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九八章美男出浴

第四九八章美男出浴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0-15 23:58  字數:3335

拖著疲憊的身體,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進了電梯,又是怎麼出了電梯。回到房間,看著冰冷的大g,她終於再控制不住,依靠著g邊緩緩滑落,將臉深深埋在膝間……

大雨磅礴的街道上,灰色豐田如極光一般瘋狂的賓士著。握在方向盤上的十指已然沒有了半分血色,青筋暴起,趙剛那雙嗜血的黑眸此刻正泛著濃濃的殺氣!

「呲--」輪胎與地面發齣劇烈摩擦聲。

由於突然踩住剎車,趙剛的身體也慣性的向前猛地一傾,頭險些磕上了方向盤。只要想起如涵離開時說下的那些刺耳的話,他就再不能冷靜!什麼叫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伺候好他?什麼叫歡迎隨時找她?她究竟是天生喜歡被男人蹂.躪,還是在故意激怒他!

該死的女人!竟然影響到了他的情緒!

為什麼?為什麼一想到「蹂.躪」這個字眼,他就難以自控,彷彿有一股力量就快要衝破身體,將他燃盡!眼中的熾熱愈演愈烈,心中暗暗罵道:女人,是你的咎由自取惹惱了我,那麼……後果自負!

就這樣,如涵在痛苦、折磨和回憶中過了一夜,愛,不能忘,痛也刻骨銘心。

天剛剛亮,如涵便迫不及待地收拾東西,她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儘快離開這裡,離開虎林,這個讓她心碎的地方!是該離開這裡了,她不想再多留在這裡一刻!

坐在車上,望著窗外這個留存著太多回憶的城市,她淚流滿面……

幾個小時後,她回到了闊別一天一夜的海城,僅僅離開這麼短的時間,卻好像一年那麼漫長。下了車,她頭腦中湧現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去見逸雪。她相見他。又怕見他,過去的種種,她不知從何說起,卻不由自主地想念他的溫暖。上了計程車。她還是說出了逸雪家的地址,這是個周末的早晨,她料定他會在家。

按響了門鈴,聽到「噠噠」跑來的開門聲。

「涵涵,怎麼是你,這麼早……」剛剛早上七點多,逸雪根本沒想到如涵回來。

如涵沒有回答,只是撲進了他的懷抱中,緊緊地抱住了他。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在哭,這段日子發生太多的事。一件件讓她意想不到的事接踵而來,心裡堆積的悲傷太多,她不過是個二十幾歲的女生,她如何承受得起!

逸雪象石化了一般沒動,任由她抱著。俊美的臉部線條卻變得柔和,深眸里的那一絲竊喜,微弱,真真實實地存在!

她在意他!這個認知,讓逸雪心倏然龜裂開來,她的淚,浸透過他的肌膚。滴進他心的裂縫……

原來這就是被人在意的感覺,原來他是被她需要的!這樣的心情,如此複雜卻又令人雀躍,胸口那裂開的部位撞進一股陌生的情緒……是甜嗎?不,那不僅僅是一個「甜」字可以囊括的感受!

逸雪緊抿的薄唇微微上揚,嘴角彎出一抹動人的弧度。眼裡有一抹掙扎,終於還是在一聲幾不可聞的嘆息里消失……

「你這個倔強的小東西……」後面的話,自在不言中。

他厚實的大手,略有些粗糙,輕輕地撫上她柔亮的黑髮。手指在發間穿過,漸漸地,力道加大……突然湧起一股想要把她揉進身體里的感覺,他很想知道,那樣,是不是他的心就不會再疼了?

他捧著這張布滿淚水的小臉,用一種連他自己都詫異的語調說了聲:「涵涵,雖然你不說,我也猜到了,忘了那些讓你痛苦的人和事吧,你哭的樣子真丑」。

只是這句話一落,他便用火熱的雙唇,吻上她的眼角,動作是那樣輕柔,他那雙瞳眸里,有的,是淡淡溫暖與寵溺……

細碎的吻密密麻麻落在如涵的眉眼,鼻子,臉頰,然後是她的嫩唇,帶著淡淡安撫的味道,還有他的憐惜。

捧著她的臉,逸雪吻得認真而仔細,他不想去探究此刻自己的心境,只是純粹順著自己的心意就這麼做了。

如涵沒有掙扎,顫抖著纖弱的身子,接受他的親吻。

第一次,她沒有想反抗的念頭,奇怪嗎?其實不然。如涵腦子裡瞬間已掠過無數畫面,從他們初次見面,到一點點熟識,到他送的y項鏈,到病中他的悉心照顧……。

他會在她最需要幫助,最危難的時候,出現在她身邊,讓她捨棄了輕生的念頭,讓她覺得生活還是美好的。

他對她的好,好比雪中送炭,讓她感動得一塌糊塗,寧願醉在他的柔情里。自從趙剛拋棄她,如涵那顆心,就沒感覺過溫暖,現在,在這個男人一遍一遍反覆親吻下,漸漸地被他捂熱了,開始有了溫度……

她突然發現,原來他的懷抱這麼寬闊,肩膀這麼厚實,體溫這麼溫暖,讓她莫名生出一股貪戀,不由得使勁吸吸鼻,嗅著他身上清新的體味。

人在最脆弱的時候,最容易打開心扉,最容易對一些人和事改觀。

在如涵暫時卸下心防的時候,逸雪卻驀地離開了她的唇。

「別哭了,去洗澡吧。」逸雪雖然放開她的臉,還是抱著她的身體,如涵覺得下腹處被什麼抵著……那是……

「唰」地一聲,如涵的臉紅了,眼中局促不安,慌亂地揮手,反射性地想逃,逸雪也沒攔她,見她已經跑開了。

「回來!」逸雪沉聲說。

「我去洗澡啊,兩天沒洗澡,身體都臭了。」如涵頭也不敢回地說。

她的心抑制不住地狂跳,她覺得自己好象是中邪了,剛才竟乖乖讓他吻,為什麼會這樣?如涵有點心虛地撓撓頭髮。

「好,去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