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九七章愛?恨?

第四九七章愛?恨?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0-15 00:37  字數:3609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喔?」趙剛突然覺得這情況更加有趣了。剛才她還兇巴巴的像只母老虎,現在怎麼變成小綿羊了?他更加饒有興緻地『逼』近:「再說一遍呢?剛才你說了什麼?我沒聽清楚!」

天哪,耳朵聾了啊!莫憐只是心裡罵罵而已,嘴上卻服服帖帖的,立刻重複了一遍:「這位帥哥,您用事實證明了自己的實力,我真心佩服您,你是好樣的,你很行!你很棒……」這樣總行了吧?她嘆氣: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唉

「很好,這話我愛聽!」趙剛輕笑。

莫憐則鬆了口氣:愛聽就好,可以放了她了吧?可當莫憐扯了被單,試圖離開的時候,趙剛卻突然橫伸出手臂,擋住了她的去路。

「你你想幹什麼?」剛才chuang上叉叉圈圈的噩夢,莫憐會記得一輩子,留下一輩子的陰影的,只是想想就覺得太恐怖了。

而趙剛則完全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他居然直勾勾地看著她的眼睛,慢慢『逼』近、再『逼』近。

「你別過來」

莫憐往後退著,一直被『逼』到沒路可退。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97

終於,趙剛把她壓在身上。她嚇得發不出任何聲音,只能驚恐地睜大了眼睛看著他,面如死灰。而他卻邪惡地話鋒一轉說:「你眼睛很漂亮」

「你眼睛很漂亮」趙剛此話剛落下,莫憐總算鬆了口氣。她還以為他欲/求不滿,還想要呢,嚇死她了!

不過,居然誇她眼睛很漂亮?

正在莫憐疑『惑』不解的時候,突然,趙剛趁其不備,再一次偷襲,他突然『逼』近她。距離很近很近的,莫憐甚至能

聽到他平穩的心跳聲和他鼻翼處傳來的一呼一吸的喘氣聲。

「你想乾乾什麼?」莫憐慌張地說話聲音在顫抖,甚至一不小心咬到自己的舌頭。口中傳來刺痛,可她無暇顧及。她一看到趙剛那張俊臉『逼』近腦子裡就浮現出剛才被他佔便宜的畫面,她失/身一次就可以了,絕對不能有第二次!

「我已經演示一次了,你還不知道?」趙剛挑眉,笑得各種殲詐,在和莫憐的**中,他早就忘了她剛剛傷害了一個愛他至深的女孩兒。他就是這樣,『性』/愛是他調劑心情的良『葯』。

而莫憐真的嚇傻了:他不會真的還要吧?

就在她恐慌的時候,突然,耳邊一陣針扎般的疼痛襲來。

「趙剛。你」莫憐話音未落就已經中招倒下了。

他的眼危險的半眯著,像一隻翱翔在天空的老鷹,犀利而狂霸。小腹依然竄著一股熱流,體內的熾熱並未因此刻氣氛的冷制而降下分毫,反而燃得更加烈焰。

驀地。他如虎一般猛撲向莫憐的唇,狠狠的撕咬住……

「嘶--」她吃痛的哽咽了一聲,『舔』舐到唇上的血腥味,然後不滿的瞪向趙剛,他是瘋了么?

同時,他邪魅的警告聲響起,「或許生活中的你擅長演戲。可在chuang上,你的身體,你的神情早就將你出賣!莫憐,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你要時刻記住自己的身份。不要試圖挑戰我的耐『性』。否則,下一次流血的不再是這裡……而是你的心。」

語畢,他的大手驟然捏上她的渾圓,看著莫憐因疼痛而扭曲的臉,他滿意的笑了。「記住痛是什麼感覺!這樣,下次你便不會再任『性』妄為。」音落,人已起身離開。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97

莫憐一時愣住,如受了驚嚇的小羊一般安靜的躺在那,甚至忘了遮擋赤/『裸』的上身。

趙剛隨手撈起地上的襯衫,背對莫憐而立,熟練的系著胸前的紐扣。月光下的他,渾身散發出一種強烈的冷厲,就像是惡魔一般令人畏懼。

臨了,他回過身,像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君王般,冷冷地掃了她一眼,「小丫頭,你最好趁著今晚將你心裡那些事都收好。謹記,下次見面的時候,不要再讓我從你眼中讀出什麼不該有的情愫。記住,你是我的女人!」

他說話時的語氣,一如他那雕塑般完美的側臉一樣,沒有絲毫溫度。

「咣當」一聲,門被狠狠的關上。

莫憐的心也跟著狠狠一震,他是在警告她吧!緩緩揚起手指,輕撫上冰涼的臉頰,側過身,莫憐細細啜泣著,將自己蜷縮成一團。

一手拉過被子,將那光著的身體緊緊的包裹起來。好似只有這樣,她才會覺得有安全感,才覺得世界不會坍塌……

灰『色』的豐田車上。密閉的空間里,趙剛劍眉緊蹙,深邃的瞳眸中浮起複雜的幽光。

俊逸的臉上寫滿了落寞,這是一種只有在無人的時候,他才會流『露』出的情緒。心中猛地一顫,桀驁的濃眉下微微蹙過一抹痛楚。

若不是馮雪有孕,他不會這般煩躁,也不會惡狠狠地對待如涵,更不會瘋狂地尋找發泄對象。一番**過後,他的身體輕鬆了許多,短暫的愉悅之後,便是無盡的沉思……

他料定如涵不會離開虎林,卻不知她身在何處,拿出手機,傳了一個訊息過去:「好好睡一覺吧,忘了你今天看到的,我不值得你這樣。」

對一個人來說,最痛苦的折磨是什麼?精神上還是身體上的?

有的人也許會回答:當然是精神上的了。

錯!

是精神與身體雙重的折磨!

就好比咱可憐的如涵現在……

如涵吃過了飯,已經找了家旅店住下,她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