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四九四章馮雪的窺視

四九四章馮雪的窺視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0-12 01:14  字數:3173

躲在車後邊,馮雪把一切都看在眼裡,她沒想到趙剛會動手打如涵,大大吃了一驚,不過,趙剛對如涵的態度正是她所希望的,看了一會兒,她便離開了,邊走邊在心中竊喜。

項鏈好像在人間蒸發了一樣,無論兩人找的多麼仔細都找不到,眼看著天越來越黑,如涵也越來越焦急。

「沈如涵,你去那邊等我,我幫你找,你在這裡太礙事了。」如涵走在前邊,擋住了趙剛的光亮,他有些不耐煩。

「不用,我要自己找,這是我媽媽送我的項鏈,我一定要找到!」如涵語氣堅決。

「好了,我保證幫你找到,你去那邊,好嗎?」說罷,趙剛攬著如涵,把她推到了工地旁邊的甬道上。低頭找東西太久,如涵有些頭暈,想了想,她坐在了長椅上,看著趙剛低頭繼續尋找。

指甲上的血跡已經乾涸了,臉上那一巴掌趙剛打的不重,已經沒有了痛感,唯有內心的痛還在,遙想十八歲那個夏天,劉明宇向她提出分手,她也沒如此難過。

她傻傻地坐在那裡,回想著這一年來發生的事兒,竟不由得自嘲的笑了,人生就是這麼不可思議,僅僅半年前,趙剛對她海誓山盟,說永遠也不會放開她的手,半年後卻對她如此厭惡,甚至動手打了她,這是多麼驚人的變化,讓人無法預料。就像歌中所唱的:「你曾說過不分離,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現在我想問問你,是否只是童言無忌……」

天黑了,這個城市已被夜幕掩蓋,如涵的眼越發朦朧。不遠處的男人變得格外模糊,一切都變得好不真實,就好像她從沒在這裡生活過,他們也從未相愛過。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94

「沈如涵,咱們走吧,我送你回家。我找不到了項鏈了,改天我賠你一條。」不知幾時,趙剛走了過來,坐到她旁邊。

「回家?哪裡是我的家?」如涵苦笑了一下,看也不想看他。

「送你回海城呀。現在是7點鐘,還來得及,你可以坐火車回去,最晚的火車是10點鐘的。」趙剛看了看時間,他的心很煩。很『亂』,只想讓如涵趕快消失。

「趙剛,我說過,我一定要和你談談,否則我是不會離開的。」如涵還在堅持,倔強到趙剛不得不妥協。

「好吧,上車吧。我帶你去個地方,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不過,我們說好了,我們聊完了,我就送你上火車。」趙剛掐滅了手裡的煙頭。不屑地說。

如涵默默點了點頭,這個城市,承載了太多美好的回憶,也承載了太多的憂傷和無奈,她不想在這裡停留。每多呆一分鐘,都是對她內心的煎熬。

二人上了車,如涵依舊坐在副駕駛的位子上,可心情卻與當初不同了。車廂里的香水味兒很濃,和馮雪身上的味道完全一樣,聞得讓她噁心,短短几個月時間,這個原本屬於她的位置,竟然沾染了其他女人的氣息,情何以堪!

車開得很快,開出了虎林市區,在一處略顯荒涼的地方停下。

「到了,就在這裡聊吧,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我洗耳恭聽。」趙剛放下車窗,又點了一支煙,兩個月來,這是他們第一次這樣坐在一起,沒有間隔。

然而,就像一首詩中說的: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想念,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想念,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對愛你的人,掘了一道無法跨越的溝渠……

如涵深感悲涼,她朝思暮想的人兒就在她身邊,觸手可及,可她知道,他的心距離她有千里之遙。不知從何時起,他已經開始記恨她了,即便是絕『色』容顏,在他眼裡也是昨日黃花了。

「趙剛,時到今日,你已經沒必要騙我了,我只想聽句實話,你決定離開我的真正原因是什麼,是馮雪嗎?」沉思片刻,如涵打破了車廂里的平靜。

「呵呵,好可笑,你為什麼總覺得我離開你是因為別人,你為什麼不從自身找原因?沈如涵,你不要以為你長得漂亮、有才華,就什麼都好,你讓我無法忍受,懂嗎?」表面上看,趙剛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他早就拿定了主意,任是如涵怎麼『逼』問,他也不會承認和馮雪的關係,他寧願把如涵傷到極致,也不會說出這個女人的名字。

「我,讓你無法忍受?趙剛,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讓你無法忍受?」如涵既心痛又好笑,她真心佩服這個男人狡辯的能力。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94

「做錯了什麼?你自己不清楚?那我問問你,是誰隨便翻看我的東西,窺探我的**,是誰在我面前大哭大鬧?沈如涵,我不得不承認,以前的你很可愛,可現在的你就像個怨『婦』!讓人討厭!」趙剛繼續發揮他的強項,顧左右而言他,生生把如涵說成了罪魁禍首,好像一切都和他沒關係。

「以前的我很可愛?這話太可笑了,以前的我那麼可愛也沒阻擋你和別人在一起呀,張紅梅、於曼麗、徐雯,不都是你的女人嗎?趙剛,我對你的愛是真的,我的心是純凈的,我無法忍受我心愛的男人腳踏幾隻船。我只恨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