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零四章遊樂場的歡笑

第五零四章遊樂場的歡笑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0-21 23:09  字數:3505

「涵涵,吃完早餐,我帶你出去逛逛,你想去哪兒都行,算是給你賠禮了。」逸雪有些不好意思。

「賠禮?那好吧,那就去我想去的地方,去——遊樂場吧!」也許是內心的真實想法,如涵脫口說出的就是這個地方。

逸雪自然爽快地答應了,吃完了早餐,二人就上了車,半個小時後,逸雪的賓利車在五彩斑斕的遊樂場門口停了下來,如涵微微顫動著長長的眼睫,她的水瀲美眸緊盯著那被記憶塵封的遊樂場。

自從那次獨自坐摩天輪後,她再也沒來過遊樂場。

「我們走吧。」逸雪早已下車,他正紳士般為她開車門。

那久遠的思緒即時被他的嗓音拉攏了回來,抿了抿唇瓣,如涵下了車,去年的六月,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趙剛到這裡玩,一年過後,她身邊的人竟是逸雪。

如涵的圓亮星眸一眨不眨地盯著閃著五彩流光的旋轉木馬,彷彿她的雙腳被固定住了,她邁不開步伐。

逸雪的精銳流光深鎖住她的眉眼,他的薄唇勾起一道溫柔迷人的弧度,「你想坐?」

如涵怔了一下,隨即她搖了搖頭,可她的眼睛還一瞬一瞬地盯著歡笑聲不斷的旋轉木馬。

剛巧大木馬停了下來,冷不防的,逸雪拉她往木馬走去。突如其來的舉措,如涵皺著眉驚詫地望著逸雪。

察覺她的異樣,逸雪的俊臉泛起認真的神情。「我想坐。你陪我一起坐吧。」

看著他臉上的那抹認真。鬼使神差的,她微微點了一下頭。

木馬一上一下的晃動,彷彿在跑動,在那五彩流光的旋轉中,如涵的漂亮臉蛋不禁爬上一抹淡淡的笑意。

這麼多天來,她第一次情不自禁地發自內心地笑了。

逸雪如水般清麗柔和的眼睛緊盯著她,絲毫不放過她流露出來的神情。

從木馬下來,如涵的眼睛正對著離他們不遠處的玩具遊戲機。那裡有一對情侶正在夾毛絨公仔。

看似挺好玩的,她的眸光流露出一絲好奇!

「你想玩?」逸雪眯起深邃的眼問道。

如涵咬著下唇,顫動的眼睛望著他點點頭。

逸雪投下一個幣,遊戲可以開始了,如涵抓住方向控的手顯得有些笨拙。精亮的黑眸一閃,逸雪上前幫忙。

如涵驚詫地回眸。

逸雪不以為然,徑自教如涵雙手移動方向控……

「噓,專心點,別亂動,我們很快就能夾到一個布偶了。你喜歡哪個?小熊還是小狗?」

如涵閃神了好一會兒才柔聲說:「我要小熊。」

「好。我們一起夾。」他的唇邊盪起一絲邪魅的笑意。

如涵的反應在他的預期中,他很滿意。

他的眉宇間帶著一點狡黠的氣息。但卻被他震懾人心的魅力所掩蓋住了。

確定目標,他按下一旁的紅色鍵。突然,小掛勾投下,一把夾住了小熊。

「夾住了。」如涵的臉上掛著開心的盈盈淺笑,下意識的,她往後瞟了一眼眯眸的逸雪。

在拿到小熊維尼的那一刻,如涵對著他綻放了一抹扣人心弦的微笑,她的笑,就是對他最好的獎勵,為了這微笑,他做什麼都是值得的。

之後,他帶她去坐碰碰車,還有各種不算刺激的遊戲。

這一晚,是如涵最開心的,也是她發自內心展露笑靨最多的。

「逸雪哥,謝謝你,我今晚好開心。」上了車,如涵感激地說道。

「你呀,跟我客氣什麼,如果喜歡來這裡玩,咱們隨時都可以過來,大不了,我為你建個遊樂場,就在咱們家的院子里。」也許在別人聽來,逸雪是在炫富,可如涵懂得,他說的是真心話,別說是建遊樂場,就是天上的星星,他都能為她摘下來。

兩人玩的很累,回到家裡,簡單洗漱後就睡下了。第二天下午,沈峰打來電話,他來海城辦事,事情辦得差不多了,想見女兒一面。聽說父親來了,如涵自然開心,和逸雪道別,準備離開,逸雪本想送她去,無奈公司有急事,只得讓司機小張送她。

到了餐廳,見沈峰正和兩個男人說笑,一個是他的老朋友姜國風,另一個竟然是她躲之唯恐不及的賀雲飛。

「姜伯伯好。」如涵輕喚一聲,又看了賀雲飛一眼,道「賀總好!」但她的表情還是挺冷淡的。

「涵涵越來越漂亮了,也越來越有能力了,我在上期的天涯周刊上還看到過你呢!」姜國慶雖然說的是客套話,但他打心眼裡喜歡這姑娘,一心想著她要能做自己的兒媳婦就好了。

「姜伯伯過獎了。」如涵笑著回話,但坐在姜國慶身旁的賀雲飛卻頓了一下,英挺的濃眉微微擰緊。

「有沒有意中人?我這外甥可是還沒女朋友呢,就怕你看不上他,見了你,他都不敢吭聲。」姜國慶看著如涵,又看了看賀雲飛,慈愛地說道。

「額,涵涵,你還不知道吧,雲飛可是我的親外甥,剛才他還提到你呢,說你既聰明又漂亮,實在是難得的好姑娘。」

姜國慶的話著實嚇到了如涵,她怎麼也沒想到,這麼可愛的姜伯伯,竟然有這麼個惡魔一樣的外甥,不過聽說賀雲飛是姜伯伯的外甥,如涵的戒心倒了少了許多。

她有一瞬間的訝然,不過,一旁的賀雲飛卻幫她開腔了:「據我所知,涵涵還是單身吧,應該沒有什麼意中人吧。」

「現在說婚姻大事,的確是早了點,年輕人自有年輕人的世界,他們的想法和我們那代不一樣了。」姜國慶扯了扯嘴角,笑了笑。

「涵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