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九二章新人笑,舊人哭

第四九二章新人笑,舊人哭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0-10 00:50  字數:3316

「我只想知道,那個女人是誰,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是馮雪吧,她早就和你在一起了吧?你離開我,也是因為她,對嗎?」如涵強忍著內心撕裂般的痛,想從這個男人口中得到答案。

「沈如涵,你得幻想症了吧!你哪隻眼睛看到她是馮雪。再說,我有必要向你說明什麼嗎?你是我什麼人嗎?」撕破了臉的趙剛,就像換了一個人,面目猙獰,言辭更是無恥至極。

無論如何,他也不會承認那女人就是馮雪,如果告訴如涵真相,他料定她會受不了打擊,說不上會做出什麼事兒來。

「我看到了,她就是馮雪,我看的很清楚!你們在一起了,你們搬家了,你們有了一個新的家,是嗎?那我的家呢?我放在家裡的東西呢?」此時此刻,如涵心酸之至,萬念俱灰,絕望和無奈中,她竟然想到了她的y,那是趙剛送給她的禮物,是他們曾經愛的見證,而今,她卻見不到它了。

「你放心吧,你的東西沒人動,如果你喜歡,我會還給你,我親自給你送去,好吧?」趙剛的語氣極為清冷,讓人不寒而慄。

「好,把我的東西還給我,我不想讓人玷污它們!」說到這兒,如涵又是一陣心酸,這一次,她沒撐住,淚水如決堤的洪水般,噴泄而出。

「好呀,你等著,過幾天我就把東西給你。沒別的事兒了吧,我要上班了,沒時間和你說話。」趙剛急於結束談話。如涵的哭腔讓他心煩。

「趙剛,你太殘忍了,我為你付出了一切,我的青春。我的夢想,我的清白,你為什麼這樣對我?」如涵低聲質問,胸口被憂傷充斥著,幾乎喘不過氣來。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92

「清白!沈如涵,你別總拿這個說事兒,放心吧,失去所謂的清白,也有人要你,這年頭了。誰還在乎這個!」趙剛語調輕挑,往日風度氣質全無,倒像是個小混混,小流氓。

「趙剛,你好卑鄙!」如涵如噎在喉。哽咽著說出了這幾個字。

「哈哈,我卑鄙嗎?我怎麼不覺得。好了好了,沒人和你說話了,我要上班了……」

不等如涵再說什麼,趙剛便掛了電話,待如涵再打過去,他已經關機了。

如涵心中痛苦至極。有冤無處訴,若不是生『性』堅強,換做別人,早就一頭撞死了。

把手機放進包里,她擦乾了臉上的淚,整理好頭髮。舉步維艱地向前走去。

「趙剛,你等著吧,我倒是,你的女人是不是馮雪!」許是意識不清醒,如涵竟做出了一個決定。她要到天涯周刊虎林分部去,親自會會這個叫馮雪的女人!

她不知道,更大的折磨還在後面,她這撕心裂肺的痛剛剛開始……

虎林分公司,趙剛已猜到如涵會來找他二人,早就做好了準備,所謂三十六計走為上計,開完了會,趙剛把馮雪叫到了辦公室,急切地叮囑道:「雪兒,我有事兒先出去下,如果有人老找我,就說……」

「來找你的是我們的美女主編沈如涵吧?」見趙剛一臉慌張,馮雪還是忍不住說出了她心中所想。

「你……怎麼知道?」趙剛沒想到她會知道這麼多,一時怔住了。

「在你家樓下,我看到她了,她那麼漂亮,艷光四『射』,我怎麼能看不到她。她是來找你的吧?」馮雪的眼神飄忽不定,掠過趙剛的眉梢、眼角,直到他的眼眸,不用趙剛回答,他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他。

「我……」

「你快走吧,我來應付她,等她走了,我給你打電話,你再回來。」馮雪一副盛氣凌然的樣子,就好像她是趙剛的正牌夫人。

趙剛點了點頭,在馮雪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便匆匆離開了,在公司附近找了個旅店,躲了起來,留下馮雪一人迎戰。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92

馮雪早有準備,如涵剛到天涯周刊虎林分部的門口,她便熱情地迎了出來。

如涵雖然受了極大的刺激,但畢竟還不笨,面對馮雪那張做作、虛偽的笑臉,她在心裡作嘔,卻故意裝作平靜的樣子,柔聲說道:「我到虎林辦點事,順便到公司看看大家,讓你們經理請我吃個飯。」

如涵的理由聽上去很合理,若是其他人,肯定不會懷疑,可和她說話的不是別人,而

是馮雪,趙剛的情人,她猜得出,如涵此行別有用意,更何況,她在趙剛家樓下看到了她。

「額,真不巧,我們經理剛剛出門,你給他打個電話吧,你來了,他理應請你吃飯的,不過沒關係,他若不請,我請你!」馮雪語氣豪爽,她心裡清楚得很,趙剛是不可能接如涵電話的。

「我手機沒電了,你手機借我用一下吧,我給趙剛打個電話。」如涵並沒騙人,她的手機當真沒電了,不過,她借馮雪的手機也有她的用意,她想知道,趙剛接到馮雪的電話會稱呼她什麼。是「寶貝兒」,「親愛的」或是其他。

馮雪雖然年輕,卻也不傻,她可不敢讓如涵用她的電話,只得找了個理由推辭。

「我的手機欠費了,我幫你接個手機吧。」不等如涵答話,馮雪便走進了一間辦公室,隨後拿了個手機出來。

如果說在此之前如涵還對自己的判斷有所懷疑的話,這一刻,她確定了自己的判斷,馮雪就是和趙剛一起走出家門的女人。

她慌『亂』的神情,略顯凌『亂』的頭髮已經出賣了她,而且,她從如涵身邊走過,飄來的香水味和小區樓梯間的香水味完全一樣,都是不知名的廉價貨。

「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