惑人心的性感。

他真不應該給她穿這樣的襯衫的,況且,她底下寸無片縷,只要大手一探入,即可盈握春光。

逸雪的喉結不自覺地滾動一下,隨即轉身進廚房拿牛奶。

如涵坐到餐桌前,明亮的眼睛盯著眼前的碟子。火腿雙蛋,還有吐司。

看著這豐盛的早餐,她對他又多了幾分好感,一顆芳心更是蕩漾著,強烈地顫動。

「你房裡的桌子上有藥膏,等一下擦一點吧。涵涵,如果我沒猜錯,這一次,害你的人還是他吧?賀雲飛!」

如涵的唇瓣動了動,她想開口,又止住了,貝齒緊咬著下唇,無聲點了點頭。

「等著吧,我會給你個交代。我先去上班了。你吃過早餐,好好睡一覺吧。」

「我已經讓卓君打電話給崔志浩了,給你請了幾天假,你不用擔心,儘管住下吧,你腿上有一處磕青了,是有點疼的。」逸雪的眼早已看出她的細微反應,她身上的傷勾起了他內心深處的憐惜與疼愛。

「謝謝!」她心裡想的,原來他也知道。

很想說點什麼的,話已經到了嘴邊,突然又說不出口了。明亮的眼睛熱切地望著他,只要能見到他,似乎她就會很開心。

如涵在逸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