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五零三章他的粗魯,他的柔情

第五零三章他的粗魯,他的柔情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0-20 16:56  字數:3460

ps:感謝毒哥的禮物,新周開心哦)

如涵到了門口,不見逸雪的身影,過了一會兒,才收到他發來的訊息:「你自己看吧,我有點事兒,先出去了,等會兒讓小張送你。」

如涵不懂,一向禮貌的小雪花怎麼不辭而別了,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儘管李東飛的演奏更加精彩,她卻有點不受控制的心不在焉了……

她就納悶了,李東飛是她的偶像,按理說,偶像與自己親近,該是求之不得的,可她卻很抵觸,所以才會主動退開。

如涵回到逸雪公寓的時候,已經10點多。

一進門,客廳里黑乎乎的,如涵膽子小,趕緊將玄關處的燈打開,換好鞋,往二樓走。

冷清的公寓里,驀地響起一個森然的聲音:「你還知道回來,我還以為,你會跟李東飛跑了。」

如涵一驚,隨即又鬆了口氣,這是逸雪的聲音,原來他在家。

如涵知道他愛坐在二樓的偏廳,那裡也有沙發和電視牆,還可以從上往下將玄關和客廳一覽無遺。我曾經愛你如生命503

「你說話好奇怪,我怎麼會跟李東飛跑?」如涵看見一個模糊的身影,他果然他坐在沙發上,窗戶外的月光正好灑進來籠罩在他身上,只是那影子似乎有種危險的氣息……

「啊——!」如涵冷不防遭到男人大力拉扯,緊接著被他死死壓在沙發的一角!

「你幹什麼?」如涵被逸雪按住,陡然一驚,雖然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可她感覺到了不對勁,他在發火!她的小雪花竟然也會發火!

昏暗的光線里,逸雪猶如地獄的撒旦般陰森狠厲。毀滅的氣息瀰漫了整個空間,一雙眸子閃爍著幽光,讓人聯想到野獸。

「說。他是怎麼吻你的?有我的吻技高超嗎?」逸雪冰寒的語氣,象來自遙遠的幽冥。冷得刺骨。

「你在說什麼?」如涵不懂,他什麼意思?

「敢跟李東飛接吻,我需要提醒你,你是誰的女人!」逸雪一聲低吼,不由分說粗魯地咬住如涵的肩膀,根本不顧她是否會疼,他只知道發泄!

如涵寒氣直冒,這一秒她才知道。他暴怒的時候可以這麼恐怖!

「逸雪哥,你怎麼了?我沒有……啊!!」如涵想說她沒有和李東飛接吻,可是逸雪身體里洶湧的怒火陡然就炸開來,只聽一聲脆響,如涵小禮服的肩帶已經斷開!

「我現在就告訴你,你是誰的!」逸雪徹底失控,像頭髮狂的獸,嗜血的眸子里燃燒著熊熊烈火,扯下了如涵的衣服!

如涵渾身一震,嚇得冷汗涔涔。顫抖的身體讓逸雪有那麼一秒的獃滯,鉗住如涵的兩隻胳膊也隨之鬆了。

「不要!好疼……」如涵小臉慘白,帶著哭腔哀號。心都快碎了,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她?他還是那個儒雅紳士的小雪花嗎?

逸雪跌坐在後邊的沙發上:「對不起,是我太衝動了,可是涵涵,你怎麼能和一個素不相識的人接吻?」

他瘋狂地捶打著沙發,狠狠地發泄,腦子裡浮現出如涵與李東飛那一幕!

如涵不知所措地哭喊:「我沒有跟李東飛接吻……我沒有!嗚嗚嗚……我沒有啊……」如涵說到最後已經沒了力氣,只有滿腔的委屈。我曾經愛你如生命503

什麼?沒有?

身上那個發狂的男人聞言,如同被雷劈了似的僵住了……

逸雪從不知道自己的情緒可以變換得如此之快。而且是深受眼前這個小東西的影響!

前一刻他才怒不可遏,狂暴得發瘋。可是一聽她哭喊著說出那句「我沒有和李東飛接吻」,逸雪的心驟然清醒了過來。

借著月光。他可以看見她布滿淚痕的小臉充滿了痛苦,嘴裡還在哽咽:「你是壞蛋……嗚嗚嗚……大壞蛋……為什麼要欺負我……我……我……嗚嗚嗚……」如涵哭得那叫一個悲慘啊,把逸雪的心都給哭碎了。

「你……你沒有和他接吻?可我明明看見……」逸雪說到這裡,腦子裡靈光一現,幡然醒悟,猛地一拳頭捶在沙發上!

該死!他是真的失控了,一向精明睿智的自己,怎麼就犯了常人的通病,沒看清楚事件的整個過程,沒有親眼看見兩人嘴對嘴,只是看見背影就妄加猜測!

逸雪想明了這點,整顆心都被驚喜充斥,禁不住有幾分慌『亂』,自己親手破壞了近日來與如涵和諧,真是混蛋!

強忍住某處那即將爆炸的感覺,逸雪不敢再輕舉妄動,小心俯下身吻上如涵的眉眼,吻著她的淚。

一滴滴晶瑩的淚珠從她眼角湧出來,滾燙了他的唇,滾燙了他的心。

逸雪沒有做聲,只是與如涵緊緊契合著卻不再有攻勢,輕輕地將她的淚吻去,火熱的唇落在她的鼻尖,最後落在她唇上,輕輕地觸碰,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帶著從未有過的溫柔眷戀,很認真地吻著。

逸雪此刻心裡卻前所未有的舒暢,他第一次這麼有耐心地哄女人,這樣溫柔地哄著,一遍一遍吻著她的淚,她的唇,耳垂,脖子……

如涵還是在哭,從先前的激烈到低低的啜泣,她能感覺他沒動了,可是那火熱卻在燒著她,彷彿連意識也要一併燃盡!

濃濃的委屈,鑽心的痛楚,在男人態度的巨大轉變之下,在他溫柔得滴水的安撫下,漸漸產生了變化……

沒力氣掙扎了,如涵一抽一噠地說:「你……你……可以放開了嗎……我……」

「沒事了,相信我,都過去了。」逸雪將唇覆在她唇上,字字喂進她嘴裡,隨輕如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