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八八章陌生男人

第四八八章陌生男人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0-05 11:10  字數:3351

她失敗了,被自己最信任和最親密的人背叛了,彷彿,她的世界變成了一片灰白色,連陽光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即便她想原諒他,寫信感化他,她都是痛苦的,背叛的滋味,唯有嘗試過的人才懂得,那感覺,撕心裂肺!

如涵蹲在地上嚶嚶地哭了起來,她太累了,只想放聲大哭一次,將心裡的痛苦和不滿全都發泄出去。柔弱的雙肩輕輕地顫抖著,她哭的時候沒有聲音,淚水卻早已經沾濕了衣襟。

「你沒事吧?要不,我送你回去吧?」于飛皺眉說道。

他見過女人哭泣的樣子,梨花帶雨,同時聲情並茂,卻沒有見過像她這樣的,明明很傷心卻依舊努力地剋制自己。

如涵抬起頭來,臉上的妝容早已經哭花了,她知道自己的狼狽,卻絲毫都不在意。她微微笑了笑,說道:「好,那你現在送我回去。」

有風,從半開著的車窗吹進來,如涵剛在副駕駛的位置坐下,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就徹底的昏睡了過去。

于飛啟動了車,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身邊的女子,剛想要開口問她住在哪裡的時候,就聽到她夢囈般的呢喃:「我不要回去,不要回去……」

「小姐,你先別睡啊!先把你家的地址告訴我。」于飛連忙說道,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而且還是一個醉得快要不省人事的女人。

如涵迷迷糊糊的,腦袋一陣陣的發脹疼痛,但卻還是能清楚地聽到有人跟自己說話。她嗤嗤地笑了一聲,語氣里透著一絲迷茫:「家?我的家在哪裡呢?房子就是家嗎?」

「我不要回去,不要……」聲音漸漸地弱了下來,一直到最後什麼都聽不見。

于飛不由得微微皺眉,又看了一眼絲毫沒有動靜的如涵,看來只能暫時把她帶回自己住的地方了,一腳踩下油門。很快離開了停車場。

秋日的夜有些微冷,有風,從半開著的車窗灌進來,空氣里瀰漫著一絲這個城市深夜的繁華和落寞。如涵感覺到一絲絲的涼意。下意識地雙手環抱著身子,夜風緊貼著她的耳際掠過,將她的長髮肆意地吹散,有一大半落在了胸前,遮住了她半張憂傷的容顏。

于飛住的地方是整個城市房價最高的地段,據說,這一片高層住宅完全是為了迎合白領人士的口味,優雅,清凈,而且每一棟住宅都配有室內活動室和游泳池。在開盤的第一天這裡所有的房子售罄。于飛住的房子在靠近江邊那一棟住宅的頂層,是上下打通的複式樓,現代簡約的裝修風格,卻又處處透著奢華的氣息,單是看這房間里的擺設。就能體現出房子主人高雅的品味和完美的追求。

「嘔——」如涵忍不住地直反胃,卻什麼都吐不出來。

于飛一臉的無奈,幾乎是將她從車裡抱回房間的,她很輕,身上幾乎沒有多餘的贅肉的,抱著她的時候,甚至覺得她身上的骨頭咯人。

如涵從來都不會讓自己喝多。雖然酒量不好,但一杯酒對她來說不算什麼呀,可是這一次,她卻喝到想要找一個人傾訴自己心裡所有的痛苦。

「不要走!陪我說說話,好不好?」她拉住他的手,硬是不讓他離開。

于飛看著那一張哭花了妝容的小臉。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有多少個女人想要在他的眼裡留下一個好印象,可是她……是他見過的最狼狽的女人。

或許,只是他於心不忍,總之。于飛留了下來,「好,你說,我聽。」

「呵呵,你知道嗎?我愛了他四年,剛剛才知道,他竟然有幾個女人,他還叫她們媳婦,哈哈,你說我算什麼呢……」

如涵努力地讓自己微笑,儘管她的意識早已經不受控制,在笑的時候,眼眶裡噙滿了淚水,卻又被她強忍著不至於滾落下來。

「我付出了我的青春和夢想,陪伴在他身旁,到頭來,這一切都成為了一個天大的笑話,是我太傻,太天真了,男人的話怎麼可以當真呢?他愛你的時候,你就是捧在掌心裡的寶,一旦他變了心,你連路邊的一根野草都比不上。那麼多的人,我偏偏選中了他,我對不起愛我的人,我對不起尚文,對不起逸雪哥……」

她又笑,嘴角向上揚起來,就像是天邊的那一抹月牙兒,眼淚顫顫巍巍地從睫毛上滾落了下來。

「我一直都告訴自己,他是一個好男人,他那麼出色,那麼有能力,那麼溫柔,公司里的很多女孩兒都喜歡她,哈哈,原來這一切都是假象,原來是我錯了,我愛錯了人,可是……即便這樣,我還不爭氣地想著他,我離不開他,我活該被他背叛、拋棄!」

于飛靜靜地望著眼前這個狼狽的女人,一雙幽深內斂的瞳孔依舊波瀾不驚,就像是陽光下瀲灧的湖水。好一會兒,他才說道:「你醉了,早點休息吧!有些事情總是會過去的。」

「不,我沒醉,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更知道我跟著一個陌生男人回家了。」嫣然一笑,晚微揚起下頜,唇畔的那一抹笑容宛若二月里的花兒。

于飛微微愣了一下,隨即,薄唇緩緩地勾起一絲邪魅的笑意,打趣地說道:「那你就不怕……」

窗外,月色皎潔,遠處的燈火漸漸地熄滅,這個城市已經陷入了沉睡中。

再醒過來的時候,如涵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就像是散架了一樣,而且頭也有一種宿醉之後的脹痛,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陌生的房間,昨晚上發生的一切歷歷在目,她沒有忘記,反倒是記得清清楚楚的,清楚到每一個細節和每一個畫面