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九零章無意撞見

第四九零章無意撞見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0-07 17:00  字數:3414

ads_wz_txt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男人終於抬起頭來,將手中已經簽署過自己名字的文件遞給坐在副駕駛位上的秘書anna,然後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文件我已經看完了,回公司之後發放給各個部門。」

「好的,黃總。」anna微微側頭,笑著應道。

尚文抬眸,將目光望向車窗外,透過朦朧的雨霧他似乎看到路邊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她就那樣緩慢地走在人行道上,纖瘦的身子在雨中微微顫抖著,她的整個人已經被雨水澆透了,長發緊緊地貼在她的臉頰。

黃尚文不由得微微皺眉,這是他第二次見到如涵失魂落魄的樣子,說不出的狼狽,和平時那個明媚如花的女子幾乎判若兩人。

涵涵,我們是不是很有緣?竟然這樣都能遇見。

「停車!」他淡淡地開口,「anna,給我拿一把雨傘,然後準備一條幹的毛巾。」a有些詫異,清亮的眼眸一閃而逝的疑惑,卻還是什麼都沒問,她知道,只要按照黃總的吩咐去做就行,這也是為什麼她能夠在黃尚文身邊做他的秘書,而且還會一直做下去,深得他的信任。

尚文舉著一把黑色的傘下了車,儘管如此,依舊會有雨霧貼在他的皮膚上,雨很大,他不知道如涵為什麼會一個人走在街上。

他這次回來,並沒有刻意聯繫如涵,但似乎和她很有緣,第一次相遇,他在海里救了她,第二次相遇,他在雨中為她撐傘,這不是緣分是什麼?

他還記得幾年前,在校園裡,她揚起精緻的小臉。迎著明媚的陽光,給人一種神聖莊嚴的感覺,就像是一朵盛開在高原雪山的白蓮花。

「這是我第二次見到你狼狽的樣子。」他的嗓音低沉卻又醇厚,就像是陳釀了千年的美酒。

如涵遲鈍地抬起頭。頭頂上已經被一片黑色的雨傘遮住,不自覺地皺了皺眉心,她聽到一個很熟悉的聲音。

轉過身,鼻尖差一點碰到尚文的下頜,一雙透徹的眼眸靜靜地凝著近在咫尺的男人,似乎還能聞到他身上的一股淡淡的古龍水的香味兒。

如涵的唇角緩緩地漾出一抹極好看的笑容,她怎麼能讓這個男人再一次見到她狼狽的樣子,一次就夠了,若是有第二次的話,她不知道這樣的緣分是孽緣還是善緣。

「這個城市真小。沒想到這樣都能碰到你。」

他是黃尚文,志偉傳媒的總經理,所有名媛千金眼裡的夢中情/人。

尚文低眸,一雙深邃的眼眸如同一泓深不見底的潭水,越是想要探究。越是覺得會迷失了自己,那樣的神秘莫測。

「上車!要不然你會感冒的。」尚文性感的聲音混雜著風聲和雨聲,聽起來格外的舒服。

如涵微微一笑,似是有意無意地說道:「尚文,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用了……」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偽裝多久,更不想讓這個男人再一次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

眉梢一挑。尚文涔薄的唇角勾起一抹優雅的弧度,似笑非笑的眸光落在如涵的臉上,彷彿是要將她徹底的看透。倏爾,低頭貼近她的耳際,如涵幾乎是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身子不小心的一個趔趄。差點摔在一旁的水窪里,幸好一隻強有力的手臂拉住了她。

尚文笑得像一隻狡猾的狐狸,樂呵呵地說道:「我們不熟嗎?似乎幾年前就認識吧。」

如涵不由得皺眉,下一刻的時候,連忙伸手推開了他。語氣有些顫抖地警告他,「尚文,我們的關係和以前不一樣了,我們只是……朋友。」

自始至終,尚文手裡的雨傘都有一半遮在如涵的身上,而自己的身上卻早已經濕透了一半,單薄的衣料貼在皮膚上,有一絲絲的涼意。

「涵涵,你怎麼了?為什麼要在雨里走,為什麼躲起來?你到底遇到了什麼事兒,幹嘛這麼折磨自己?」尚文緊緊地蹙著眉心,一字一句,重重地敲擊在她的心臟上。

是呀,她幹嘛要這麼折磨自己,為了趙剛,值得嗎?她沈如涵是打不倒的鋼鐵巨人。愛情,親情,友情……還有很多人值得她珍惜。

如涵低垂著腦袋,唇角漾出一抹嘲諷的笑意,遇到趙剛的時候,她以為自己終於到了一個安穩的港灣,卻沒有想到會遇上這般暴風雨。

尚文專註安靜地望著著沉默不語的她,一雙漆黑的瞳孔流轉著驚異的光芒,好一會兒,他才說道:「跟我上車,你要是感冒發燒的話,傷害你的那個人一定會很開心。」

如涵緩緩地抬眸,她在他的眼睛裡看到自己的模樣,那樣的狼狽,失魂落魄。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沖著他粲然一笑,眼眶裡似是暈染了淚水,卻依舊笑得燦爛。

「謝謝你,當我欠你一個人情。」

尚文以為她會跟著自己一起上車,可是如涵卻從他的傘下離開,在路邊攔了一輛路過的計程車,頭也不回地走了進去。

車輛啟動,如涵在被雨水模糊了的後視鏡里看到路邊站在的男子,頎長的身影,撐著雨傘,像是從一副古畫卷里走出來的謙謙君子一般……a看著尚文回到車上,隔著雨水模糊了的車窗,她看清楚了如涵的模樣,雖然讓雨淋得很狼狽,卻掩飾不住她的嬌俏的容顏。

與其說anna對如涵好奇,還不如說她是好奇什麼樣的女人能讓自己的老闆上心,跟在尚文身邊也快一年了,她從來都沒有見他對任何一個女人動過一絲心,那些圍繞在他身邊的鶯鶯燕燕,幾乎從不正眼瞧上一眼。整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