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九三章如涵被打

第四九三章如涵被打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0-10 16:24  字數:3236

在公司附近找了家小餐廳,馮雪帶著如涵走了進去,如涵緊跟在她身後,直覺香水味格外刺鼻。

「如涵姐,這家的餡餅很好吃,趙經理也常過來吃,你也嘗嘗吧。」

說話間,馮雪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服務員走了過來,遞上了菜單。

馮雪點了店裡的招牌餡餅,又點了兩碗蘑菇湯,轉頭看著如涵:「如涵姐,你看你還想吃點什麼?」

「已經夠多了,我們兩個人吃不了這麼多的。」

馮雪很客氣,心裡卻不耐煩得很,聽如涵這麼說,便沒再說什麼,以上洗手間為借口,拿著手機走了出去,給趙剛打了電話。

趙剛急於知道情況,很快接了起來。

「怎麼樣,雪兒,她走了嗎?」剛一接通,趙剛就迫不及待地問。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93

「沒走呢,她非要在大廳里等著你,沒辦法,我只能帶她出來吃飯了。放心吧,吃完飯,她一定會走的,再賴著不走她也不好意思呀。」馮雪一副得意的嘴臉。

「我的雪兒真能幹,讓你破費了,吃飯的錢老公加倍給你補上。」聽馮雪這麼說,趙剛放鬆了了不少。

「沒事,這點錢我還花得起,老公等我電話吧,等她走了你就自由了。」透過落地玻璃窗,馮雪看了看坐在餐廳里的如涵,厭惡之情溢於言表。

兩人溫存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回到餐廳,湯和餡餅都上齊了,如涵便不客氣地吃了起來,折騰了一夜又一上午。她還真餓了,情敵的請客,她吃得很香甜。

看著手裡的餡餅,如涵不禁佩服自己:「沈如涵呀沈如涵。你真是想得開,被人拋棄了,還有心情和他的新情人一起吃飯!」

兩個人各懷心思,邊吃邊客氣地聊幾句,演技都很出『色』,甚至可以入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了。吃過了飯,如涵料定趙剛不會出現,在天涯周刊大廳里坐了一會兒,便告辭離開了。

馮雪送她上了車,目送著車開走了。才給趙剛打了電話。

「老公,她走了,你自由了。」

趙剛徹底鬆了口氣,他以為如涵會離開虎林,

如涵正在計程車上。手指緊緊地摳著手機的邊緣,有些瘦削的手指骨節分明,她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樣一天,竟然被自己最愛的男人背叛了。僅僅是背叛還不夠,還要連同他的新情人一起在自己的傷口上撒鹽……

車行駛到路口處停下了,前邊正在施工,一輛挖掘機攔住了去路。如涵不由得向車窗外觀望。不遠處一輛銀灰『色』的豐田車引起了她的注意。待她定睛一看,車牌號是海a****,正是趙剛的車。

什麼?他的車怎麼在這裡停著,那麼,他的人也很可能在這裡,找到了車。就找到了人!想到這兒,如涵不知是驚是喜,連忙給司機付了錢,下了車。

一步步走近,如涵的心竟有些恐慌。她想見到他,又怕見到他,她怕自己看到的是一張冷冰冰、毫無感情的臉。

走到車旁邊,如她所想,車裡並沒有人,如涵站到了一旁,只等著趙剛回來取車,能和他見一面,她還是固執地想聽他的解釋。她甚至幻想,她所看到都是個誤會,趙剛和馮雪並無關係。可天知道,一男一女,一大清早親昵地從一間屋子裡出來意味著什麼?難道會很純潔,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嗎?

背叛是一種痛。這種疼痛,像一枚釘子,生生敲入人的眼睛,有誰容忍得了?背叛的味道,很刺鼻,像洋蔥,火辣的鑽入鼻孔,令人涕流。趙剛的背叛,是如涵心中的痛。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93

在這個世界裡,女人很苦,感情很脆弱,苦澀的淚,似乎是上天所賜。在一生之中,經歷著得與失,追求與付出,痴心與不幸,命運的挑戰,受傷的多是女人。在現實的情感生活中,因男人的花心、善變與絕情,守望的那份愛,化為了心傷的淚滴。面對這一切,唯有放聲的痛哭,方能釋懷,讓它撫慰創傷,填補空空的心靈。

在這個世界裡,不乏好男人,壞男人卻也層出不窮。壞男人最大的特點是偽裝;壞男人最大的無情是背叛。偽裝,讓女人看不清真實的面目;背叛,卻無情摧殘一顆脆弱的心。柔情似水的女人,在情感的漩渦里無力的掙扎著,壞男人無情的背叛,就像是活生生撥開女人的胸肌,將那顆柔軟的心撕開,鮮血淋漓;壞男人的拋棄,無疑於殘酷地在女人已經很痛很痛的傷口上撒鹽。有的壞男人,像魔鬼,防不勝防;有的壞男人,像幽靈,糾纏女人一輩子。

口讒心燥的壞男人像只野公貓,總是在尋找葷腥的食物。在這個*橫流的世界裡,總有許多意志不堅的壞男人,經不住新鮮嫩貨的誘『惑』。鮮香、飄逸、刺激、風流、浪漫……把他們帶上了背叛之路。在這條背叛尋歡的路上,他們忘乎所以,忘記了背叛的後果。在背叛的那一刻,他們會什麼也不顧,不管自己的良心、道德,把情人攬入懷中的那一刻,他的心的是滿足的,又怎會想到有一個深愛他的女人在默默流淚。

佇立在車旁,感受著涼風陣陣,如涵更覺清冷,見對面有家小超市,如涵走了進去,想暖和一會兒再出來,站在超市門口,她不時向外看,唯恐一個不小心錯過了趙剛,再想見到他就難了。

不知等了多久,正當如涵失去耐心,甚至打算離開的時候,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出現在灰『色』的豐田車旁,趙剛像做賊一樣,看了看四周,打開了車門。如涵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